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豪霸天下
豪霸天下 連載中

豪霸天下

來源:掌中雲 作者:任野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任野 軍事歷史 楚韻嫿

穿越到古代,無意間撞破了七個嫂嫂的秘密展開

《豪霸天下》章節試讀:

第7章 奉旨洗腳


大將軍府很大,這大晚上要找一個人,實屬不容易。
容嬤嬤滿頭大汗地來到任野面前。
「八郎,你快隨我走吧,時辰快過了!」
任野坐在石凳子上,他身後不遠處的篝火下面,就埋着梁世華的屍體。
之所以把梁世華埋這兒,是因為這是大將軍府,誰敢進來搜查?
他翹着二郎腿,津津有味地吃着雞翅膀。
一副二皮臉的姿態,吐出兩個字:「不去。」
「剛才祖母都已經說了,我若是踏進嫂嫂的小院,就打斷我的腿。」
「哎喲,我這還沒娶妻生子呢,本來就背着一個敗家子的名聲。」
「再加上兩條腿被打斷的話,今後哪個好人家的姑娘,願意嫁給我喲。」
容嬤嬤苦着臉:「小祖宗,求求你了,快點吧!」
「要是過了子時,七少夫人可就要被那太監帶回去咯。」
「帶回去就帶回去唄,反正跟我又沒關係。」
任野繼續津津有味地開始啃雞腿,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愛咋咋地的姿態。
容嬤嬤急得就如同熱鍋上的螞蟻。
正當她要派人回去稟告陳老太君的時候,只聽到不遠處,傳來一聲呵斥。
「來人,給我把八郎抬起來!」
只見陳老太君親自帶着幾個粗壯婦人,走了過來。
她們迅速靠近,一把架住任野的手腳,直接就將他抬起。
任野一邊裝模作樣的掙扎,一邊懟陳老太君。
「祖母,咱們任家祖訓,做人要言出必行,一言九鼎!」
「我若是踏入七哥的小院,不是壞了咱們家的家訓?」
「祖母您可是咱們任家的當家人,要以身作則!」
陳老太君看着自己作怪的孫子,哼哼出聲。
「臭小子,平時最愛惹事的人就是你!這個時候反倒是跟老身講什麼家規祖訓!」
「你放心,只要你的雙腳不落地,她們把你抬進洞房,就不算食言。」
旁邊的容嬤嬤,看着任野裝模作樣怪叫着被人抬走,還有那得意洋洋的陳老太君,不由得搖頭苦笑。
這爺孫倆啊,簡直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與此同時,婚房。
洗腳盆、擦腳布,香薰花瓣,早已一應俱全。
而楚韻嫿則是一直坐在床沿邊上,那大紅蓋頭下面的她,臉色抗拒。
一個隨楚韻嫿從皇宮一起進入大將軍府的宮女,悄悄走過來,對着楚韻嫿小聲說。
「公主殿下,娘娘說太子有意要阻止這場婚禮。」
「之前拜堂時,太子就派人暗中破壞,娘娘要你不惜一切代價入任府。」
「公主若是抗拒,不妨想想你那正在受苦的妹妹。」
「娘娘說,只要公主把這件事情辦好,就讓你們姐妹倆團聚。」
「否則,公主就替她收屍吧。」
靜坐在床沿邊上的楚韻嫿,雙手不由地一緊!
「我知道了。」
楚韻嫿雖然心中波濤洶湧,但聲線卻是平淡如水。
她緩緩起身,靜靜地坐在洗腳盆前,等待着未知命運的到來。
「砰!」
這時,房門被人推開。
只見,任野被四個粗壯的婦人,抬到楚韻嫿面前。
不等婦人將其放下,任野右手一伸,身體凌空跳起,翻滾幾周之後,來了一個瀟洒落地。
他朝着略顯驚訝的楚韻嫿,咧嘴一笑:「嫂嫂,我又回來了。」
楚韻嫿一言不發,當著任野的面,任由宮女將自己的足衣退下。
抬起一雙精緻細膩,如同白玉雕琢起來的腳兒,輕輕放進水中。
火紅的花瓣,白皙的腳丫,在清澈且泛着氤氳的水氣之中,顯得格外曼妙、誘人。
門口,陳老太君大手一揮,旁邊服侍的丫鬟、嬤嬤,立即低着頭,匆匆離開。
等陳老太君也要出去的時候,任野假模假樣地來了一句。
「祖母,真的要我洗嗎?」
「不是說女子的腳珍貴無比,只能夫君才能觸碰嗎?」
陳老太君被任野說得額頭直抽抽。
一個扭身,惡狠狠瞪了任野一眼。
「少聒噪!」
「還有半刻鐘,你要是不把這守門砂搓去,我打斷你的手!」
眼看着兇巴巴的陳老太君離開,任野這才苦笑着蹲下。
掄起衣袖,將雙手探入溫熱的水中。
任野在抓住一隻小腳的時候,就覺得自己彷彿抓住了一條魚兒,有幾分掙扎。
任野眼珠子賊溜溜一轉,伸出一根手指,在楚韻嫿嬌嫩的腳底板,輕輕划了一下。
「嘩啦!」
那腳兒,就像是驚到的魚兒,頓時縮了起來。
任野哈哈一笑:「嫂嫂,你要是不喜歡我碰你,不如咱們就到此為止?」
此時,房間里,就只剩下二人。
楚韻嫿在短暫的停頓之後,又重新把腳放入水中。
隔着蓋住頭的紅布,楚韻嫿聲細如蚊,清淡如水。
「時辰快到了,還請八郎替兄長代勞。」
楚韻嫿身心雖然綿柔,但也透着一份清冷。
任野似乎察覺到了什麼,沒有繼續作怪,而是細細地捏着她的腳兒。
用大拇指扣在紅色的手門紗上,運用內力、以及高超的手法,一點一點地揉搓。
「嗯——」
一聲綿柔鼻息。
一種過電般的感覺,從腳底下涌了上來。
使得楚韻嫿嬌軀,不由得微微一顫!
前所未有的觸感,令楚韻嫿頓時覺得面紅耳赤。
她不自禁地伸手,捂着兩瓣水潤紅唇,以免再發出令人羞澀的聲音。
而楚韻嫿在低頭的時候,卻發現任野右手的手背上,有一個明顯的紅腫。
似乎是被硬物砸傷的痕迹。
聯想到二人「夫妻對拜」時,任野抱着公雞的手突然鬆開,導致公雞飛起的畫面,以及剛才宮女所說。
楚韻嫿不由得恍然大悟。
原來,他不是故意的!
楚韻嫿心中感懷,突然開口:「八郎……」
只是她後邊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完。
任野就已經抬起頭來。
二人一高一低,因為角度,使得任野與楚韻嫿那雙如同寶石般的眼眸,來了一個近距離對視。
任野那俊朗的臉上,壞壞一笑。
「嫂嫂,可是覺得舒坦?」
「需不需要小弟我更進一步?」
說著,任野還很邪惡地挑了挑眉毛。
楚韻嫿頓時仰起頭,避開任野,那令她感到心發慌的目光。
這個任野,為何總是這樣不正經?
不過,就僅此一次。
反正,今後遇到他,躲遠點便是。
只要能夠與妹妹團聚,一切都值得!
「呃……」
楚韻嫿捂着自己嘴兒的力道,越來越重。
那本如水鏡般平靜的眼眸,也泛起層層漣漪,彷彿要滴出蜜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