你的位置:首頁都市›亞種紀元
亞種紀元 連載中

亞種紀元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九歲不奶 分類:都市

標籤: 九歲不奶 葉子衣 都市

「小白一直都是我的朋友!」   少年最後的倔強,在一個冬夜之中,轟然崩塌,那份固執在那場雨夾雪中消磨殆盡,對於少年來說,他所有的情感已經被那裡埋下整整六年了
  一個不曾擁有情感的傢伙,和常人無異,甚至在這片俗世里悠然自得,成功的成為了一名世間底層人士
  在現世之中,古老的神話被當做笑談,最後一位還記得那些的男孩已經悄然長大,兒時的記憶也被封存起來,直到那暴虐的氣息侵擾到他的生活……   巨大的鱗片隨着那種生物的呼吸而開合起落,伴隨着一陣陣「噼啪」的聲響,蘊含恐怖力量的肌肉在緩緩收縮,當一尊足以齊天的生物踏足於這片土地,就證明舊的時代已經被埋葬……   一顆猩紅巨大的瞳孔在面前睜開
  那種直觀的感受……是絕對的震撼!   死亡如影隨形……   恐懼,驚悚!   古書有文證曰:南蠻有神,目赤如火,身如天柱,盤而居山,則山崩,立而入海,即為天策,有名尊號令,言——故淵!展開

《亞種紀元》章節試讀:

第8章言靈


龐大的身軀緩緩倒下,熔岩般的血液在遭受死亡後,迅速的冷卻下來肆意噴涌的血液,被卡拉達收起,即便是已經確定死亡的屍體,作為古老中神秘強大的生物,依舊被薩德利用骨刺釘封死了所有可動彈的地方。

宣告「獵魂」計劃結束的薩德,有些脫力,沒有處理這隻亞種的遺體,後續會有專業人員過來處理,基本不勞費心。

「怎麼樣,接受我的建議嗎?加入我們,去看清這個世界,又或者回去,繼續渾渾噩噩下去。」薩德疲憊的聲音響起。

葉子衣此時心中已有定論,還未說出這個答案時,薩德便打斷了少年的意向:「等你什麼時候想要開啟這個世界的隱藏副本,或者確定自己擁有向死而行的勇氣直面真實的世界時,撥打這個號碼,你將得知你所需要的一切……」

蘇麗遞出一張紙條,葉子衣伸手接過,面色複雜的看着薩德三人離去背影迅速的消失不見,心中的怒火無處釋放。

「我™,不認識路啊……」

葉子衣回頭看了一眼已經死去的生物,那雙巨大的血色眼眸好似在直勾勾的盯着他,哪怕那道金色光輝已經熄滅……

金色光輝?

葉子衣冷冷的打了個寒顫。

這頭熊,還沒有死?

「靠!這麼不靠譜的嗎?」

葉子衣不敢挪開一絲目光,死死盯着這頭亞種的模樣。

當然,也許這樣並沒有什麼用處,如果這頭熊還有一絲力量,葉子衣也許就交代在這裡了,葉子衣此時只想着遠遠的離開這裡。

可惜,事與願違。

腿上,不聽使喚了……

「thronus……」(譯為王座)

葉子衣:「???」

好像感受到了葉子衣的疑惑,另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不再是聽不懂的語音,不過依舊晦澀難懂:「天地朝見,世之終臨,王……降!歸位……」

「?」

「你……在說什麼?」葉子衣謹慎的開口道。

熊目中透露着不敢置信,隨後,有幾分釋然和悲傷……

「天帝超賤?視之鐘靈?王翔?歸位?這都什麼跟什麼啊?」葉子衣也是有些嘀咕着,不知道自己聽力能力不強嗎?就不能寫出來?真不靠譜……

英語聽力都是純粹靠猜的人,還指望自己能聽懂這些雲里霧裡的東西。

葉子衣心裏也有些悲傷的情感,好像感覺到了那頭熊的感受,一個人站在頂峰,看見一個滿目瘡痍的世界,空無一人,只剩下獨自一人,流光風的漫畫風出現在葉子衣腦海中,總歸還是落寞了些……

也因此有些爛話和吐槽,顯得有些無力,好像已經有點神經錯亂了,居然想着一頭熊能夠會寫字……

嗯……好吧,熊都開口說話了,蠍子也不是不能接受……

葉子衣現在急着回去,也不知道客車上的人怎麼樣了,還得自己找地方回去,對於葉子衣這麼一個路痴來說,簡直就是一個折磨。

……

「喂,爸,到家了沒?」

「剛到,你人呢?

「我出來找事做了,等會給你發個位置,你來接下我唄。」葉子衣有些無奈的說道。

「你確定?」

「嗯……」

「你媽還有一個小時要到家了。」

「……那你快點來唄。」

「電瓶車沒電了……」老爹老老實實的說道,使得葉子衣痛苦的抓了抓頭髮,完蛋了,肯定趕不到了。

「那還是算了吧,你發個位置給我,我自己找回去就行。」

「你迷路了?」老爹略顯詫異的問道,無疑是在葉子衣傷口上加了一把鹽,葉子衣有些無語的掛斷了電話。

不多時,老爹就把位置發了過來,順帶還問了一句人在哪,葉子衣直接選擇無視他,打開手機自帶的指南針,分辨起自己在地圖的哪一處,生硬的方法格外的實用。

要不是因為今天這刺激的遭遇,自己都準備報警求助了……

最終,葉子衣還是沒能趕在老媽到家之前抵達,而下場就是——在爸媽卧室里接受了兩小時的教育,直到晚上六點多,才吃上一口熱乎飯,一天到晚只喝了一口粥的葉子衣跟個餓死鬼投胎似的,吃相實在不好看。

吃完飯的葉子衣並沒有將薩德那些人的存在說出來,只是借口說自己出去找工作做了,老爹根本沒有提這些事,老媽也對葉子衣沒有辦法,只是稍微叮囑了一下安全問題,就算放行了。

至於那位臨壽公司的管理打電話來斥責,葉子衣乾脆掛斷,隨後詢問一下達叔,查看那群人是怎麼處理後事的。

結果達叔人在**局做筆錄,跟着的一群乘客根本沒有絲毫問題,只是那個一開始的女人,已經進了醫院,說是眼角受傷,毀容的臉居然痊癒了,而且在乘客們的記憶中,葉子衣根本就沒有上車。

就連葉勝達的記憶中想着也是葉子衣根本沒有出現,電話也打不通,還想着什麼時候把錢退給葉子衣。

「這已經屬於篡改記憶的範疇了吧?」葉子衣深感詫異。

但是令葉子衣更奇怪的是,葉勝達的車也被一巴掌拍變形了,為什麼在達叔的口中,只是簡單的一起交通事故——在一個三岔路口,被一輛汽車撞了,車主人挺大方的,說是願意承擔所有責任……

這應該是薩德安排的,不過為什麼客車的損壞明明是在上層,為什麼達叔口中隻字不提?

葉子衣想不出答案,上網去查了一下有關這方面的問題,在一名精神醫生的回答下勉強得到了一個可以接受的回答,,在催眠的狀態下,有可能實施記憶點替換,導致人體大腦對事情的自我修改,不過實施概率不大,很難成功,他只在國外聽說過有一起成功的案例,那個醫院名為St Petersburg hospital(聖彼得醫院)。

葉子衣隨即又將言靈,咒令,亞種,神秘等詞條在好幾十個網址上查詢,甚至還聯繫了許久未見國外朋友,在國外幾個特殊網站上掛上了相關查詢,查詢內容複製一份發了過來。

其實大多數人不知道,國內的網站上的許多內容都是經過篩選出來的,拋開轉載內容不談,國內外的信息資料並不對等,普通網址不說,很多違規的內容根本傳播不到國內。

比起國外去奇奇怪怪的東西,國內的安全性強度,高的不是一星半點,對於普通民眾來說,監管力度也是國內注重點之一,許多人還不知好歹,認為國外優於國內……

葉子衣搖搖頭,自己並沒有得到多少有用的東西,薩德背後的力量對於封鎖這方面信息,太強大了。

倒是國內有幾位奇人異士,有些比較說得過去的內容,值得借鑒。

言靈的字條最早出現於日本的一本官方傳書,近年被人運用在幻想,傳說故事中,當然,言靈這一詞條在國內《春秋》一文中也有記述,只不過那時候還不叫言靈,只是對語言力量的一種崇尚與迷戀罷了。

對於語言力量方面的概念不止是本國與日本,柏拉圖的book of aphorisms(譯為格言集本)中就有「當某個人伴隨着意圖說出一句話,並且信念與其形成一致,無論誰聽到它都會被動搖;如果你希望做對立的事情,則與此相反。」的大概論述。

這已經是對語言力量的一種通俗的概括了。

雖然葉子衣表示,打嘴炮這麼多年,只能調動一些生物的感情,至於實質的影響,抱歉……聞所未聞。

也許是根本沒有觀測到這種變化,但無大礙,薩德的言靈已經改變了實質,對「現世」的產生了影響,這其中的差距,肯定不是葉子衣一個門外漢可以摸索透的,還是等明天撥打那個電話之後,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