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桃源仙族
桃源仙族 連載中

桃源仙族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杯酒二十七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周承平 奇幻玄幻 杯酒二十七

仙朝與家族的洪流中,誰能觸及不朽?   歲月和未知的迷霧裡,又是誰在呢喃?   我從重生中醒來,睜眼看見這個世界:   陣法,符籙,法器……   丹藥,道術,功法……   妖獸,傀儡,靈植……   洞天依舊存在,福地從未消逝,這是一段「奮鬥者」的傳說
展開

《桃源仙族》章節試讀:

第五章 研植族閣


「桃源周氏」一族佔據一整座桃源山,族內六座族閣的總閣雖然都是位居於此,但是,「桃源周氏」坐擁「三湖七河十四山」,在每一座所屬區域內,都是設立了許多分閣,而今日,周承平所要去的「研植閣」,便是位於「十四山」之中的玉雪山。

噠噠!

噠噠!

噠噠!

五六輛由妖獸「風行馬」帶頭組成的車隊,緩緩在山路上行進。

此次,將自身修為修鍊到鍊氣境第四重,且被族內高層人員分配到玉雪山「研植閣」的小輩族人,包括周承平在內,一共有七人。

而在周承平所坐的這輛馬車裡,有三人相向而坐。

坐在周承平對面的那位同輩族人,先是嘆了一口氣,低聲說道:「唉,我這一脈可沒有沒有在族裡說得上話的長輩族人,就算我晉陞到了鍊氣境第四重,也是無可奈何的來到研植閣這座毫無前途的族閣之中。」

有了他的開口,另外幾人也是紛紛打開了話匣子。

「可不是嗎?我的老爹明知道自己這一脈的族老,說話不管用,便是提前準備的靈石上貢,看一看是否能夠讓我去一下鑄造閣那裡,誰知道所出的價格,與他人相比,卻是低了不少,我這不來到了這裡嗎?」

「是啊是啊,任憑你的修行天賦再好,修為境界再高,你那一脈族房裡若是沒有實權族老坐鎮,恐怕是無論何時,都是無法進入到優質的族閣那裡的!」

「咱們一來到這玉雪山研植閣之後,若是沒有突出的族績,可是要在這裡待上整整三年的時間,如此一來,我們幾人與其餘族閣里的同輩族人,在修行方面上的差距可就越來越大了,真是無奈至極啊!」

話音落下,他們幾人又是將目光看向了不曾開口說話的周承平這裡。

「咳咳咳!」

周承平乾咳幾聲,微笑道:「我與你們一樣,都是被分配到玉雪山研植閣這裡的,我這一脈族房也沒有可以說得上話的實權族老。」

他與面前這幾人關係不熟,自然也就不需要對他們幾人掏心掏肺,也不需要將昨日在祖祠那裡所發生的事情,再與他們幾人敘述一遍了。

而且,「隔牆有耳」這個道理,周承平比誰都要明了。

所以,他也就選擇了不與他人議論族人之事,一旦,有好事者將他們幾人的對話記錄下來,並且上報給族內長輩,以周承平如今的家族地位和修為境界,沒有人會願意將其保住,因此,現在的周承平只能夠暫時積蓄自身力量。

畢竟,在這個修真世界裏,只有修為境界才是真理。

……

……

當周圍妖獸「風行馬」的獸蹄聲漸漸弱下去的時候,周承平也是知道他們的目的地,玉雪山「研植閣」到了。

「所有族人,下馬!」

聞言,周承平等人連忙從馬車上走下來。

剛一走下馬車,周承平便是感覺到周遭的溫度有些微冷。

這時,他才是發現,自己並不是在山腳之下,而是在半山腰上。

他抬頭看去,卻是看到了一座有晶瑩白雪所覆蓋著的山峰矗立。

「想必這就是我們桃源周氏十四山之一的玉雪山了!」

周承平順着玉雪山的山勢,緩緩向上看去,發現其上有許多住戶,那裡則是「桃源周氏」族人棲息之地,同時,也有外族之人在其中生活。

「嘿!小傢伙們,都給老夫我清醒一點!」

就在周承平打量周圍環境的時候,一道厲喝之音忽然在他們幾人的耳旁響起,將其注意力轉移過來。

只見一位年紀與「桃源周氏」族長周始宗相比,還要大上許多的老者,雙手負於身後,自有一番氣度的站在他們幾人面前。

「嗯,這一次送來的小娃娃,還算不錯,身材臉蛋都十分符合老夫我的胃口!」

說到此處,這位老者居然還當著他們幾人的面,伸出舌頭舔了舔自己發乾的嘴唇。

見到這一幕,周承平身旁幾位同輩族人心中皆是一陣惡寒。

他們平時都是在「桃源周氏」祖宅里生活的溫室花朵,哪裡見到過面前這位行為舉止怪異的老者。

周承平也是不動聲色的皺了皺眉頭。

「桃源周氏」是為大殷仙朝冊封的「村氏」修真家族,對內對外都是有一定的規章制度可循,就算面前這位老者不是「桃源周氏」本族之人,而是從外界請過來的散修客卿,也至於會有如此表現。

但是,這種事情確確實實的發生在了他們幾人的面前,這位行為舉止怪異的老者不被族內所責罰,那就是說明,眼前這位老者不是背後有人,就是自身有一定的實力,可以包容他的這些做法。

那位老者古怪笑道:「呵呵,靈植,乃是養有靈性有靈氣的植物,而後為我輩修士所用,老夫我也知道你們這幾人在來時的路上,一定是在百般抱怨自己會來到我玉雪山研植閣之內,對吧?」

話音落下,那些同輩族人皆是流露出一絲尷尬之色,唯獨周承平面色不變。

「對了,老夫我差點給忘記了,還未向你們這幾個小傢伙自我介紹一下,老夫姓周名始達,可是你們這群小傢伙們爺爺輩的人物,所以,日後你們要是想要老夫我的手底下舒舒服服的歷練,就給好生的孝敬老夫,否則的話,可別怪老夫我給你穿小鞋!」

周始達繼續說道:「今日,你們七人來到老夫的研植閣里,那就是老夫的徒弟了,這是你們無上的榮光,若是不出意外的話,你們可是要在老夫的這座研植閣里待上整整三年之久,如果你們惹到了老夫的不開心,那麼,我會在三年的時間裏,好好的整治你們一番!」

聽聞此話,那些同輩族人都是面露苦色。

既然,周始達都是有言在先了,他們幾人日後的靈植生活,可就是不言而喻了。

「嘿嘿!小傢伙們,不要露出這副表情嘛,三年時間而已,你們都是修道中人,三年時間對於你們來說,只是彈指一揮間!」

周始達沉聲說道:「所以,你們還愣着做什麼?趕緊給老夫動起來,山上的那些靈植都得嗷嗷待哺的等着你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