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地府暴亂:帶着閻王跑路
地府暴亂:帶着閻王跑路 連載中

地府暴亂:帶着閻王跑路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勝利金牛座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徐不平 懸疑驚悚 勝利金牛座

離奇死亡後意外遭遇地府暴亂,拎起半死不活的閻王爺開始跑路! 終於重回人間,誤入正一道大本營! 逃往森林,卻被東北仙家追殺
閻王:給我個充電寶!我還能殺!展開

《地府暴亂:帶着閻王跑路》章節試讀:

第8章 上山


徐不平看着上山的路,

一左一右各一條小道。

左邊這一條,徐不平知道,這是通往山南的路,

自己就是打這條路跑下來的。

當下,徐不平跑向了右邊的小路。

張如安幾人剛從山上下來,累的呼哧帶喘。

追徐不平又追不上。

但是看着徐不平沿着去山北的小路跑了上去,

當時就笑了。

伸手攬住身後幾人。

「行了,別追了!」

「張師兄,不追了?可......」

「沒事!他沿着這條路只能跑到師叔那!咱們回去買點吃的!」

幾名年輕人這才明白。

山北小路不同於山南。

山北小道全是山路,除非他半路跳下去,要不然只能跑到張道長那邊。

幾個年輕人當時就有說有笑的走進村子裏準備採購一些食物。

老趙頭正背着手看熱鬧呢,

一看幾人不追了。

當時走上前去問道。

「咋地了?咋不追了?他是不是來山上打獵的?」

張如安一聽就知道老趙頭誤會了。

但是這種誤會正好避免了自己編瞎話解釋。

「不追了,他跑不了,這山上全是我們林業局的人。」

老趙頭當時吐了口唾沫。

「呸!虧我還想送他走,原來是上山偷獵的!」

轉而一臉笑容。

「可辛苦林業局的同志了!我老趙也開了個農家樂,幾位不嫌棄到我那看看有什麼吃的?」

張如安連聲道謝跟着老趙頭鑽進了村裡。

可苦了徐不平。

人生地不熟這幾個字演繹的淋漓盡致。

哪怕身上有部手機,也能用缺德地圖看看這路到底怎麼走。

徐不平跑進山裡之前回頭看了一眼。

那幾人似乎沒有追過來。

可眼下,

徐不平真的有種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的感覺。

可這個時候,

在徐不平的心底,

一種略帶滄桑語調的聲音,自徐不平的心底響起。

「慌亂......解決不了問題。」

「誰!」

徐不平當時嚇得汗毛直立!

轉身望着老林子,四處尋找聲音的來源。

「你......不記得我了?」

「我擦!誰!你擱哪呢!」

徐不平當時跳了起來。

對着自己坐着歇息的石頭轉了一圈。

「愚蠢!人......能在石頭裡嗎!」

「你......你是誰?」

因為驚慌,聲音都帶了幾分顫音。

「我......剛救了你。」

徐不平震驚的看着自己的身體。

他想起,那個自靈魂深處蘇醒的強大意識!

「你是?那個穿着紫色衣服的人?」

「嗯......」

「你......你是鬼嗎?」

「別怕......你也是。」

徐不平愣住了。

是啊,

自己早就死了。

他看着山下的村莊走了神。

誰會討厭這人間煙火呢,

誰,又不怕死呢。

「那,這算怎麼回事?」

伸出手,看着有血有肉的雙臂。

徐不平很疑惑,

難道,這就算是投胎了?

是不是有些倉促?

然而,徐不平的心理活動,並沒有逃過那位的眼睛。

「不算......借屍......還魂.」

「咕咚!」

徐不平狠狠的咽了口唾沫。

這一天的經歷,比自己這一輩子都精彩。

「你......怎麼死的?」

這種感覺,很奇妙。

彷彿是自己與自己對話一般,

根本不需要開口,只需要在心中想一想要說的話,就能溝通交流。

徐不平嘆了口氣。

「我是個私家偵探,被仇家尋仇給殺了......」

心底,沉寂許久。

「私家偵探是何物?」

「額...就是幫人抓小三,找找出軌證據什麼的,當然,他如果真的沒出軌,我會想辦法讓他出軌的。」

「那......活該如此。」

徐不平雖心有怨氣,但是嘴上還是不敢聲張。

「我還會回去嗎?」徐不平小聲的嘀咕着。

「放心......萬物輪迴......跑不掉。」

徐不平一聽,

心底那種逃生的**瞬間消失。

甚至連隱藏在其體內的那位都略有疑惑。

「怎麼......?」

「唉...不想跑了,累!到最後還是要回去。」

「你不跑...連鬼都沒得做。」

這世界上,

比死更可怕的就是,

連鬼都沒得做。

徐不平自問做了兩天半的鬼,

其中一天還被當成「耶穌」給綁起來了,

另外半天什麼沒做,一直在跑路。

「鬼」的快樂自己還沒體驗到。

怎麼能死?

「你說,他們為什麼抓我?」徐不平問道。

「去...抓住那...叫...祿馬的,他...知道。」

聽聽,

這是多麼不負責任的話。

「可我現在只想回到我的家,我想我的床了。」

上午,靠着莊稼生活的農民已經動身去地里伺候農田了。

徐不平坐在石頭上,

這個視角,剛好將整個石濟村一覽無餘。

萬家燈火,卻沒有屬於我的一盞。

而陰陽相隔,更是將這種孤獨感無限放大,

現在,連這個世界都不屬於我了。

徐不平突然抱住頭,

很想哭。

「你...若...哭出來,我當場自裁!」

徐不平:「?」

似乎是為了配合這句話,

林子里無故起了一陣陰風,

白日陰風,吹得樹葉嘩嘩作響。

那種熱烈且炙熱的感覺自靈魂深處緩緩蘇醒。

「別別別!您說咋辦就咋辦!」

話音剛落,

陰風散去。

「別怕...昨夜...你見到了我的力量了么?」

徐不平點點頭,見到了。

確實很猛。

那倆東北大仙,一看就是「法力高強」的角色。

愣是被你開了瓢。

「你是陰差嗎?」

徐不平突然記起,在酆都城時,他身穿的那套紫色袍服。

很華麗,就連門口那倆鬼差都沒穿「制服」,而他的制服一看就很高級。

「陰...差...呵呵呵呵,算是吧!」

「陰差大人你好,我叫徐不平,敢問貴姓?」

「我姓炎。」

「很好,炎先生,我們接下來往哪裡跑?」

「去山上。」

來時的路,徐不平是被綁着坐着吉普上來的,

雖然知道路途遙遠,

但確實沒想到,

爬山這麼累。

未等爬到山頂,中午的陽光十分灼烈。

而在陽光的照耀下,徐不平覺得十分的疲憊。

很難受的滋味,

陽光的溫度,彷彿被無限放大,照在身上一陣陣的刺痛。

「走樹蔭...你的...陰氣..擋不住。」

徐不平連忙鑽進樹蔭里,避開陽光後,虛弱的感覺得到了緩解。

「這是為什麼?」徐不平不理解。

自己從小到大最喜歡的事,莫過於曬太陽。

今天的太陽是怎麼了?

怎麼這麼毒?

「你是...陰間之人,自然懼怕....陽光...那是...陽氣。」

徐不平心底嘆了口氣,

是啊。

自己都忘記了自己早就死了。

山腰處,已經看不見石濟村了,

這裡的山脈,溝壑縱橫。

俗話說的好,望山跑死馬。

這一路過來,少說也有十幾里。

想到這,徐不平心中這個後悔。

橫豎都是十幾里,早知道往山下跑了!

何苦在這喂蚊子!

扒開樹叢中野草的遮擋。

徐不平眼前一亮!

前面,有十幾個帳篷!

沒準是哪家公司來這團建的!

最不濟也是個夕陽紅旅遊團!

徐不平奔着帳篷跑了過去。

而帳篷外,叼着野草摳着腳趾的。

正是讓張如安下山買食物的張道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