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真不貪圖師父啊
我真不貪圖師父啊 連載中

我真不貪圖師父啊

來源:邁步書城 作者:酒中酒霸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逸 月瑤

「什麼?開局便要我表白有『無情仙子』之稱的美女師尊?失敗就要終身為狗?還要在十二時辰內完成?」 張逸心驚膽戰,無數次在作死的邊緣徘徊
「師尊……」 「嗯?」 「我……我……喜歡你!」 「滾!」 「…………」 「什麼?讓我去奪青蓮妖婆的貼身衣物?獎勵:大道果;懲罰:厄運纏身;期限:三天
」 「天命圖!你枉為人子!」 張逸破口大罵,老老實實的接近青蓮妖婆,該出手時就出手
「張逸,想要你說便是,又何必如此呢?」 青蓮道長拋了個媚眼,一把抓着張逸的現行,風情萬種
「誤會啊!」 張逸有口莫辯,背後傳來美女師尊陰沉的聲音:「張逸!!!」 「師尊……你聽我解釋……」展開

《我真不貪圖師父啊》章節試讀:

第3章 抽魂鞭


    「呵,你的修為這些年毫無進展,你若是真能突破為師不妨信你一番!」
  月瑤一眼便看穿了張逸的修鍊狀態,壓根就不相信他現在就能突破。
  化靈期跟金丹期有這天囊之別,不少天驕甚至終身都卡在了金丹期,豈是你想說突破就能突破?
  「師尊,不如我們打個賭,若是我突破了……你便跟我在一起,若是沒有突破,任由你處置。」
  張逸對天命盒內之物有絕對的信心,那股氣息愈發的令他心悸,他相信此物一旦現世必將引發異象。
  「好,若你沒有突破,死!」
  月瑤眼神冰寒,冷漠無情的說道。
  「好!
師尊你莫要出爾反爾便是!」
  張逸爽朗一笑,壓根沒有把月瑤的話放在心上。
  明明天命圖都承認他表白成功了,月瑤還擺出這麼一副冰冷的態度,張逸才不信呢!
  「廢話少說!」
  月瑤催促了一聲,眼神愈發的冰冷。
  張逸悻悻然,沒有廢話,隨着他的意念一動,天命盒應聲而開,一塊金燦燦的人骨出現在他體內,將整個忘川崖照耀的通明,一股偉岸浩瀚的力量朝着道宗四面八方擴散。
  剎那間,黑夜中/出現一尊至尊身影,令荒涼的忘川崖宛如神臨之地。
  「居然是至尊骨!
?」
  一大股信息自動出現在張逸腦海中,神色也變得尤為精彩。
  果然,他感覺的沒錯,風險越大收穫越大,他感覺一切都是那麼的值當。
  這可是至尊骨,可以媲美古之大帝的存在。
  擁有至尊骨,成帝幾乎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兒。
  「這……這是至尊異象?」
  月瑤那不食人間煙火的臉上第一次露出了詫異之色,難以置信的看着她從小看着眼前這個她從小看着長大的徒弟,眼底深處閃過一抹疑惑之色。
  張逸卻沒有心思去管月瑤,他只感覺體內那根至尊骨伴隨着一陣陣暖/流襲來,竟是慢慢的與他的身軀融為一體,彷彿這就是他與生俱來的骨頭。
  「轟!」
  伴隨着體內的一聲轟鳴聲響起,一股浩瀚的力量洗禮着他的身軀,金光綻放之下,少年宛如神臨,至尊氣息爆發,修為暴漲。
  「咔嚓!」
  一聲清脆的聲響從體內傳來,那道卡了張逸許久的屏障應聲而碎,他的修為也成功突破化靈期,體內金丹化作一片十丈大小的靈泉,源源不斷的靈力從中噴涌,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我就知道肯定可以突破!」
  張逸睜開雙眼,得意的看向月瑤。
  武陵大陸以武為尊,人人都修仙以求飛升,境界也分為練氣、築基、結晶、金丹、化靈、元嬰、神嬰、渡劫。
  而月瑤便是渡劫後期的大能,可稱之為大帝。
  隨着張逸的突破,虛空中那道偉岸的至尊異象也消失不見,雖只是曇花一現,卻是驚動了武陵大陸不少大能。
  在這個夜晚,無數雙眼睛都盯着道宗,今夜也註定不會太平!
  「師尊……」  張逸正準備跟她說賭約的事情,誰料還不等他反應過來,只感覺一股柔軟席捲而來,彷彿一塊軟玉冰涼卻又溫潤,這讓張逸下意識的握住了手中的玉掌,「師尊,這是作甚?」
  言語間,張逸還有一些羞/澀,沒想到他這位高冷師尊還是個行動派。
  月瑤也意識到失態,眼中的慌亂之色一閃而逝,臉色瞬間冰冷,一股寒意爆發,掙脫了張逸的手掌,寒聲喝道:「讓你走就走,哪兒這麼多廢話!
?」
  說完,也不等張逸反應過來,拎着張逸的衣領處便朝着月影峰趕去。
  兩人身形在月色的照耀之下生輝,微風徐過,眨眼間便來到了月影峰上。
  「師尊,賭約的事情……」  落地之後,張逸屁顛屁顛的問道。
  他知道對付這種高冷傲嬌女帝就得要不要臉。
  月瑤瞪了他一眼,目光中充滿了懷疑之色,一股殺意爆發而出,徹骨的恐懼令張逸不敢動彈。
  「?


?」
  「我做錯了什麼?
為何對我有這麼濃郁的殺意?
是不是過火了?」
  「師尊,你不講武德,不是說好了我突破你就跟我在一起么?
不在一起也行,你沒必要殺我啊!」
  張逸真切的感受到那股殺意,面色雖是淡然,但內心則慌亂的不行。
  「說!
你到底是誰?」
  月瑤朱唇微啟,抬手間便有一柄長劍抵在了張逸喉間。
  張逸毫不懷疑月瑤對他的殺意,只要稍有不慎等待他的將是死亡。
  「師尊,你這是說什麼話,我不懂。」
  張逸選擇裝傻。
  張逸萬萬沒想到月瑤居然開始懷疑他的身份,不過任憑他如何懷疑,他就是貨真價實的張逸。
  「裝傻?
至尊骨乃是與生俱來的存在,我與你相處十八載,從未發現你有至尊骨,為何今日會忽然出現?」
  說話間,劍尖往前抵了一點,一股刺痛傳來,一抹紅色染紅了劍尖。
  「師尊,冷靜!
你誤會了,之前或許是壓制了情感導致至尊骨沒有出現,如今我將情感釋/放,至尊骨自然而然的出現了。」
  張逸心跳加速,短短一日之內,三番兩次的面臨著死亡,而這死亡的威脅都是來自月瑤。
  張逸見月瑤眼中的懷疑之色還沒有消減,連忙道:「師尊,真的是誤會,我可以證明!」
  「三歲,你帶我修鍊;七歲,我突破築基期,當時你還親了我的臉蛋兒;十歲,我入結晶期,你親自下廚做了一頓飯獎勵我;十五歲,我入金丹,你誇我是千年難遇的天驕,道宗的未來在我手上;十八歲,我表露心聲突破化靈期……」  張逸腦海中回憶起之前的種種,滔滔不絕的說道。
  聞言,月瑤眼中的懷疑之色這才慢慢減退,手中劍的力道也弱了下來,這些事都尤為隱秘,只有他們兩人知道。
  但這還不夠!
  下一刻,只見月瑤拿出一根散發著紫色雷霆的鞭子,絲絲雷霆宛如惡龍咆哮,噬人心魄。
  「抽魂鞭!」
  張逸一眼便認出鞭子的來歷,背後不禁冒出一身冷汗。
  抽魂鞭,抽的便是人魂,若是被奪舍之人,一鞭子下去便魂飛魄散。
  「我這應該不是奪舍吧?
我這師尊的疑心怎麼這麼重?
都說了這麼多還是不信。」
  張逸只感覺命運坎坷,好不容易逃過一劫,又來一劫。
  真,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啪!」
  不等張逸反應過來,直接一鞭子抽到了張逸後背,紫色的雷霆瞬間如同盤龍般纏繞在他的身上,一道血淋淋的傷口浮現而出。
  「嘶……」  張逸只感覺一陣撕心裂肺的疼痛襲來,到吸了口涼氣,靈魂彷彿都要撕/裂了一般,那紫色雷霆更是要將他的靈魂抽離。
  「嗡!」
  就在張逸的靈魂快要被抽離的時候,天命圖猛然震動散發了一陣金光,將體內的紫色雷霆盡數驅散,他的靈魂也漸漸恢復了平穩。
  見狀,月瑤神色無比複雜,嘴裏長長吐了口氣,眼中有一絲慶幸、一絲愧疚,低聲自語道:「原來真的冤枉了他。」
  今日她只感覺張逸有些奇怪,加上至尊骨的突然出現,便有了方才的一幕。
  「師尊,疼死我了,你不想履行賭約,也不必如此對我吧。」
  張逸揉着後背,到吸了口涼氣,滿腹怨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