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之青梅蘇醒時
穿書之青梅蘇醒時 連載中

穿書之青梅蘇醒時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憨憨黑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恆之 現代言情 蘇星河

蘇星河一覺醒來成了古早小說中的惡毒小青梅
「女主在那邊,趕緊沖啊!」蘇星河都替他着急
「女主?你就在這裡,沒有別人
」 蘇星河不敢與男生乾淨專註的目光對視
「我喜歡的男生要比你高,比你瘦,比你會討女生歡心
」 「我是你目前最看得上的男生嗎,你的喜歡都以我為尺度
」某清俊男主一針見血
蘇星河,卒,自投羅網ing展開

《穿書之青梅蘇醒時》章節試讀:

第2章 傅恆之


男生醇厚的聲音打斷了蘇星河的顧影自憐。

蘇星河側頭望了過去。第一反應這男生真好看,下一秒她的腦海中自動浮出了「傅恆之」三個字。

傅恆之?!

我去!

原書男主?!!

蘇星河嘴唇微張,圓圓的大眼睛瞪向傅恆之。

「蘇星河,你這是什麼反應?怎麼了?」

傅恆之如水晶般澄澈的雙眼透出微微的疑惑。

「沒…沒什麼,我…我馬上就收拾好。」

蘇星河回神,勉強克制住自己,手忙腳亂地拿了幾本書裝進書包。

她差點忘了,原書男主正借住在她家,他們每天同進同出。

「你今天這真的很反常,不會又想逃學吧?」回家的路上,傅恆之探究性地看向蘇星河。

「當然沒有,我只是…我今天被數學老師罰站了,有點難過。」蘇星河辯解地說。

「你現在都能為學習動感情了,覺悟真是提高了不少。我回去告訴梁姨,梁姨肯定很高興。」傅恆之輕笑道,不再過問。

梁姨=她媽,蘇星河的記憶越來越流暢。

記憶中她生活在一個和諧的三口之家,虎媽貓爸的組合,讓成績不算好的她對媽媽有着深深的敬畏和絲絲抗拒。

青春期的「蘇星河」將抗拒完美地演繹為偷看小說和漫畫、礦課、桃學等一系列與學習不沾邊的行為。

而這些的結果是「她」的成績越來越差,如果不是母親梁雲珍本就是她所在的高中——S市一中的語文老師,她高中絕無可能來到這所省級重點高中。

而更讓原身「蘇星河」絕望的是,與她相反,傅恆之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大學霸,從小就是梁雲珍天天念叨的別人家的孩子。

初中後,這個別人家的孩子更是直接和她同一屋檐下,真是沒有對比沒有傷害,太殘酷了。

蘇星河深深理解原身,並對此表示深切同情。

蘇星河自己當然沒有過原身這些比較極端的行為,她的學生時代和大多數普通人一樣,在題海中上岸,讀了一個普通的一本大學,又在京都找了份養得起自己的工作。

不知不覺,二人已走到了家。蘇星河的母親梁雲珍早已做好了午飯。

「今天怎麼回來這麼晚,趕緊洗手吃飯。」梁雲珍看着他們進門後,念叨着。

「梁姨,今天我們放學有點晚。」

傅恆之接過蘇星河的書包,將二人的書包一起掛在旁邊的架子上。

梁雲珍的廚藝讓蘇星河內心讚不絕口,一口氣吃了一大碗米飯,甚至忘記了內心的煩悶。

午飯後,蘇星河在床上翻來覆去地睡不着,她還是覺得有點不真實,又漸漸開始接受了現實。

如果回不去,就在這裡好好活下去吧。蘇星河想,不過還是離原書男女主遠一點,安安穩穩地讀書就好。

蘇星河自己的父母很早離異,並各自已經重組家庭。她其實一個人漂慣了,來到這個陌生的地方,倒也沒有什麼後顧之憂。

工作後,無數次受挫時,蘇星河曾多次想過如果有機會回到上學的時候,她一定更加努力,考個好大學。

她望着天花板,默默想,或許這次穿書也是一次難得的機遇吧,她又可以用筆,重新書寫自己的人生。

在這個安靜而普通的午後,蘇星河正式成為了「蘇星河」。

成為「蘇星河」的第一步是填補空白。蘇星河翻了又翻自己的各科課本,接受了這個絕望的現實。

已經高二的她,課本大多仍然很新,是那種賣二手書都敢說九九新的嶄新。

今天下午她本來壯志凌雲地來到學校,準備好好重啟自己的高中生涯。她豪情萬丈地拿出書,定神一看,傻眼了。

蘇星河深呼吸,拿出水杯,喝了口水。她告訴自己,這都不是事,她都學過,小場面,別慌張。

原主和她一樣都學的理科,這大概是唯一讓她得到安慰的事情。

她決定下午先好好聽課,放學去一趟學校旁邊的書店,把教輔書配齊。

俗話說得好,欲善其工,先利其器。

「你要是想要教輔書,用我的就行。我們奧賽班已經在學高二下的知識點了,前面的書都用不上,正好你可以直接看我的筆記。」

放學後,蘇星河本想讓傅恆之先回家。傅恆之聽完她的理由,建議道。

蘇星河僵了僵,想了想白嫖學霸的書和筆記,又想了想自己中午立下的遠離原書男女主的flag。

最後權衡再三,蘇星河屈服於金錢之下。畢竟配齊一套教輔書,她的小金庫就要空空如也了。

「好的好的,謝謝你。我做完筆記就還你。」蘇星河笑着說。

傅恆之挑了挑眉,「不着急,你拿着就行,有需要我找你拿,不過應該是用不着了。你能好好學習,梁姨就放心了。」

接下來的日子,蘇星河拿出了自己工作時趕進度的那股拼勁,認真地學習着高中的各種知識。

她的課餘時間基本全用在了自學前面課本的內容和向老師請教不會的問題上。

她像一塊海綿,不知疲倦地緊緊地吸收着所有知識點。

就連在餐桌上蘇星河也認真地背着單詞,以至於梁雲珍暗地裡向傅恆之打聽她是不是受了什麼刺激,或者是不是早戀了。

傅恆之回憶後說:「梁姨,星河她應該沒有早戀,我們兩人天天都一起上課放學,她身邊沒有別的男生。」

梁雲珍這才放下心來,拍了拍傅恆之的肩膀,「恆之,有你在,我真的省了好多心。你呀,平常也不要天天學習,小心累壞了眼睛,有空多在外面走走,別把自己逼太緊。」

傅恆之沉默地笑了笑。

日子就這麼在蘇星河的筆尖悄悄划過。

這天,蘇星河她們班出了個大新聞。

「重磅消息!重磅消息!咱們班好像來了個轉校生。」

蘇星河她們班的學委,匆匆地跑進教室,氣喘吁吁地喊。

「男的還是女的?」

「女的,特別漂亮。」

「真的嗎?這都十月了,你可別開愚人節玩笑。」

「騙你幹嘛,你自己去老班辦公室看看。」

教室里的眾人議論紛紛。

喧鬧的聲音讓蘇星河無法靜下心來解數學題,她皺着眉抬起了頭。

蘇星河隨意地聽了兩句,轉校生?還是漂亮的轉校生?

等等,蘇星河突然想到了什麼,有些不敢相信地睜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