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我帶全家穿越七零
我帶全家穿越七零 連載中

我帶全家穿越七零

來源:掌中雲 作者:崔小雨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崔小雨 穿越重生 許文昌

崔小雨做夢也沒想到,爸媽離個婚,他們一家三口就穿越了!好傢夥!剛來就燒炭自殺!屁股還沒坐熱,隔壁村王瘸子就上門要彩禮!老實巴交的中醫爸爸變成了人人喊打的二流子!時髦女強人的媽變成了意外懷孕留村的知青!而作為男頻編輯的她,被親爸開了三百的高價賣給瘸子當童養媳!欠了一屁股外債,嘴裏啃着窩窩頭,老淚縱橫往下流!啥?爺不疼,奶不愛,二叔還上門討要生活費?橫幅拉開,伸手把脈!爸爸中藥醫學傳遍世界!護膚美容,設計服裝!媽媽重操舊業引領潮流!而她摸索了半天,從自帶空間里掏出一本手下作者的《母豬產後指南》!氣冷抖!重生七零,且看她如何靠養豬發家致富!帶領全家開啟幸福生活!不知不覺,身後跟了個身高腿長顏值爆表,行走的人間荷爾蒙,寶,約嗎?我準備好了!展開

《我帶全家穿越七零》章節試讀:

4.她的金手指-母豬產後護理


她憤憤的吐槽着,大腦卻突然傳來了一陣暈眩,劇烈的疼痛像無數針尖扎進了心臟。
崔小雨猛然的栽倒在菜田裡,頭離天然肥料不過十厘米遠,濃烈的氣息卻讓她意識格外的清醒。
大腦中突然出現一個機械的聲音。
「歡迎宿主通過特定詞語解鎖圖書空間,獎勵宿主限定抽取圖書空間種類機會一次。」
崔小雨:????
疼痛迅速退卻,崔小雨忙不迭的從地上爬起,眼睛裏直冒光。
氣冷抖!
她就說老天爺絕對不會辜負她在公司兢兢業業冒着禿頭的危險陪手下作者們寫大綱!
果然金手指說來就來!
「不過這圖書空間是什麼鬼?」
興奮過後,崔小雨的笑容僵硬在臉上。
試探着開了口,「沒有什麼靈泉,自帶冰箱,打個響指就能毀滅世界的金手指嗎?」
大腦中一片安靜,停頓了半秒之後,機械音才再次響起。
「恭喜宿主通過特定詞語『金手指』解鎖圖書空間種類。」
「圖書空間,匹配宿主工作以來簽約的所有作者作品。」
「鑒於宿主成功激活,特別獎勵抽獎一次,請隨機抽取數字。」
崔小雨:???
金手指是什麼特定詞語?
還有什麼叫匹配工作以來簽約的所有作品?
神TM的匹配她簽約的所有作品!
她在公司負責的是男頻腦洞類的作者,簽約的都是什麼……
《我在異世當霸主》,《重生之後我竟然變成了奧特曼》,《我和我七個姐姐不得不說的故事》……
「不是打個商量哥們兒。」
崔小雨嘴角一抽,好聲好氣的開口商量,「能不能重新抽獎一次,給我解鎖個什麼做菜,發財,做設計的圖書類也行啊,你給我解鎖我手下小說,是讓我捧着腦洞文在這個年代消磨時間嗎?」
但凡有個教學類的書,她還能燃起點賺錢的希望!
這特么的匹配小說是什麼鬼啊?
「恭喜宿主抽取數字為一的書本。」機械音持續冷淡。
「我什麼時候說選一了?!」
崔小雨話剛說了一半,才想起自己剛剛話里有個數字一,頓時絕望了。
她死死的閉上眼睛,已經對着破金手指不抱有任何希望了。
手底下的作者她清楚的很。
絕對寫不出什麼正常的書,還沒等她做完心理建設,空間里已經赫然出現一本閃着金光的書。
崔小雨額頭青筋暴跳,深吸一口氣伸手把它取出。
下一秒,在屋子裡盯着破破爛爛,俗氣至極衣服挑挑揀揀的王慶玲就聽見外面傳來一聲怒吼。
「你不給我金手指就罷了!」
「給我一本《重生之我成了養殖戶,母豬產後護理指南》是什麼鬼?」
……
崔世良沒有走多遠。
他衝出了門外,一抬頭就看見了家門口的泥巴地。
再過去,就是一片稻田。
八二年才落實到分田到戶的政策,這會兒家家戶戶都分到了農田,都盼着日子越過越好。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都卯足了勁花了所有心思在田裡。
這會兒正是播種水稻的季節,不過自己家的田,早就被他以每年一百租給了村裡的種田大戶。
崔世良一想到這兒,就有些惆悵,這原主也真是一朵奇葩。
田裡忙活的人一見二流子出來了,頓時警惕的看着他。
只有在田埂邊玩的幾個半大小子熱情的沖了過來,拽着他七嘴八舌。
「良叔,你是不是又要去摸鳥蛋?」
「我爬樹爬的可快了良叔,帶上我唄。」
……
崔世良被吵的腦瓜子嗡嗡的,但卻不知道怎麼應付這群孩子。
他自幼年期別說是摸魚了,連鞭炮都沒玩過,從小都是認認真真學習別人家的孩子。
他抿着嘴,背着手一個勁兒的往前走,幾個孩子跟不上他的步伐,逐漸落下。
「良叔你今天咋了,啞巴了?」
「良叔你是不是得病了?」
……
崔世良:……
看來這原主不僅是個二流子,還是個和孩子都能混成一團的老小孩。
身後傳來各家家長訓斥孩子的怒吼聲。
「天天不好好念書,跟着個二流子後頭上山下河,我今晚就回去告訴你爹,打爛你的屁股!」
「你跟着崔老三,是不是以後就打算活成他那個樣子啊!每天偷雞摸狗!」
……
崔世民把這嘲諷盡數聽到耳里,加快了步伐。
村民們早就見怪不怪了,這崔老三就是個沒出息的貨!
跟着記憶走到了村後的小河,水最深處也只不過是到腰。
崔世良正躊躇着不知道該如何下手,身體卻已經快腦子一步直接邁進了水裡。
原主雖然幹啥啥不行,但這摸魚撈蝦實屬是第一名。
擼起袖子,對着清澈見底的小溪,手腳麻利,速度極快。
溪水有點涼,他彎着腰,根據記憶光往石頭縫裡摸。
幾乎是一抹一個準,半個巴掌大的小草魚就抓了十幾條。
崔世良出來的匆忙,什麼都沒帶。
只能脫下身上的外套把魚裹在了裡頭,鞋子鞋帶一系掛在脖子上就朝着家走去。
一路上又是被行了注視禮,大媽們坐在村口嚼舌根。
「你看你看我就說吧,這崔世良能變好啊,那就是老天爺栽跟頭了!」
「他中午還說要賺錢給王瘸子還彩禮呢!我看啊,就是沒學好,騙人的呢!」
崔世良本不打算搭理這些人,但一想到王慶玲下午被嘲諷的樣子,頭一次破天荒的轉過身來。
「關你什麼事?王姨你要是沒事幹,不如操心你那三十歲還沒嫁出去的閨女吧。」
「你!」被點到名的王姨,氣的就要抽鞋底子來砸他。
崔世良一瞪眼,立刻把人嚇住,綳直着後背捧着魚回了家。
村裡人的房子最次的都是瓦房,只有自己家的房子一片黃澄澄,做飯搭的廚房都是草棚。
崔世良心裏琢磨着怎麼賺錢。
一進門就看見崔小雨捧着下巴,苦大仇深的看着桌上的書。
王慶玲倒是一反常態,蹲在地上認真的搓着僅剩無幾的幾顆小白菜。
「爸。」崔小雨一看他回來,眼睛陡然一亮,上前兩步就接過了他手裡的魚。
崔世良一門心思都在老婆身上,點了點頭就蹲在了王慶玲身邊,一句話沒說就接過了她手裡的菜。
王慶玲白了他一眼,一把奪回青菜,「我自己會洗,不用你幫忙!」
「小雨。」崔世良乾脆直接一把端過她手中的白菜,「舀點水給你媽洗手,不是說了不讓你媽做事嗎?」
崔小雨吐了吐舌頭,心想你們倆真是天生一對。
一個是要證明自己什麼都會幹,一個是死鴨子嘴硬,滿肚子的關心說不出口。
就我一個,像個你倆愛情的意外產物。
她忙不迭的,討好般接過爸爸手中的青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