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馭龍神相
馭龍神相 連載中

馭龍神相

來源:掌中雲 作者:余長生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余長生 懸疑驚悚 柳煙煙

從小跟隨張道子在鄉野長大的余長生,憑藉一本《黃庭經》驅鬼捉妖,修鍊自己的馭龍之術
然而與富家千金的姻緣讓他步入都市,明白了什麼叫作人心叵測與都市繁華
風水定財、占卜命相,陰陽回返、五方驅鬼,且看麻衣詭相如何攪動風雲 展開

《馭龍神相》章節試讀:

第2章 命中姻緣


「村長,他到底是誰啊,什麼都沒做就要收我們三千?太貴了吧。
」馬為農頗為不忿,這道士剛才那一手花活兒的確漂亮,也的確把劉二狗從坑裡拽上來了。
但就這也值三千塊?這道士怕不是想錢想瘋了吧?
「你閉嘴。
」牛望山瞪了馬為農一眼,轉過頭笑呵呵地對余長生說道,「余師傅,這三千塊我們一時半會兒卻是也拿不出來,要不這樣吧,余師傅你在我們村裡住一天,明天一早我就讓人從縣城裡把三千塊帶回來?」
「住一晚也好,這趕了一天的山路,肚子有些餓了。

余長生把自己的斗笠戴好,哼着小曲兒一步三搖地走在前面。
牛望山看了眼埋魏秀的那塊地,對馬為農說了句,「今天你在這兒守着,晚點我讓人上來給你搭個棚。

「村長,我這……」
「怎麼,你有其他合適的人選?」
馬為農看向村裡其他人,其他人這個時候誰還會和他站在一起啊。
牛望山哼了一聲,帶着村民們也跟着下了山。
崎嶇陡折的山路上,一輛軍綠色的牧馬人一路疾馳,驚起樹林里一群飛鳥。
坐在后座的柳煙煙快被這山路給顛吐了,她生氣地一腳踹在駕駛室的座椅上怒道,「王虎,你能不能開慢點兒!」
開車的王虎對柳煙煙的話充耳不聞,坐在副駕駛的白忠勝管家苦笑道,「小姐,我們已經追丟余長生三次了,如果這一次我們再不快些,以後可能就再也找不到他了。

「余長生余長生,又是余長生!爺爺的病是隨便什麼江湖郎中都能治好的嗎?我就納悶兒了,為什麼爺爺英明了一輩子,到頭來還要相信張道子那個騙子的話。

「小姐,這話可不能亂說。
那張道子也是有本事的,當年潼江大橋之所以能夠順利施工,還多虧了張道子開壇作法。
只可惜那一次開壇作法後張道子傷了根基,再也不願意出手解決紅塵事了。
余長生是張道子最得意的弟子,只要找到了他,那老太爺的病就有救了。

作為一個從國外留學回來的富家千金,柳煙煙對於白管家所說的這些什麼奇聞異事根本就不信。
潼江大橋當初打不下橋墩分明就是工程問題,怎麼就成了張道子做了一場法事,所以就能把樁子打下去了?
還有什麼午夜夢回、靈魄出鞘。
這些事情平日里當故事聽聽也就得了,怎麼爺爺還真信了?
就在柳煙煙對這個未曾謀面的余長生嗤之以鼻的時候,牧馬人終於開出山路,來到了富保村村口。
這富保村的村民大多都沒有去過縣城,更別說見過牧馬人這種級別的好車了。
扛着鋤頭的村民全都圍着車指指點點,柳煙煙拿出墨鏡戴上,推開門下了車。
棕色的皮大衣,高棉紡的修身米色長褲,再配上一雙黑色的長筒靴。
扎着馬尾的柳煙煙本來就皮膚白皙身材窈窕,這一身打扮更是讓她把城裡女人的那種自信和魅力給展現得淋漓盡致。
劉二狗看柳煙煙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塊美肉,他下意識地抓了抓大腿,結果這一幕剛好被柳煙煙給看到了。
柳煙煙秀眉緊蹙,臉上露出厭惡的表情。
「那個余長生平日里就和這些人打交道的?」
白管家笑着解釋道,「余長生聽張道子的話雲遊四方,替張道子把早年允諾的那些事情都給處理了,打交道的自然也就是這些人。

「王虎你去找他們村長問問,余長生有沒有來過這裡?」
王虎應了一聲剛要去問,卷着褲腿一腳泥的余長生從田埂里爬上來,手裡還提着一條花斑蛇喊道,「誰要找我?」
柳煙煙順着聲音回頭看去,這余長生果然和她想的一樣,就是鄉下人一個,根本不注重自己的儀錶。
而王虎卻是瞳孔一縮,下意識地把柳煙煙給護在身後。
余長生手裡的花斑蛇猛地朝他的脖子咬去,而余長生左手三指輕輕一捏,正好捏住花斑蛇的七寸。
好快的速度!好準的手法!
僅僅是一個照面,王虎就覺得自己應該不是余長生的對手。
被捏住七寸的花斑蛇就像是被抽掉了周身的力氣,死蛇一般吊垂了下來。
余長生將蛇盤成一圈直接放進布袋裡,盯着柳煙煙看了好一會兒說道,「這位小姐,你有病啊。

柳煙煙怒了,抬起腳就要去踹余長生,「你才有病!」
余長生嬉皮笑臉地躲開這一腳,嘿嘿笑道,「一言而怒,還說不是有病?不過你這病倒是小病,你爺爺的病那可就要命了啊。

柳煙煙一愣,下意識地問道,「你怎麼知道我爺爺……」
「我不僅知道你爺爺有病,我還知道你姓柳叫柳煙煙,是我未來的老婆。

「你胡說八道什麼!」柳煙煙長得漂亮,從小到大都有許多男人追捧,但像余長生這種口無遮攔的柳煙煙還是第一次遇見。
「漂亮,連生氣都這麼漂亮,老張總算是做了一件人事。
」余長生提着花斑蛇邁着步子走進屋,對還在外面的柳煙煙說道,「住一晚吧,我這兒還有點事沒弄完,等明天一早拿到了錢我們再出發。

余長生架子大,柳煙煙也不好真的讓王虎把他綁走帶回縣城,只能拿點錢給牛望山,讓他幫着找一個乾淨的屋子讓三人借宿。
柳煙煙看余長生不順眼,只想睡一覺第二天把他帶走。
但誰知道余長生大半夜的不睡覺,在院子外面擺起法壇做起了法事,手裡拿着鈴鐺和桃木劍又蹦又跳的,吵得人根本睡不着覺。
柳煙煙推開門來到院子里,怒氣沖沖地沖余長生喊道,「你大半夜的折騰什麼呢?有沒有點公德心,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余長生將鈴鐺放下,順手拿起一個蘋果啃了一口,咧開嘴對柳煙煙說道,「我這不就是為了讓你們睡了安穩覺,所以才起來做法的嗎?乖乖回屋,免得待會兒被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