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魔教聖女今天叛教了嗎?
魔教聖女今天叛教了嗎? 連載中

魔教聖女今天叛教了嗎?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麥卡錫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穆采春 董九七

男女主雙強,有馬甲,倒敘
有狗血劇情,女主後面有些瘋批屬性
本文三觀不代表作者三觀,所有人都會成長,只有反派不會
景德三年,魔教聖女被圍困飲珏雪山
人們發現,此時的魔女根本不是符芝,而是新起之秀,俠女穆采春!穆采春出身神秘,她究竟是被陷害,還是深藏不露的幕後黑手?展開

《魔教聖女今天叛教了嗎?》章節試讀:

第3章 九七


穆采春面容扭曲,嬌媚的臉龐青筋暴起,一股殺氣像利劍出鞘,直直刺向陳仇。

陳仇腦子不停地轉,他已經察覺出穆采春此刻的狀態不對,看到的,調查到的一切都不一定就是真相。穆采春此時的瘋癲模樣,讓他想到幼時在露華濃經歷的一件往事。

露華濃是一座女閭,也叫青樓,這裡的姑娘一般只招待達官貴人。他娘曾經是個大戶人家的小姐,十四歲時,家裡大人卷進一樁連環殺人慘案,全家都被流放。她和家中女眷被充樂戶,分別送往不同的女閭中為官妓。

他從小在青樓長大,在他八九歲的時候,露華濃的花魁突然發瘋,傷了一位官員的手臂。老鴇關了花魁的禁閉,出來後花魁竟然比之前更加嫵媚動人,受到不少官員的追捧,連之前被他傷到的官員也再次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結果老鴇沒風光幾天,花魁就香消玉殞。

聽說她離世前一段時間,常常自言自語,行事作風與之前大相徑庭。老鴇曾經遇到過一位半仙,說她身邊有人被惡鬼上身,活不過幾日了。當時所有人都不相信,只覺得半仙裝神弄鬼,直到花魁離奇死在花船上,一場大火,什麼也沒剩下,連屍體都成了飛灰。樓里上上下下人心惶惶,再去找那位半仙,半仙卻早就沒了蹤影。

這次見到穆采春,她不就是鬼上身的癥狀!陳仇雖心中依舊憤懣不平,卻也多了些安慰。至少穆采春沒有完全變得面目全非,她可能有什麼難言之隱。畢竟穆采春曾經是那樣一個明媚的女子。

陳仇覺得自己明白了些關竅。

穆采春的披帛還緊緊纏腰他的脖頸,但比起陳仇還是其他人的處境更加危險。穆采春即使要大開殺戒,陳仇也會是最後一個。

穆采春扯破衣袖再次遮住面容,左手拖着倒在地上的陳仇,右手緊握九節鞭。

九節鞭在她手裡像是黑白無常的縛魂索,被鞭身掃到的人,紛紛倒地。

被穆采春重傷的柳河北看到了,心有不甘,試圖起身再與她大戰三百回合,可惜身體無法支撐,只能眼睜睜看穆采春大殺四方。

陳仇不停地掙扎着。柳河北看到他,橫下心來,用最後一絲力氣擲出一柄飛刀。穆采春有所察覺,但是此時她已經不在乎了。

披帛被刀割斷,陳仇大口吸氣。甚至沒有從地上爬起來。

「董九七中毒後一直在救治!」陳仇知道此時的穆采春並不清醒,但是只要提起董九七就能喚醒她的理智!

果然穆采春回頭狠狠瞪了陳仇一眼,全身氣質陡變。周圍一圈人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但早就有退意的眾人並不覺得現在偷襲穆采春能有什麼好下場於是紛紛趁機退到一邊。

統領府軍的校尉一直在邊緣觀察,此刻也察覺出什麼,對手下吩咐了幾句。

「董九七,他還…還…活着…嗎?」穆采春問出這一句,已經有些哽咽。她的手上臉上都沾了鮮血,此時此刻如一朵枯萎的梅花凋落在雪地里,一陣風吹過,就會粉身碎骨。

陳仇明明知道,這個瘦弱的美艷的女子只需要吹一口氣,就能要了他的命,但他還是忍不住地可憐她。連語氣也輕柔了起來,雖然他的喉嚨受傷,聲音早已經嘶啞。

「董公子中的毒名叫思無窮。」

「思無窮!」校尉聽到這個名字心頭狠狠一跳,「這噁心的毒藥竟然還沒有斷絕?」

「你知道這是什麼毒?」

「這種毒藥早應該斷絕,中毒者前四天,四肢會日日夜夜承受萬針刺髓的痛苦,讓人恨不能斬斷手腳。之後四天里,五臟六腑會開始腐爛,身上也會發出惡臭,逐漸失去行動能力。最後四天,中毒者會失去所有行動能力,就像中風一般,癱瘓在床無法自理。但是仍然會承受連綿不絕的痛苦。最後爛成一攤腐肉。可以說是從精神和身體上的雙重摺磨。」

穆采春雙手握拳,呼吸急促,身體顫抖。內力不受控制地激蕩,竟然不分敵我,連她自己也受到氣勁的傷害。

「十幾日前董九七被送到宋閤府,那裡的人在全力救治。」陳仇怕穆采春再次失去控制。

果然,穆采春聽到後,平復了許多。陳仇快速掃視一眼,現在還能站着的人,不足來時的三分之一。

「聽說宋閤府的現任掌門可以救他!只要等到宋釗回府,董公子就能性命無虞。」

穆采春此時此刻,就像被高高捧起的白兔被狠狠摔在地上。皮毛依舊雪白光滑,內里早就爛成一團。

「你故意激我,親手殺了宋釗?你讓我親手殺了唯一一個可以救九七的人!你究竟要怎樣折磨我才開心!符芝,等我最後見他一面,我定要與你同歸於盡。」

此時所有人都清楚地聽到穆采春的言語,只覺得渾身發冷。難免心生猜測,符芝竟然真的早就死在澹臺素手上,此時化作惡鬼附身於穆采春。眾人又驚又疑。

穆采春卻不管他人怎樣想,現在的她頭痛欲裂,腦海里控制不住的回想起以前的點點滴滴。

一半是養育她長大的師父和宗門,另一半是董九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