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厭食症的病嬌魔王今天吃葷了嗎?
厭食症的病嬌魔王今天吃葷了嗎? 連載中

厭食症的病嬌魔王今天吃葷了嗎?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買口紅1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買口紅1 古代言情 溫婉,左少

心愛的反派為了救她從容赴死,一睜眼溫婉回到了幾年前
這一次,她發誓一定改變反派慘死的命運! 初見,反派懶冷的勾她下巴揶揄,「麵皮這麼薄,爬什麼床?」 溫婉一反常態,眸光顫顫攥他微涼長指,「寶貝,繼續,不要停!」 反派:? 反派:……這劇本好像有那個什麼大冰!展開

《厭食症的病嬌魔王今天吃葷了嗎?》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左少珩等我我馬上就來見你了


雲收雨歇,寢室瀰漫著歡好過後的靡靡氣息。

少女籠好衣衫,雙腿顫顫的從床榻逃離。

腳踝突然橫上一抹勁力,用力將她拖拽回去,跌入少年精瘦結實的胸膛。

少年一條胳膊攬上她的肩膀,大掌虛虛的攥住了她纖細的天鵝頸。

因疼痛朦朧的黑瞳陡然縮了縮,少年眼眶微紅,睫毛輕輕撩起的同時,冷光一閃而逝。

他似笑非笑的對上少女,只一眼,就嚇得少女魂飛魄散,姣好的身軀重重一顫。

「少、少爺……」

「爬床啊,婉兒,昨晚你口口聲聲說喜歡本少,本少頭風發作聽不清楚,不如現在好好說說,你到底喜歡本少哪裡,嗯?」

男人骨節分明的手,一寸寸滑過握緊了少女的脖子,舉止親昵,語調蝕骨的柔,但那眸子卻閃着一種「理由不滿意立刻殺了你」的冷光。

少女身子僵硬的宛如繃緊弦的弓,對左少珩發自內心的恐懼,讓她的身子篩糠一樣抖個不停。

左少珩周身散發的冷冽殺氣,更是讓少女如墜冰窟。

她嘴唇哆嗦着,想說點什麼來為自己爭取一線生機,可太過懼怕,腦子居然打了結一般,一個字也說不出。

「小騙子,床上那樣熱情原來是假的,你根本不喜歡本少是不是?」少年的聲音陡然變得陰惻惻,她脖子上的手掌一寸寸的收緊。

「你抖起來的樣子真丑,不過沒關係,你很快就要死了。」

窒息傳來的瞬間,少女的眼眶震驚的瞪大,絕望如黑色的潮水瘋狂的湧來……

左少珩鬆了手,黑色絲袍頃刻披上頎長的身軀,一線蜜色的胸膛掩映,公狗窄腰大長腿在敞開的絲袍里若隱若現。

他隨手一揚,將白綾和少女留在了屋內。

「竟敢誆騙本少,明早之前本少不想再看到你這張臉,這三尺白綾送你上西天。」

「本少對你可體貼?」

左少珩惡質一笑,露出森森白牙,身上的銀紋玄衣迎着風展開,很快消失在房間。

寢室內。

原本一動不動的少女,胸脯驀地開始劇烈起伏。

溫婉睜開眼,熟悉的布置,掌心白綾絲滑的觸感,讓狂喜席捲她的心頭。

她攥緊掌心的白綾,眼淚簌簌的往下落。

她回來了。

總算是回來了。

穿回到多年前和左少珩初見的那一刻。

她耗費了那麼多的心力,總算能再見左少珩一眼。

她本是二十一世紀一個小小的私家廚房的廚師,在工作之後躺在床上聽書,莫名錯頻亂入一個叫美食圈的聊天群。

她摘掉耳機也沒能擺脫,就在納悶到底怎麼回事的時候,她就穿越到了一本叫做《厭食症的病嬌魔王吃葷了嗎?》的書里。

儘管書名點名了魔王,但魔王左少珩卻只是書里的大反派,男主女主另有其人。

她穿書的任務就是用美食攻略魔王,她萬萬沒想到,她雖然攻略魔王成功,兩個人有了難捨難分的感情。

但魔王帶着全本書同歸於盡的宿命終究沒有擺脫,左少珩為了給她謀求一線生機,催動了滅天大陣,一整本書的角色同歸於盡。

她眼睜睜看着心愛的左少珩碎裂成片,一點點消散在空中,哭的肝腸寸斷。

後來,她花費了很長時間,才找到了讓時空逆轉的辦法,悍然撥動了時光逆流的轉盤,不知道失敗了多少次,總算穿到了初見這一年。

現在,她剛剛穿書,一切悲劇都還來得及逆轉。

左少珩,我來了!

這一次,我一定要讓你嘗盡愛情的甜,一起改變慘死的命運。

……

溫婉被賜死的消息傳開之後,第一個沖入房間,哭的稀里嘩啦的人是薄荷。

薄荷看着溫婉衣衫破碎,以及蹂躪的慘不忍睹的肌膚,哭的泣不成聲:「婉兒,你的守宮砂不見了,既然成事了,為什麼左少爺還要賜死?」

「不是說一日夫妻百日恩么?你長得這麼美,他竟然也捨得!」

胳膊上少了守宮砂。

溫婉毫不在意的籠上衣服,對薄荷說道:「薄荷,雖然我被賜死了,但要做一頓斷頭飯,你去跟平安求情,求少爺成全。」

薄荷瞪圓了眼,眼淚撲簌簌的往下掉。

儘管傷感,卻還是稱職的去跑腿。

……

書房。

房間內,一應桌椅板凳,陶瓷花瓶,筆洗筆墨,紙張書本,盡數遭了殃,偌大的地面,竟然連下腳的位置都沒有。

美人榻上,左少珩單手支頤,玄衣大敞,三千青絲如水垂瀉,若是忽略他周身那滴水成冰的冷冽氣場,說不定以為嘴角斜勾的他心情愉悅。

然而,定睛一看,那冷誚彷彿入了骨髓,漆黑的眸子眼尾泛紅,只看一眼就讓人脊背打顫。

滲人的涼,砭骨的寒,在空氣飄散。

平安戰戰兢兢的轉達了溫婉的意思。

「哦?」左少珩眉梢揚起。

「想斷頭飯不是不可,但那死法可由不得她,告訴她,願意用慘死換一頓吃的,我便成全他。」

左少珩露出了森森的白牙,笑的惡質極了。

真好奇呀。

這些人的食慾真的會勝過求生欲嗎?

為一口吃的,值?

一縷興奮灌入血液,蓋過了令他痛不欲生的頭疼,就連那不斷鑽腦袋的小鑿子也放緩了速度。

平安沒多久帶來了消息。

那膽大包天,敢爬他床的女人,願意。

願意啊。

到底是什麼吃的,能讓她連好死都捨棄?

嗤——

這世上哪有什麼美味?

每次看到其他人吃的津津有味,他搶過那食物放入嘴裏,都會變得苦澀難吃,味嚼如蠟。

左少珩舔了舔唇,眸子泛着冰涼的光。

斷頭飯么?是真的一心求死,還是臨死前想搞點什麼花招?

呵……

和左少珩相處多年,溫婉比誰都了解,到底要做什麼樣的飯,才能挑動他的食慾。

左少珩厭食症,厭世症,尋常的食物根本打動不了他,但說來奇怪,只要是經過她的手,哪怕是最尋常的水煮青菜,左少珩也能吃的津津有味。

一開始的時候,是因為她手裡有美食圈系統這個外掛,後來,她愛上了左少珩,做的飯菜裏面注入了心血和愛意,自然會讓左少珩食髓知味。

如今,溫婉和他暌違多年,終於能夠見面,她幾乎將全部的愛意都傾注到了飯菜里。

一邊做飯,眼眶裡的淚水一邊悄悄滑落。

左少珩,等我,我馬上就來見你了!

溫婉做的全神貫注,驚人的香氣沿着空氣和高高翹起的屋檐飄散了出去……

~~~~~~

開頭正在修改~

女主即將變成寵夫狂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