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朱翊鈞養成計劃
朱翊鈞養成計劃 連載中

朱翊鈞養成計劃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麻花的故事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蘇晨 麻花的故事

看着還不到兩歲的萬曆皇帝,蘇晨心中生出一個怪異的想法
「如果我從現在開始給這小子灌輸遠超這個時代的思想,不知道將來的他會成為一個怎樣的皇帝?」 越想,蘇晨表情越是古怪,同時也越發期待了期待了起來
他的惡趣味或許能挽救已經連根都爛了的大明
就這樣,蘇晨在大明玩起了養成遊戲
展開

《朱翊鈞養成計劃》章節試讀:

第3章 危機四伏?巧妙化解


「她來作甚?」

朱載坖眯着眼睛低聲說了句後就見一個美婦人在一個侍女的攙扶下緩緩走了進來,只見美婦人此刻已經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別說自己走路了,若沒有侍女扶着,估計已經躺地上了!

一旁的小太監見到來人後顯然鬆了口氣,那個扶着美婦人進來的侍女不是別人,正是一早在門外率先提到蘇晨的那個侍女,此刻她正低着頭恭敬的扶着美婦人。

「陳筱,你來幹嘛?」

對於美婦人的到來朱載坖顯得很詫異,於是很不悅的直呼其名。

而蘇晨也把已經到嘴邊的話給咽了回去,準備看看事情要怎麼發展。

「奴婢作為殿下的繼妃,本有着給裕王府傳宗接代的責任,奈何肚子不爭氣,這麼些年也不見有什麼動靜,如今彩鳳妹妹好不容易又給殿下誕下一子,奴婢本該好生撫養,誰知出了這檔子事,奴婢自知罪不可恕,這幾日一直在祠堂給世子祈福!」

說到這,陳氏抹了一把眼角的淚水才繼續哽咽道「但奴婢始終覺得此事蹊蹺,便讓下面的人去查了一查,結果在蘇府膳房外發現了這個!」

說完,原本攙扶着陳氏的侍女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摸出一個油紙包。

見狀,蘇晨倒吸一口涼氣,他已經猜到這油紙包里是什麼了,心中不住想到「難道自己真要開局就嘎嘣?」

而朱載坖則示意陳矩過去將油紙包打開!

隨着油紙包的打開,屋中瞬間就瀰漫起一股很濃的藥味!

看到藥渣子的同時,朱載坖表情也不善起來。但他沒有說話,似乎是在等蘇晨自己解釋!

「我說這是陷害,**裸的陷害你信嗎?」

蘇晨很想這麼說,但朱載坖怎麼可能相信!

而就在蘇晨為宮廷兇險而感到無力時,又有三個身影出現在門口!

除了同樣身着宮裝的美婦人和侍女外,這次還多了一個老頭。

看到這些人的到來,蘇晨錯愕,朱載坖煩躁,只有那個小太監是心中大定!顯然,那個侍女也是早上那兩個侍女中的一個!

「李彩鳳你又來幹嘛!」

「奴婢作為三兒的生母,三兒患病不起,奴婢與殿下同樣焦心,昨日聽聞京城西郊有一位神醫,便前去拜訪,希望他能替三兒看上一二!」

被朱載坖喚作李彩鳳的婦人也不是易於之輩,雖然口氣謙卑,但顯然並不怕朱載坖!

李彩鳳話才剛說完,就看到一起進來的那個老頭鼻子動了動,隨後臉色大變道。

「誰人如此歹毒,明知世子發熱還煮這大補之葯?」

聞言,朱載坖臉色一沉。

「哦?此葯有何功效?快說與孤!」

只見老人朝朱載坖又行了一禮後才不疾不徐說道。

「此方子在民間好像叫什麼『四君子湯』,老夫當年行走天下時在遼東一帶曾有所耳聞,遼東由於冬季苦寒,當地郎中們會揀選上乘的白朮、茯苓、人蔘、炙甘草入葯,不僅可以暖和身子,對氣血不足之人也有奇效,但也正是如此,此葯對於有熱症之人無異於致死毒藥!」

聽到致死毒藥這幾個字,朱載坖的臉色已經難看到了極點,轉頭看着蘇晨。

蘇晨現在算是明白怎麼回事了,這朱載坖一輩子就生了那麼四個兒子,前兩個早夭,最後一個還沒出世,現在就朱翊鈞一個,要是這小子出了什麼事,可以說朱載坖的整個後宮都有責任,保不準朱載坖一怒之下就把他們全拉去陪葬!

別說什麼大明戰神朱祁鎮廢除了大明的殉葬制度。表面上是禁止了,但不代表宗室不會在背地裡這麼干!畢竟對於他們來說死個人也只是給個說法的事!

所以表面上看是一個小太監坑害於他蘇晨,實則朱載坖的整個後宮其實都是一條繩上的螞蚱,這一套組合拳下來,還真能把他這謀害世子的罪名給坐實了!

「這大明還真是危機四伏!」

蘇晨越想越是心驚!若是剛才,難說蘇晨還真就束手就擒了!但老人的話讓他看到了生機!

「老人家,你剛才說這葯對於患熱症之人是毒藥對吧?」

指了指陳矩手中的藥渣子,蘇晨才對老人說道。

「是!」

老人說得很是斬釘截鐵!

「那請問普通人喝了這葯會如何?」

「氣虛之人可以補氣,虧血之人可以補血!」

完全沒發現自己被蘇晨給繞進去了,老人如同一隻勝利的小公雞般高昂着頭說出了這話!

整個房間鴉雀無聲。

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齊聚老人,有的戲謔,有的疑惑,有的像看傻子,有的則想將他活剝!

老人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他也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但也不怪他,畢竟他也是李氏臨時找來的郎中,路上李氏只來得及跟他說讓他去辨認「四君子湯」,根本沒說他們的計劃,老人自然不知道其中緣由。

「行了!」

片刻的安靜過後,朱載坖終於爆發了「都給孤滾出去!」

像怕引火燒身般,原本到處是人的房間幾個呼吸後就只剩下了朱翊鈞、朱載坖、蘇晨、陳矩和那個小太監了!

小太監此刻整個人趴在地上瑟瑟發抖,像是看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一般大氣都不敢出,剛才老人的話相當於判了他的死刑。

朱載坖也懶得跟他廢話,朝陳矩揮了揮手。

只見陳矩來到小太監身側,朝朱載坖一躬身,就要動手!

見狀,小太監大急,抬起頭跪行到朱載坖面前,「砰,砰,砰,」一個又一個給朱載坖磕着頭,聲淚俱下道。

「奴婢知道錯了,殿下饒命啊!」

見朱載坖沒有理會他,他又轉向蘇晨。

「奴婢被豬油蒙了心,才會幹出這豬狗之事!蘇公子大人大量,就放過奴婢吧!」

說著就要去抱蘇晨大腿。蘇晨一陣噁心,也不知道哪來那麼大的力氣,抬腳就把小太監踹飛了出去!

陳矩眼疾手快,拎着被蘇晨踢下來的小太監的衣領,像拖死狗一般把他給拖了出來!

而原本乾淨的地面也因為陳矩的拖動出現了一條不明液體!

「晦氣!」

朱載坖大喝一聲轉過身不再看!

「奴婢該死!污了殿下的眼。」

說罷!只見陳矩照着小太監的**就是一腳,看得蘇晨雙腿一緊,發誓絕對不能得罪這個太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