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一份爺爺遺書,讓我走進恐怖荒山
一份爺爺遺書,讓我走進恐怖荒山 連載中

一份爺爺遺書,讓我走進恐怖荒山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一份爺爺遺書,讓我走進恐怖荒山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王半仙 陳平

一封遺書,一種怪病,引出一場恐怖探險! 多年無人踏足的詭異荒山,居然出現一口新鮮的竹棺材? 詭異的地下建築,關押的到底是人是鬼? 還有……倉庫裏面既然沒人,那誰給他們開的門?! 陰風陣陣,乾屍鬼影,數不盡的未解之謎……展開

《一份爺爺遺書,讓我走進恐怖荒山》章節試讀:

第二章:一份遲來的遺書


算命先生說“他來索命了”,這個“他”是誰呢?爺爺為什麼肯定算命先生不是沖自己來的?自己逃跑的時候站在路邊的人是誰?真的是鬼嗎?

這些問題早已隨着爺爺的去世而成了未解之謎,但是陳平對於那條路的恐懼卻一直還在,每每想起那天的事,他總是心有餘悸。

如今他心智已經成熟,對於神神鬼鬼的事情早就不相信了,不過那晚的事他仍然找不到合理的解釋,什麼樣的怪病能讓算命先生變成那個樣子?

他不禁懷疑,難道算命先生真的是被惡鬼索了命嗎?

走進村子,村裡的小孩正在追逐打鬧,大人們坐在一邊聊着家常,十分愜意。

村裡的小孩陳平已經基本不認得了,畢竟不經常待在家裡,他只簡單地和大人們打了個招呼就回家去了。

家裡,二叔正在整理桃樹,準備明天帶上山去種,看到陳平回來,明顯遲鈍了一下,隨後才笑着迎接。

兩人簡單交流了下,陳平看着堆在牆角的一堆堆樹苗,問道。

“二叔,這些桃樹都是明天要去種的嗎?”

“嗯,明天你舅舅他們也會去幫忙,你也跟着一起去,鍛煉鍛煉。”二叔一邊整理桃樹一邊說道。

陳平的爸媽出省打工去了,所以家裡的桃林全都交給了二叔。

二叔是個操心命,家裡的大事小情都需要他來拿主意,所以經常很忙。

“把雜物間里的工具拿出來吧,磨一磨,不然明天來不及。”二叔說道。

陳平點頭答應,隨後就往雜物間去了。

雜物間本來是爺爺的卧室,爺爺去世以後那間房就空了下來,久而久之就成了今天這樣。

陳平看着這熟悉的房間,不禁又想起小時候和爺爺在一起的快樂時光。

人有生老病,這些誰也逃脫不了,那自己將來會怎麼樣呢?

陳平瞎想着未來,瞥到鋤頭和砍刀就放在角落裡。

但他彎腰間無意間瞥到了一個東西。

那是一個小鐵盒,就粘在床板底下,不彎腰仔細查看還真看不到。

陳平用力把鐵盒子扣了下來,看着熟悉的花紋,他想起這是爺爺生前用來保管貴重物品的盒子。

但是隨着爺爺去世,這鐵盒子也不翼而飛,陳平一直以為是遺落在了哪裡或者收拾東西的時候扔掉了。

沒想到居然在這裡!

難道…這是爺爺生前刻意藏在這的?

想到這,陳平連忙打開了鐵盒。

瞬間,濺起大片灰塵,陳平沒有在意,而是好奇地往鐵盒裡看去,頓時大失所望。

裏面並不是什麼傳家寶,而是一封信。

陳平拿起信,發現這紙張居然是牛皮紙!

不由得對這信中內容充滿了好奇。

到底是什麼信息讓爺爺這麼小心翼翼的保存甚至還要藏起來?

難道這是一份藏寶圖?或者爺爺小金庫的秘密地址?

陳平按耐不住內心的好奇,趕緊打開信看了起來,上面寫道:“如果你看到這封信,那說明我已經死了,但是我一定走得不甘心,我還有心愿沒有完成……”

剛讀完第一句話,陳平就感覺腦子開始亂了,這應該是一封遺書。

可是不對啊?爺爺直到去世之前,身體都十分硬朗。有什麼心愿是不能自己去完成,而是非要寫這種遺書呢?

這到底是什麼心愿呢?

他甩了甩頭,思緒回到信上,繼續往下看去。

“我不知道你是我的哪一個後人,但是既然你看到了我的信,我就默認你接受了我的請求,請務必完成我的心愿……”

陳平把信里的內容一一讀完,卻覺得完全摸不着頭腦。

爺爺的信里一直在強調要完成自己的遺願,但是卻完全沒說自己的遺願是什麼,只有一些很奇怪又很詭異的話。

比如那句:“一定要注意身後的所有東西,提防突然出現的物體,不管它有多麼不起眼,只要它的位置不合理,你就要萬分警惕,還有,跑!”

還有這句:“一切不合理的都有可能合理,一切正常的都有可能不正常。”

這些話就這麼沒頭沒尾的出現在信中,讓陳平完全搞不懂爺爺要說什麼。

“如果你恰好是單獨看到這封信的,那麼就把這個秘密變成你一個人的吧,沒必要人盡皆知,最後說一句,傳說是真的!”

看完信,陳平數次深呼吸,終於平靜下了震驚的情緒。

爺爺所說的傳說肯定是指馬頭坎的那個傳說了,但是那麼邪乎的傳說怎麼可能是真的呢?

這是爺爺留下的最後一封信了,他不可能是在開玩笑。

爺爺為什麼那麼肯定傳說是真的?難道爺爺真的親眼見過馬頭坎上的怪物?

“小平,工具找到了嗎?”二叔的一句話打破了陳平的思緒,他趕緊小心的收起爺爺的信,拿着工具走了出去。

吃過晚飯過後,二叔舅舅他們就去睡了,明天還有一大堆活要做,可陳平躺在床上怎麼都睡不着,乾脆起身開着燈研究起爺爺的信來。

他在想,信上面的那些文字會不會是某種密碼?或者是某種提示?

研究到半夜,陳平依然沒有得出任何結論,倒是把信上的內容都給背了下來。

他再次躺在了床上,開始回憶從前爺爺生活的點點滴滴,想要找到一些線索。

爺爺這一生過得很風光,年輕的時候參與過剿匪,後來當上了村支書,又帶村民挖路修橋,開荒種地,讓大家都過上了富裕日子。

爺爺老年時已經是村裡最德高望重的人物了,不管哪家有矛盾,只要他一句話,沒有化解不了的。

村裡每逢紅白喜事,都一定要請爺爺去主持,這樣才算有排場,爺爺也很樂意幫鄉親們的忙。

按理來說爺爺不應該有什麼特別遺憾的事才對,畢竟他這輩子過得是風光圓滿。

陳平陷入回憶里,不知不覺就睡著了,直到第二天早上七點半才醒來。

此時二叔已經在整理工具了,陳平在自己的房間都能聽到二叔家裡的磨刀聲。

他決定問問二叔關於爺爺的事情。

“小平?這麼早就起來了?”二叔一邊磨着刀子一邊問道。

“嗯,二叔,我昨晚夢到我爺爺了,夢裡爺爺似乎有話要說,但是始終沒說出口,所以我想來問問你。”陳平撒了一個謊。

二叔一聽,立刻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整個人像是被定格了似的,杵在那兒動也不動。

陳平注意到了二叔的變化,感覺二叔好像知道點什麼,於是問道:“二叔,我爺爺他會不會還有什麼心愿未了?”

二叔深吸一口氣,一臉嚴肅地看向陳平:“小平,你真的夢到你爺爺給你託夢了?”

“當然了,我有必要騙你嗎二叔?”陳平注意到二叔臉上的神色,忙問。

“二叔,我也老大不小了,有什麼就直說吧!既然爺爺給我託夢,我也有權知道,畢竟爺爺生前最疼我了!”

二叔看着陳平堅定的神色,緩緩嘆了口氣,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算了算了,既然你問了,那就告訴你吧。”二叔掏出一根煙,點燃深吸了一口。

“你爺爺去世的時候你沒在場,當時確實發生了一件怪事。”

陳平心裏一驚:“發生了什麼事?”

這麼多年了,他一直以為爺爺走得很安詳,沒想到還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二叔繼續說道:“當時你爺爺已經快斷氣了,全村的人都來送他最後一程,對了,你們小學的老校長都來了。”

“老校長?”陳平疑惑了起來,從沒聽說爺爺和老校長認識啊。

“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來,可能真的跟你爺爺認識吧。”

二叔吸了一口煙:“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爺爺臨死前始終不肯閉眼,張着嘴似乎想說什麼,但最終還是沒能發出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