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公主喜嫁:純情侍衛太撩人
公主喜嫁:純情侍衛太撩人 連載中

公主喜嫁:純情侍衛太撩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寒煙渺渺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衛九 古代言情 褚含清

【美艷公主+純情忠犬侍衛】 褚含清做了四年的輔政長公主,心思全給了江山社稷
一朝遇刺卻對身邊的純情暗衛動了心,忍不住撩撥試探、一步步引他入網
衛九給長公主做了七年暗衛,從未敢肖想主僕之外的情分,卻在長公主一次次的撩撥下動了情迷了眼,甘願就此沉淪其中
身份的差異、世人的眼光,長公主表示通通小菜一碟,本宮覺得你是最好的,誰也比不上
她鼓勵他放下自卑,他支持她一往無前
戰勝外敵、平定內亂、消除猜忌……世間種種,終將會得到圓滿
塵埃落定後,褚含清直接躺平
做個清閑尊貴的長公主真舒服,何必要絞盡腦汁與人爭來斗去,每天吃喝玩樂再逗逗小侍衛不香嗎? 衛九羞澀無奈:殿下咱們打個商量,能不能別動手動腳? 褚含清:不能,過來讓我親一口
展開

《公主喜嫁:純情侍衛太撩人》章節試讀:

第7章 果然出事了


衛九趕着馬車提高了警惕,隨時準備應對出現的危險,然而一路走出林子連個突然飛出來的鳥都沒有。兩炷香左右,馬車從林子里駛出,回到了原來的大路上,遠遠已經能看到那個莊子進入視線內。

一路快馬加鞭來到跟前,發現莊子門口已經停了十幾輛馬車,有其他人已經早早來到了。

衛九跳下車,放好馬凳對車內說道,「主子,到地方了。」

馬車門從裏面推開,錦瑟先跳了下來,然後轉身扶着褚含清下了車。衛九對褚含清悄聲說道,「殿下帶着侍衛進去,屬下幾人混進去檢查一遍。請殿下萬事小心。」

褚含清輕輕點點頭沒說話,帶着錦瑟問柳二人與六個侍衛走進了院里。衛九朝另外三個暗衛使了個眼色,幾人互相點點頭,悄悄散開從不同的方向混了進去,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進到院子里來,裏面已經有不少人,分作好幾堆。除了一些明顯是富裕人家的,還有不少帶着小孩子來的莊戶人家。看雜耍又沒有固定的賞銀,富裕的人家多賞些,貧苦人家給兩個銅板也是那麼個意思。

本來還想着會不會碰到認識的官員家眷,如今倒是一個也沒見到。

到底是江湖草台班子,門口連個迎客的人也沒有,只在院子里有兩個半大孩子給大家添點熱水,連茶也沒有。不過富貴人家多講究,即便泡了茶,應該也是嫌棄並不會喝。

正對着院門那面靠牆搭了個大檯子,應該就是表演的地方了。面向檯子擺了三排桌子,大概有十幾張,供那些富貴些的人家坐着欣賞。普通百姓就只能在後邊站着看。

環境如此簡陋,問柳有些不滿意,覺得委屈了殿下,「主子,這裡看上去也太簡陋了,又沒個引路服侍的人。早知如此,還不如去咱們自己的莊子上呢。」

褚含清也不太習慣這種地方,但並非不能忍受。「罷了,江湖賣藝的哪能要求那麼多禮節。何況本……何況我又沒有暴露身份,也不能怪人家怠慢,你看大家不都一樣么。來都來了,且坐下看看吧。」

問柳點頭不再抱怨,殿下都不覺得委屈,她就不說什麼了。

「主子,您到這邊坐」,錦瑟眼尖,已經找到了一張空桌,在大約第二排中間偏一點的位置,前後還各有一排桌子。

褚含清邁步來到桌旁,問柳用手帕撣了撣桌子凳子,褚含清方才坐下。見他們的茶具粗糙不像樣子,錦瑟回到馬車上將茶具拿來,放了點自帶的茶葉,管他們要了點熱水泡了茶。

像褚含清這個做派的不止她一個,在場稍顯富貴些的人家都是這樣的,所以並不打眼。

兩個侍女和六名侍衛都站在褚含清身邊,顯得有點擁擠,而且擋住了後排桌子的視線。後面那張桌子的人不樂意,跟他們提了要麼換位置,要麼讓侍衛站到後面去。

因為這張桌子視線較好,而後排靠近百姓有點吵鬧,褚含清等人不想換。

「你們兩個也坐下吧」,她對兩個侍女示意,然後吩咐六名侍衛,「你們幾個站到後面去吧。」

幾名侍衛猶豫了下,站到後面如果有事沒法第一時間在主子周圍,但看了看四周也沒辦法,想來這種場合也沒什麼危險。於是幾人站到後邊去了,但也盡量緊挨着最後一排桌子。

錦瑟與問柳行禮虛虛坐在了兩側的凳子上。

衛九四人混進莊子里趁人不備四處查看了一番,回到外面碰了個頭。

「我這邊正常。」

「我這邊沒問題。」

「一切正常。阿九你那邊呢?」

衛九略微蹙着眉頭,「我這邊看上去也正常,但心裏總有不好的直覺,可能是我想多了。總之都仔細些。」

幾人點頭進入院子里,混進了後排的百姓中間。

這時一名小童站到台上,向台下各個方向作了個揖,「各位老爺少爺夫人小姐們,咱們馬上就開場了。提前跟大家告個罪,有些節目看上去會比較驚險,但絕對不會威脅到大家的安全,請各位不必驚慌。」

台下的人早就等不及了,「趕緊開始吧」「我們才不怕」「哦哦!開始咯!」

褚含清感覺挺新奇,平時看戲也好、賞花喝茶也好,來往的都是勛貴之家、官員眷屬,自然是禮儀周全細緻妥帖的。這種吵吵嚷嚷的氛圍從來沒經歷過,瞧着倒是挺熱鬧的。

小童說完退了下去,緊接着就是雜耍藝人一個接一個上場。

該說不說,這個雜耍班子確實有兩把刷子,表演的節目多種多樣。有驚險刺激的,也有溫和有趣的,大人小孩兒都看得十分滿足,台下爆發一陣陣的掌聲喝彩聲。褚含清與兩個侍女也看得興緻盎然,覺得倒是不愧對那些傳聞,比從前看過的雜耍都要有趣兒。

難怪敢定下那麼奇特的規矩,純粹是酒香不怕巷子深。

一時間眾人都看得入了迷,只有幾個暗衛沒關注台上的表演,一心保持警惕觀察情況,緊盯着自家殿下。

這時新上台來兩個雜耍藝人,各自騎在木輪子上,用腳蹬着從兩側往中間活動。每個人手裡拿了有七八個黑色的球,兩隻手倒來倒去,將這幾個球在空中順次拋起接過,掄成了一個圓,腳下還穩穩噹噹騎着木輪子。兩人在台上交叉活動,手裡的球始終不掉,眾人一片叫好聲。

騎着騎着兩個人就面向了台下。彷彿設計好的動作一樣,不再將黑球往上拋,而是刷刷朝着台下的觀眾扔了過來。眾人尚未反應過來,十幾個黑球就依次落了地。

只聽「砰——砰——砰——」接連十幾聲響起,滿場瞬間黑煙滾滾。

黑球爆炸了!

衛九腦子嗡的一聲,果然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