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堂堂兵王,你讓我冒充奶爸?
我堂堂兵王,你讓我冒充奶爸? 連載中

我堂堂兵王,你讓我冒充奶爸?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肥而不胖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騰宇 余曉曉 都市小說

【無異能-無系統-無後宮-寫實】 我能接受沒有世界,可無法接受這個世界沒有你,我.願用手中的鋼槍以及生命守護你
試過與全世界為敵的感受嗎?命運讓退伍特種兵騰宇成了個冒牌奶爸,由此展開了一段獨特的心路歷程,前路……展開

《我堂堂兵王,你讓我冒充奶爸?》章節試讀:

第7章 分離


余蘭也慌了,可又不知怎麼解釋,稀里糊塗就被余曉曉推上了床。

「媽媽睡這邊,爸爸睡這邊,我睡中間。」余曉曉開開心心爬上床,開始擺弄兩個大人。

騰宇和余蘭相對看了眼,趕緊避開目光,同時鬆了口氣。

這樣的安排還算可以接受,要是小傢伙非得讓他們擺出個古怪的姿勢,那就不知道如何應對了……

終於安頓好,余曉曉一手抱着一條胳膊,心滿意足閉上了眼。

長長的睫毛微微跳動,小傢伙臉上滿是笑,顯然還沒睡着,只是在體味這幸福的感覺。

兩人分別睡在了余曉曉身邊,蓋着一床被子,直挺挺躺着,一動不敢動。

很快,余曉曉的呼吸逐漸平穩,終於睡著了,屋子裡的尷尬氣氛緩和了些。

「你怕嗎?」騰宇忽然輕聲問。

這一夜他是沒法睡了,心裏本就有好多話,趁這時間正好和余蘭交流下。

明天余蘭就要走了,去實現她的理想,前路多坎坷,再見……再見不知何時,也不知……

自從躺下後,余蘭就一直閉着眼睛,不過顯然也沒睡着,聞言輕聲囈語,「怕不怕,都不重要了,我只知道,這件事情必須做完。」

這一刻,余蘭不再是叱吒風雲的女企業家,內心深處的情緒全都表露了出來,一句話猶如千言萬語。

騰宇嘆了口氣,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就這樣睜着眼睛,一夜過去。

清晨六點,隆輝中心的地庫大門打開,一列長長的車隊開了出來。

一溜全是豪車,領頭的是輛RR幻影,海城很多人都認得,這是隆輝公司老總余蘭的座駕。

隆輝公司的人出發了,前往遙遠的塔山共和國,那裡有他們的研發基地,一行人將要在那裡完成TY計劃,合成出新時代的能源。

常人很難想像,這件事情將會激起的暗流。

車隊最後,是一輛不起眼的國產越野車,出了地庫後,並沒有跟隨大部隊,而是轉向開上了另一條路,馳向相反的方向。

后座,余蘭透過車窗,靜靜看着路邊出神。

余蘭並沒有坐她的專屬座駕,這是騰宇的安排,從這一刻起,她就要時時處在警戒中。

「余總,我們是去第二機場嗎?」

副駕駛座的秘書問,這也是事先的安排,即便在隆輝也只有極少數高層知道。

出乎預料,余蘭立刻否定,「從現在起,車子不準停,任何人不準中途下車,我們,去江波市附屬機場。」

「啊?!」秘書愣住了。

這,當然也是騰宇的安排。

汽車開始加速,余蘭看着路邊,一瞬不瞬,似乎在尋找什麼。

順着她目光看,隆輝中心後門口,走出來一個穿着黃色安全衣的外賣員,身後背着大大的食品箱。

「再見……」車子轉過街角,視線消失的瞬間,余蘭輕聲呢喃,神情中滿是化不開的眷戀。

馬路邊,外賣員跨上電動車,將身背的食品箱放在踏板上,打開了蓋子。

從他的角度看過去,食品箱里沒有食品,而是坐着一個小女孩。

女孩穿着白紗裙,細白精緻的好像瓷娃娃,烏溜溜的大眼睛看着那輛越野車,直到消失在視線中。

女孩是余曉曉,外賣員自然是騰宇。

「媽媽要去哪兒?」余曉曉小小的年紀,神情卻有些傷感。

騰宇目送車子離去,神情凝重吐了口氣,「你的媽媽,要去拯救全世界!」

電動車啟動,開進了清晨行人稀疏的馬路。

「拯救世界不都是爸爸乾的活嗎?」余曉曉很認真的問。

「爸爸要拯救你,你就是全世界。」

和上次一樣,這是一場戰爭,兩人再次並肩作戰,只不過衝鋒在前的,換成了余蘭。

與此同時,隆輝中心頂層,落地玻璃窗前,余華緩緩閉上了眼睛。他送走了女兒,送走了外孫子,又送走了那個討厭的大兵,現在,該完成自己的任務了。

肖芷青站在一旁,一直安靜等待,直到這時方才上前,遞上了手裡的一摞文件。「先生?三方代表都到了。」

「好了。」余華擺了擺手,並沒有接過文件,緩緩說:「一切按照計划進行,立刻安排會場,這就去交割。」

說完,余華領着肖芷青出了辦公室,在過道中大步前行,走向會議廳。

一個小時後,一條爆炸性的消息傳了出來。

就在今天,龐然大物隆輝公司易主了。

余蘭賣掉了自己所持有的隆輝公司所有股份,總值超過千億!買方總共有三家,聯合資本吃下了這盛宴。

從這一刻起,余蘭不再是隆輝的老總,她將所有套現的資金全部用在了新公司,孤注一擲。

玉蘭花路,騰宇聽着手機,透過林蔭樹的密葉,回頭看向隱約可見的隆輝中心。

作為地標建築,在這座城市的任何角落,抬頭都可見這棟外形獨特的大樓,不過從這一刻起,它換主人了。

昨晚騰宇還住在裏面,不到一個小時,滄海桑田。

昨天余蘭並沒有說,不過這顯然不是臨時決定,肯定事先就經過了大量運作。

也許,余蘭有自己的顧慮吧。

「事情就是這樣。」電話里傳來老首長的話語,將騰宇的神思拉了回來。

「你以後一定要照顧好她的女兒,雖然……你不再是個軍人了,不過我還是可以給你提供幫助,只要在我職權範圍之內。」

「嗯。」騰宇點頭答應,很少見的沒有頂撞這位曾經的老領導。

形勢比人強,他現在確實很需要幫助……

食品箱里,余曉曉正睜着大眼睛好奇打量四周,看上去很乖巧。

「我們,到家了。」騰宇將余曉曉抱下了車,牽着走進了自己住的小院。

這裡是老城區,都是低矮的建築,斑駁老舊,牆上生滿了青苔,鋪滿了爬山虎,透着頹廢復古風。

唯一的亮色,路邊種滿了玉蘭花樹,正是盛開的季節,花香滿溢。

和余曉曉的家比起來,這裡實在是太簡陋了,騰宇一陣陣心虛,小傢伙錦衣玉食的,肯定會嫌棄。

不過,出乎預料,剛進院子,余曉曉眼睛一亮,彷彿發現了新世界。

「那是什麼?這是什麼?哇!還有花,還有……」

看着滿院子亂竄的余曉曉,騰宇張口結舌,這可太出乎預料了,也許,小傢伙會喜歡這裡也說不定。

「還有狗狗,我還從沒看見過真的狗狗!狗狗快來,給我抱抱。」

騰宇正自欣慰,聽到這悚然一驚,狗?院子里哪來的狗!

不好!

「快回來,別靠近野狗!」騰宇魂飛魄散,嘶聲吶喊,連滾帶爬沖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