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斬魔官柯三的不妙冒險
斬魔官柯三的不妙冒險 連載中

斬魔官柯三的不妙冒險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離夢憶月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柯三 離夢憶月 都市小說

一個充斥着某種病毒的世界,名為鉛塵的灰色奪走世界的生機
常理混亂,規則重組
或許內心中擁有強烈願景的生物能夠在這個灰色世界中得到想要的東西
代價則是徹底捨棄人類的身份
展開

《斬魔官柯三的不妙冒險》章節試讀:

第6章 異變


一場外出活動被一個精神病和一頭野豬毀了。

這是兩個老師的想法。

但學生卻不這麼想,他們本來就是出來找樂子,放鬆身心。

至於誰是樂子他們不在乎,只要有樂子就足夠了。反正樂子不是自己。

倒不如說這次出行真是滿載而歸,本來區區幾個小時,也找不了什麼樂子。現在反而得到了一些意外之喜。

野豬僅僅只是個用來提一嘴的東西,但高一尖子班的班花和她那高三的某神經病哥哥才是真正值得回味久嚼的談資。

男生們苦於這位隱隱有取代現任校花的小美女過於神秘,對任何人都是一成不變的笑容。好像優質的男性**空調一樣。看似輕易可以靠近,但也只限於靠近。

現在可不一樣了,觸不可及的女神似乎眨眼間便和自己這些凡夫俗子降到了一個等階。

……

柯三被顛簸的道路搖醒,他看了看窗外,窗外依舊是青山綠水,看不到任何建築物。

看來自己還在回校的路上。

「醒了?」溫婉如玉的聲音在耳邊迴響。

高文璐的聲音怎麼變成這個模樣了?柯三忽然一陣惡寒,他使勁甩了甩腦袋,以為自己還在夢裡。

女孩抬起雪白的小手,戴着佛珠的手腕拂過柯三的肩膀。微涼的小手在柯三的腦門上停了下來。

她垂着眼睛,心中細細的比量,「葯的副作用會讓你頭痛,覺得不舒服的話,要和我說哦。」

「小四?」

「怎麼,連我都不認識了?」她看似打趣,卻掩蓋不了內心的焦慮。

柯三連連擺手,眼角瞥到了同學們又愛又恨的眼神,他忽然意識到了什麼,忙問道:「高文璐呢?」

「在後面」她輕輕說話。

柯三回頭,那人高馬大的高文璐果然安靜的待在後面,看到自己的眼神,居然還害羞的低下了頭,抱緊了懷中的背包。

「你幹嘛跑到這輛車上。」

「擔心你唄」少女輕佻的打了個哈哈:「怕你掛了,沒人給我做飯吃。」

「你這丫頭」柯三嘴上說說,心中卻蕩漾開來,覺得甜蜜極了,連午後熾熱的陽光都順眼了不少。

「別總一口一個丫頭的,爺爺叫兩聲就算了,你比我大不了多少。」

「我就喜歡叫,丫頭,丫頭,丫頭。」

小四臉一紅,無奈的聳了聳肩,別過頭,不去看他。

一番打趣讓柯三情緒緩和了不少,但回過勁來他才意識到這不是家裡,而是在外面,還是在滿載同窗的車上。

在李老師的監視下,安靜無比的車廂,充斥着哥哥妹妹打鬧的話語。

聽得一眾同窗心裏痒痒的。

他們的眼神有嫉妒,有羨慕,還有熊熊燃燒的八卦之魂。

窸窸窣窣的交談聲多了起來。

禁斷的愛……

不知是哪個滿腦子黃色廢料的腐女忍不住小聲交談。

這下柯三也忍不住別過頭,看起了風景。

「咳咳,安靜一下。那個柯同學可能剛剛吃了葯,腦子沒過來彎,大家別亂想」李老師的話響了起來。

大巴車裡最緊張的其實是李老師,他是真沒想到柯三的病情這麼嚴重,明明其他老師口中的柯三不是這樣子的,怎麼到了自己跟前就整這出。

特別是那個漂亮的女同學,竟然真的從口袋裡取出了兩枚膠囊,直到這時他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一路上李老師都在緊盯着柯三,比他妹妹還要負責,生怕他在大巴車上犯病。

不過看情況還是不錯的,至少柯三醒來沒有像電影里一樣大喊大叫,或是上來就搶方向盤。

果然現實是現實,不能拿影視作品當衡量標準。

不過有些事情還是早說比較好。

李高峰怎麼說也是畢業於師範大學的優等生,工作也有五六年了,他對自己的職業水平非常有自信。

否則也帶不了高三。

當務之急就是趁早和同學們說明情況,免得之後引起內訌,影響學習,何況傳出去了,把事情鬧大才是最糟糕的。

學校能夠包庇學生,那些學生家長可不能。

萬一有學生回去添油加醋一番,把這事捅到學生家長那裡,可就糟糕了。

想到這裡,他趁着時間還早,給學生做起了思想工作。

「大家安靜一下,老師現在要說點事情。」

李老師嚴肅的大聲一喊,目光遊走在每一個學生的身上,確保每一個學生視線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他才鄭重其事的點頭說道。

「今天的事情大家也都看到了,咱們這位柯同學呢,身上有點疾病」他只說了疾病,沒有提精神二字,意圖降低這件事情的性質。除了這個,也是為了不讓柯三的好友跳出來維護他。那個叫劉大同的家長還是有些麻煩的,據說在教育局工作。

看到沒有同學提出異議,李老師滿意的點頭繼續道:「這位叫柯肆的女同學已經和我說明情況了,柯三同學呢,是年幼的時候因為列車脫軌,父母和大哥不幸遇難,受到了精神上的刺激,所以才會間接性的發癔症。不過這個頻率不高,而且大家可以放心,柯同學發癔症的癥狀多半就像人睡著了一樣,過會兒就好了。」

「是個好老師」小四嘴唇翕動:「他提前徵求過我的意見,問我這樣說可不可以。」

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基本上各方各面都考慮到了。

柯三有些感激,這個才見了不到半個月的老師對學生的態度真心挺不錯的

但就像你無法讓所有人滿意一樣,總會有人提出疑問。

不了解事情經過的女生提問道:「我聽男生說他舉起石頭要打人。」

「對啊,我聽到了,好幾個人都拉不住。」

「不對吧」班長臧文浩皺了皺眉頭,起身對後排的女生回答道:「他是被野豬嚇到了,舉起石頭是要砸野豬,不是砸人。」

「班長說得對,我當時就在他面前,沒覺得他要砸我」有男生附和道。

「靜一靜!」

李老師趕在當事人開口之前穩住了局面,人往往更願意相信人而不是真相。

當老師的人對這句話都非常清楚,這種情況當事人一開口,那多半會引來更多的質疑聲,他看了看柯三,發現他有些獃滯,看起來是對眼前的情況有些手足無措。

「就和那些同學說的一樣,柯同學是想要保護大家!」

「用腦子好好想想,他要是想砸人幹嘛非要看到野豬才砸,他早幹什麼去了?」李老師站在同學的角度上辯論道:「對吧?他要砸人他早砸人了,要是那樣,別說高中了,初中他都進不去。」

「說的也對……」

「確實。」

有疑惑的學生陸陸續續的不再質疑,儘管還有部分同學想要說些什麼,但已經足夠了。

李老師鬆了口氣,卻在這時忽然察覺到哪裡不對勁。

他看向窗外,忽然發覺車子不知何時停了下來。

這沒到地方啊,怎麼停下了?

他忽然看到後面的大巴車也停了下來,劉曉然和司機都下了車,向這邊走來。

而王師傅早已大汗淋漓仰倒在車座上,張開大嘴拚命的呼吸。

他顫顫巍巍的從口袋裡取出一根纏繞着金屬絲的注射劑,

縫隙中詭異的粉色讓人覺得它不是什麼正經玩意。

「王師傅?你怎麼了?」李老師上前想要詢問。

卻看到王師傅毫不猶豫的將針頭對準了自己的胸口,接着狠狠的給自己來了一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