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諸天可抗我一劍否
諸天可抗我一劍否 連載中

諸天可抗我一劍否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戴墨鏡的熊貓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塵 蕭芸曦

「曇花不過一現,而我便是永恆
」世間強者無數,卻無一人敢接我一劍
一股劍氣破雲霄,萬丈天路盡數崩,我的劍,可破天,你有一劍可定生死,我有一劍便可生
我李塵不做無敵之人,只做哪一把劍一壺酒的劍中仙
展開

《諸天可抗我一劍否》章節試讀:

第五章大戰群妖,一覽眾山小


「我不是故意的。」李塵想說他就是覺得那朵小花好看,可是他摘了。

「卑微的人類,你找死。」白狼一聲怒吼,銀白色的毛髮如同鎧甲一般閃着寒光。

沒過一會李塵的周圍就出現密密麻麻的妖獸,李塵頓時感覺頭大,自己無心之舉,竟然惹到妖族王者。

「幹了。」李塵指尖一指,手中的孤影便划過空氣,白狼所在的位置盡數破碎。一條十丈的深淵出現在大地之上。

深淵之下一頭白狼,它的眼睛裏閃過一絲怒氣,它猛然一踏,一股巨大的氣流直接撕裂大地。

李塵所在之地出現一道道裂痕,李塵輕踏一步,他便離開地面,他站在孤影之上。

「一劍生。」李塵手中出現一把鐵劍,李塵舉着鐵劍,猛然劈下,一道破空聲傳來,白狼的前掌上出現一道細小的血痕。

「大道三千劍。」李塵看着白狼完好無損的站在那裡,他的嘴角浮出一絲微笑。

他收回手中的劍。他舉起手來,他閉上眼睛。

一道道劍痕密密麻麻交錯天空,白狼的眼睛裏閃過一絲恐懼,但是一想到自己守了千年的靈草。他便忍不住動手。

「起劍。」李塵大喊一聲,天上一把把利劍如同流星墜落,一道道破空聲響起。三千劍氣奔流而去,白狼的皮膚已經被密密麻麻的劍氣撕碎。

一道道血淋淋的傷痕觸目驚心。

「白狼,我有一劍可破天路,可破三千道,你要不要體驗體驗。」李塵看着白狼,白狼是一個不錯的對手。

「你小子,你竟然修鍊那一劍。」書爺根本沒見李塵修鍊過那一劍。

「隨便一練,就成了。」李塵憨笑道。

李塵兩指併攏,他指着白狼,一股劍勁從他身上迸發而出。

「嗯哼。」白狼絲毫感覺不到劍氣的出現。

突然一把利劍穿過白狼的眉頭,白狼獃滯的看着矗立在天空中的少年。

隨後一陣響聲震得天地動蕩,書爺連忙把李塵拉到書中。

「白狼竟然自爆了。」書爺看着白狼,一代帝獸竟然被一個人族弱者擊殺。

李塵再次出現的時候,這裡已經成為一片廢墟,隨處可見的妖獸屍體,四周樹木其中散發著一股股燒焦的味道。

「哎,我就是個天才。」李塵看了一眼就離開南山。

南城。

「南山白狼竟然自爆了。」南山城主看着南山的方向。

「看來,是遭遇大帝出手了。」那數千劍光不是大帝修為難以控制。

「那裡竟然出現一個男子。」城主看着一位少年,少年背着一把鐵劍。

「莫非是他。」城主看着李塵,他總感覺李塵很特別。

能在那場自爆中離開,這少年絕對不簡單。

「柳山。」李塵看着城牆上那威武的漢子,他一眼便認出了他。

他曾在陸家見過鐵城將軍,那一次柳山就在場。

「柳山,是我。」李塵大喊道。

「你是。李塵。」柳山看清容貌之後,他開懷大笑。

「城主,你認識他。」軍師看着柳山,又看了一眼李塵。

李塵一身白衣,看着除了有一絲帥氣,其實什麼也沒有發現。

「他就是我常提的小友。」柳山一步從城牆上直奔而出。

不一會就來到李塵的面前。

「小友,你怎麼來了。」柳山看着李塵,難道陸家遭遇劫難,要不然以李塵的才華陸家不可能讓他離開。

「我已經脫離陸家,這次前來拜訪故人。」李塵笑着說道。

「你脫離陸家了。」柳山臉上閃過一絲精光,他眯着眼睛,隨後一聲大笑。

「小友願不願意加入我們。」柳山立馬開口道。

「不了。」李塵看了一眼柳山,他已經地境,眼前的柳山依舊還是停留在地境。

「好吧」柳山臉上閃過一絲失望,隨後他便帶着李塵進入城主府。

「你行啊。才幾年你就成為城主了。」李塵二人分別才三年,現在柳山竟然達到城主之位了。

「要不是你,我還是鐵騎將軍中的一員,自從將主成為域主之後,我就成為將主,自然入住城主府。」柳山笑道。

「不錯。」李塵看着柳山,那日他不過一個受傷快要斃命的軍人,這一回他卻是一位大將軍了。

「你現在要去何方。」柳山看着李塵,李塵不過二十歲。

「劍宗。」李塵非常直接。

「劍宗!」柳山不可思議的看着李塵,也就他才敢有這樣的想法。

酒過三巡之後,李塵便醉醺醺的被侍衛抬着出去。柳山也是一樣。

「是那個少年。」女子看着李塵,她的臉上出現一絲笑意。

「頭好疼啊。」李塵醒來之後,他看到床上有着一絲血紅。

「我靠,我不會把侍女給睡了。」李塵頓時羞愧難當。

「公子,你醒了啊。」一張熟悉的臉出現在他的眼前。

「是你。」看着女人臉上的羞紅,李塵忍不住低頭看着女人的走路姿勢。

女人走路竟然有着一絲彆扭,李塵自然也知道這是因為那啥了。

「公子昨晚好勇猛啊。」女人笑着說道,李塵的臉上頓時一股血氣上涌,他的臉色變得潮紅。

「你對我做了什麼。」李塵一開口,女人隨之獃滯,接着女子反問「我一個弱女子能對公子做啥。」

「哦。」李塵隨後整理好衣服。

「柳山,我想找一個女人,你能不能把所有侍女召集在一起。」李塵把自己所做之事告訴了柳山。

「李塵,你這一點我非常喜歡。」

男人做了就是做了,一個侍女而已,我柳山這就去忙活。

「小姐,老爺說除了夫人,所有人到大廳前集合。」侍女看着女人。

「我柳傾城也要去。」女人指着自己道。

「得去。」侍女連忙回答。

不一會大廳前站滿了人,李塵看着眼前這群人,他一個箭步衝上去,他拉住一隻玉手。

柳山看到玉手之後,他的臉色有些發黑,不過一會便釋然了。

「他竟然拉了小姐的手,我得告訴王公子。」一個侍女看着李塵的動作,李塵自然也注意到那人。

地境修為的感知力已經爐火純青了,哪怕風吹草動,牆角的蛐蛐都逃不過李塵的感知。

「你不是要我娶你嗎?我來了。」李塵拉着柳傾城的手。

柳傾城的臉色出現一絲緋紅,如同抹了腮紅一般格外好看。

「你憑什麼娶我。」柳傾城笑着說道。

「就憑我一劍三千道,只要我願意三千大道盡數崩塌。」李塵吹牛道。

「好啊。等你成為劍中仙,我們便在一起。」柳傾城笑道。

「如何算劍中仙。」李塵不解道。

「小子,劍中仙其實就是領悟劍意之後的劍客,一劍可洞穿日月星河,一劍可毀於滅地。」書爺解釋道。

「師父是劍仙嗎?」李塵接着問道。

「不是,他只是低微的劍聖而已。」書爺笑着說道。

「那是不是很強,我感覺我沒戲了。」李塵看着柳傾城開口道。

「嗯。」柳傾城笑着說道。

「你要把他當作目標。」柳傾城笑道。

「能不能再低一點,比如劍聖。」李塵笑着說道。

「那就劍聖吧,總是我只想你強大。」柳清城笑道。

「我見過劍仙,他一劍破天,轉瞬之間便在天路盡頭,可有人說那不是劍仙。」李塵苦笑着,他現在實力頂多就是地境。

「劍是用來幹啥的。」柳傾城問道。

「我的劍是保護你的:」突然一股劍氣從李塵體內散發。

「劍氣。」柳山看着天空中密密麻麻的氣流,一道道紫色的劍氣肆意遊盪。

「這小子,竟然領悟劍氣了。」書爺總感覺李塵開掛,可是他沒有證據。

「我的劍用來保護你。」柳傾城久久不能平復心情。

「我用這個一指來保護你。」李塵兩指併攏,一股劍氣瘋狂的離開指尖。

李塵所指的是一座山峰,李塵回頭之後,山峰卻絲毫沒有變化。

「我也會。」一個侍衛笑着說。

他照着李塵的方法模仿;「讓劍飛一會。」

突然山峰如同受到撞擊一般轟然倒塌。

一道深邃的溝壑赫然出現在百丈之外。

「夠嗎。」李塵笑着說道。

「夠了。」柳傾城點了點頭,如同小媳婦一般。

「李塵兄弟,你不打算給我一個說法嗎?」柳山一把拉開柳傾城。

「我要娶她。她日必將三書六俜娶她回家。」李塵看着柳山道。

「我不阻止你們,但是先叫一聲岳父來聽聽。」柳山大笑道。

「哈哈,等我三書六俜娶她回家,那時我自會改口。「李塵說完之後便離開了城主府。

「傾城,抓住機會。這位少年前途不可限量。劍主五十歲才領悟劍氣,這少年不過一會便領悟劍氣,這是我們柳家的機會。」柳山的話一直在柳傾城腦邊回憶。

李塵來到一處空地,他今天要把一劍生練到極致。

他不停的拔着劍,他的頭上冒出一絲汗珠,他依舊沒有通知。

不知過了多久,李塵看着遠處的大樹,他一劍斬出,一道劍氣離開鐵劍,不一會大樹竟然被劍氣整齊切斷。

「劍來。」李塵一劍落下,四周大地布滿了裂痕。

「好手段」一道聲音突然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