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護花神手
護花神手 連載中

護花神手

來源:有書閣 作者:劉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易 小玉 現代言情

藍天的白雲,陽光明媚
一架從米國紐約飛向華夏首都華京,HJSI459航班上,商務艙26號位置上一位年青人,帶着一副眼鏡,很瘦,穿着白色的休閑毛衣,正在看着手中的時尚雜誌,正看得有味....展開

《護花神手》章節試讀:

第四章女強人


這人來到江磐辦公室的門口,也沒敲門,而那她美麗的女秘書,也暈倒在自己的辦公椅上。

這人直接進來後,發現江磐這女竟在看桌子上的資料,完全沒檢查到外面的保鏢全都倒了,連秘書都暈過去了。

「這人是怎麼躲過以前暗殺的。」

他在沙發上坐了五分鐘的樣子,見江磐竟沒有抬起頭,也沒感覺房間多了個人,他慢慢站起來,來到江磐所辦公對面的椅子上,靜靜看着她,

這時,江磐才感覺房間不對勁,感覺有人,她抬起頭,看了看前面這個人,只見他帶着一帶眼鏡,很瘦,黑色的休閑服,看起就有一種舒服溫心的感覺。

「你是誰。」聲音還是那麼冷。

「我是誰,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張州山請來的。」

「是你,哦,對了,不好意思,我一直在忙,忘了。」

「沒事,沒事。」出現在他面前顯示的是一個女強人,黑**長發微卷着披瀉下來,顯得有些慵倦,臉上的表情冷若冰霜,細長的柳眉被她畫上了深色,暗色的眼影下,被長睫毛蓋着的褐色雙眼爍着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光,卻深藏着不易察覺的憂傷,用冷酷深深掩着。那寬窄的鼻樑,秀氣中帶着冷漠,緊閉幾乎無一絲血色的唇,似雪的臉上顯出幾分蒼白,黑色的女式西裝,職業裝看上去就讓誘人。

「不知你叫?」

「劉易。」

「劉易,好,我是江磐。」

「對了,江小姐,你得通知下你的保安部門,由於你失約,我只能闖上來,你所請的保鏢,都在睡覺。」

聽到這話後,江磐蒼白的臉更加蒼白了,如果此人是殺手的話,恐怕。。。她沒有多想,馬上打電話通知保安部門。

劉易沒有開腔,也沒有說話,又回到沙發上說:「等你忙完了,請我吃飯,以安慰我這個受傷的心靈。」

「你…"

劉易沒人理她,而是坐到沙發上繼續玩自己農藥,江磐見沒辦法,只好問:「他們要多長時間才醒。」

「幸好他們是很強的部隊出來的,很快就醒過來,估計十多分的樣子,至於你的秘書恐怕明天得醒來,剛才碰見她的時候,準備大聲尖叫,我可不想出現意外,所以加重點點。」

「你…」她氣得說不出來,她自己這次的事是自己不對,明明答應了他到對面的咖啡廳去,可自己忙得忘記來。

江磐見他沒理自己,自己玩手機了,她又打了幾個電話,把她忙得不可開交,等保安部的經理來到她面前時,低着頭不停的道歉。

「唉」經理比竟是自己爸爸在世的同一輩人,見他這樣了,只好算了,也幸好是自己人,如果真的是殺手,恐怕。。後面的事她不去想了。

保安經理走了後,江磐又繼續低頭忙自己的事,在這期間,接了好幾個電話,劉易正在玩遊戲,玩了這把後,再次打開微信,看見群有人找到自己說:「帝君大人,我也回國參加一個。」

劉易看了此人叫冷槍,他想起來了,這人是誰,跟自己也合作過,也一起闖過不少地方,也聯合接了不少SSS級任務,對此人還是有信任的。他的特點是槍,一手好槍法,在槍神排行中占第三位。

「好,可以。」劉易回復道,然後再發了一條信息,還有兩個名額。

「OK,帝君大人,我明天晚上之前聯繫瞑淚。」

「好。」

過了幾分鐘,見群中沒有信息後,把手機好,再看看手上的時間,已過了七點,他站起身來,來到江磐的面前,狠狠的拿着桌上的筆記本以及資料說:「江總,是時候下班吃飯了。」

「把我的資料還來。」一見怒氣看着劉易。

「先吃了飯,我再還給你。」

「給不給。」

「不給。」

「那從現在開始,你被開除了。」

「你說的哦。」劉易來到她面前,看着她臉,笑笑道。

「是我說的。」江磐對他太不滿意了,之前的事她都沒有向他發火,現在又拿了自己手上的資料,欺負人。

「這樣,你寫份解除合同,並跟你的公公,張州山說聲,免得到時說我不講信用。」

聽到張州山,自己的公公,就想到自己去世多年的老公,她一下無話可說了,據公公說,此人不簡單,她又想到自己在公司的十名保鏢,要不是這十名身經百戰的保鏢,自己恐怕早已被敵人得手了。

劉易見她沒有說話了,沉默得讓人害怕,他把筆記本和資料放回去,低聲說:「這是為你好,按時吃飯,要不然身體久了會受不了的,別以為自己年經。」

她沒有說話,默默的關了筆記本,拿起資料以及自己的包包,準備走出房間,劉易看到後,輕輕一笑,跟在她後面,並大步向前開門,門外是另十名保鏢,不過他們的目光對劉易很不友好,不過這些劉易並不在呼。

「江總,你沒事吧!」

「沒事,你們都下班了。」

「可是,江總你的安全。」

「有他在。」江磐不知那來的信息,也許之前發生的事。

「可是…」這隊的負責人有點不放心看了看劉易。

「這樣吧!你們還是先去我家附近住下吧!有什麼事我會馬上用對講機通知你們的。」

見到江磐這樣說,他們也沒辦法,只好同意了。

江磐走過他們身邊,來到電梯口,而劉易跟在他後面。

「他能行嗎?」

「能吧!一個人干過熊大他們幾個人,身手不簡單,就這樣吧!我們去江總住宿對面住下,跟平時一樣,輪流休息。」

「是。」

劉易站在江磐身後,他現在的身份是保鏢,只不過在千千沒來之前是,聞着從江磐身上傳來的體香,讓劉易看到這佳人,想到她的生世,只能輕輕一嘆。

「你是我公公從國外請回來的,我想你一定了解我所碰到的麻煩事,如果你覺得解決不了,就可以離開。」

「你想怎樣解決?那東西一直在你手上,他們會一直暗殺,綁加個不停,就算你請得再多,他們會一拔接一拔前來,這樣沒有結束。」

「那又有怎麼樣呢!我現在沒有任何的千掛,他離開我了,我公公也撐不了多久也會離開我,我死都不怕,還拍什麼,在這世上我也沒什麼親人,有何可怕的。」

聽到這話,劉易不知道怎麼接下去了,一個連死都不怕的女人在這世上還有什麼怕。倆人來到車庫,江磐來到改裝過的國產車,把車鑰匙給劉易,劉易按了下,車門自動開了,江磐坐在後排,劉易開車。

「我對華京不熟,去那吃,你有什麼好去處。」

「香滿園。」江磐說了這個地方後,就閉上眼睛休息了,劉易見到後沒有回話就啟動車子開出車庫。

到了香滿園的停車場,劉易看了看在後面已睡得很香的江磐,不忍叫醒她,算了,開回去吧!希望她家還有點吃的。

劉易又打開導航,輸入江磐和自己所住的小區名字,花滿香小區,不遠,路程不遠,差不多一個小時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