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饗天下
饗天下 連載中

饗天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已不路痴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伊揚 葉芙

穿越後的天才廚師伊揚很頭疼:融進身體里的上古神器總想着要吃了他
在這個靈氣復蘇的異世界好好活下去,辦法只有一個——吃
那麼來吧,看我墾靈田飼異獸,挖龍肝取鳳髓,融匯古今饌術,采靈以饗天下
順便,拯救一下兩個世界
展開

《饗天下》章節試讀:

第5章 星焚靈魚


從外觀上來看,這些魚一點問題都沒有。

巨型紡錘般的流線型身體,藏青色的背部,銀白色的胸腹,短而粗的背鰭胸鰭,月牙鏟般的小尾巴。實打實的是藍鰭金槍魚,不會有錯啊。

由於自身醇厚甘甜的脂肪含量十分豐富,藍鰭金槍魚一直是頂級的奢侈食材,怎麼在這邊,連肉都不能吃了?

難道說,這裡的海域受污染了?伊揚不自覺地搖了搖頭。

身為食物鏈頂端的存在,這種頂級肉食性魚類的體內積累的重金屬超標是正常的。不過真要是受到了嚴重的污染,那魚血豈不是更毒。

怎麼也想不通的伊揚只能把這信息歸結為:亂搞。

對腦海中那個老祖宗剛剛建立起來的信任,此刻又動搖了。

明明是極品的美味,棄肉是什麼道理?

是這兩個世界的物種真的有什麼嚇人的差異?還是因為這老祖宗幾千年沒回家,這邊發生了什麼巨變,評定標準已經天差地別了?

他有些焦躁了。

論起對食物的評判,他本就不會盲從於任何權威的說法。現下,更別想着忽悠我!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想驗證這肉該不該棄,只有一個辦法。

嘗嘗。

既已拿定主意,伊揚當下就快步奔向幾十步外的那片水域。反正也要試吃,那不得好好挑一挑。

老早之前他就盯上遠處那條金槍魚了。它的體長不過一米三左右,渾身緊繃發亮,線條飽滿。

伊揚選擇它的原因有三個。

一是這條魚估摸着二百斤左右。太大的魚,比如更遠處那條三米多長的,單憑他一個人是別想搞上岸的。

再者,這個體型的魚口感應該最好。太小了不夠肥,太大了肉質難免粗韌些,也不好處理。他懷裡可只有兩把粗製的鐵片刀。

第三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一片魚群中,只有這條魚的信息與眾不同——

高階。

三品。

伊揚小心地拍了拍大魚半露出水面的頭殼,輕輕問到:「你是……魚王吧?」

在過分旺盛的好奇心驅使下,他大着膽子一把摳住魚鰓,拽着那條大魚就往岸邊蹚去。

出乎意料地,這條「魚王」掙扎得不算激烈。退化的鰓蓋根本夾不着手,尾巴偶爾甩一下,也只能把伊揚帶個趔趄。

很快,大魚就被拖到了岸邊,這裡的海水剛沒過腳踝。

確認它再也借不了水勢發力掙脫了,伊揚搓着手蹲了下來。

無從下手。

近幾年他都曾跟過海釣船。但只是近距離觀察過船上工人的操作,自己可沒下過手。要想乾淨利索地處理這麼大一條魚,難度似乎有點大。

再說他根本就沒有趁手的工具。

猶豫了半天,他還是舉起了鐵片刀。瞅准了魚頭頭頂正中,發力扎了下去。

果然,不入。

頭骨太硬了。鐵片刀只打了個滑,就出溜到了一旁。

伊揚哂笑了兩聲。根本不成啊。

海釣船上的船工們,都是用尖銳的鋼釺才能戳進魚頭捅腦神經的。相比之下,自己手裡的就是玩具而已。

要麼直接放血?

他想了想,調整了下姿勢,直接反跨到了魚背上。左手摟住魚尾,右手數着背鰭的數量,在倒數四、五根之間猛地割了下去。

磨製了半小時的鐵片刀刃倒是足夠鋒利,立刻就切進了魚皮。

伊揚還沒來得及高興,眼前一晃,便被一股大力摜進了水裡。

「魚王」突然不再發獃,癲狂般疾速扭動起來,傷口處湧出的鮮血洋洋洒洒甩得到處都是。

「別亂動啊!會有淤血的!」

伊揚爬起身來,一個猛子撲回大魚背上,雙臂勒住魚身,死死摟住。

魚肉里淤血多了,就不好吃了!

垂死掙扎的大魚,力量是比人大很多的。儘管已經缺氧半暈厥了,此刻「魚王」仍然勃發出了求生的本能。

伊揚心中暗暗叫苦。這要是以前的自己,早就被甩飛了。

眼看着上好的口糧就要把它自己糟踐壞了,伊揚急了眼,下意識地使出了地面纏鬥技術,雙腿夾住魚腹,舒肩展背,右手成錘,狠狠砸向了「魚王」的腦門。

只一下,堅硬的顱頂就塌下去了一塊。

大魚立刻不動了。

……

這麼簡單?

伊揚慢慢從魚背上滑了下來,看了看自己柔嫩的手掌。

現在的他,還不太能協調自己這具新的身體。速度、柔韌,甚至是臂展,都跟以前不一樣。

最讓他沒法精準控制的,是他的力量。

他不太敢想像。這力量要是放在過去,簡直可以改行干點別的了。

不過既然一擊之下解決了問題,下面的活兒就輕鬆多了。

伊揚掂了掂鐵片刀,繼續把魚尾切口豁得更深一些,徹底割開了動靜兩根主要血管。

接着他又貼着胸鰭使勁捅了進去,結果一下子沒控制住力量,扎得過深了。

隨着鮮血噴濺出來,伊揚的心涼了半截。

這片的肉也廢了。沁浸了魚血的肉,味道就不對了。

其實他自己也清楚,對食物品質吹毛求疵的老毛病,犯得不大是時候。

這種環境下,他能想方設法把魚肉弄下來就很不錯了。不能奢求自己處理得像東瀛職人們公開表演黑鮪解體秀那樣揮灑恣意。

況且,下一步,就得徒手撕鰓了。

沒辦法,鐵片實在太軟又太短,直直地鋸切還好,加力剜剃根本不成。

他皺着眉頭伸手探進了大魚的鰓蓋里。

金槍魚的鰓同絕大多數魚類柔軟的鰓不同:四對鰓弓的鰓絲均呈骨質化,這使得它們能承受住高速遊動時的水流衝擊。

魚鰓的表面積也是普通硬骨魚的好幾十倍,氣體交換效率能接近陸生哺乳動物的肺,儼然一台大排量的超跑。

但是,手感卻……很是不舒服。

沒辦法。金槍魚是必須儘快去除鰓肉內臟放凈血的。

它的肉質富含蛋白酶,很容易腐化。魚血處理得不幹凈,怕是會糟蹋更多。

心理建設做了一半,伊揚突然停住了手。

我這是在幹什麼?

他騰地站起身來,環顧了一下四周。幾百條肥碩的金槍魚,就那麼靜靜地趴在周圍。

幾百條啊!這是一座多麼龐大的金山啊,都是我一個人的!

為什麼要糾結在這破魚鰓上面!

瞬間想通了的伊揚哈哈大笑了起來。立刻就確定了下一步的計劃。

他扭身下海又如法炮製地把十多條金槍魚拖到岸邊。

困在這野外,不知道多久才會脫身,有吃的心裏才不慌。

至於淡水,再想辦法,眼前的便宜可不能不佔。

激情來得快,消退得也快。拖動十幾條大魚也折騰了半天。

在確認自己果然沒辦法拽動那條三米多長至少六百斤的大魚之後,他扶着腰慢慢走回了「魚王」的身旁。

此時那條泡在海水裡的「魚王」,體內的鮮血放得也差不多了。

盯着這條高階三品的「魚王」,伊揚忽然之間福靈心至。

他拎着鐵片刀,俯下身子費勁地剖開了魚腹,扒拉出一大堆內臟,用海水涮了半天,小心地挑開了胃囊。

開福袋。

果然!寶貝在這裡!

這條「魚王」的胃囊滿滿的。剖開之後,一些小型頭足類動物和雜魚滑了出來。顯然都是剛被吞進去不久的,外觀都還完整。

噁心是真的噁心,但是腦海中浮現出來的信息沒有讓他失望。

「金錢鰵,水系高階三品靈材。」

原來是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