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之那個拖油瓶
快穿之那個拖油瓶 連載中

快穿之那個拖油瓶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玉枝海棠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女主角秦汝 男主角拂華

南風知我意,吹夢到西洲
那時輕絮如雪,那時煙柳垂青,那時小孩輕扯着她的衣角…… 目光之處,他的心上人,自遠方而來,她踩着細碎的星光,像不食煙火的仙女,讓他置於心尖之上,融於靈魂之中…… 1V1甜寵,輕鬆,女主自己就是大腿!展開

《快穿之那個拖油瓶》章節試讀:

第 7章 畫


炊煙裊裊,遙遠的半空升起了冉冉煙火,風吹,四散,消逝在這紛擾塵囂中。

她於垂楊綠柳之下,白衣勝雪,袖闊翻飛,迎着招搖的風,瓷白的指尖執筆在宣紙上行雲流水般跳躍,點墨成景,萬物入畫,嬌俏婀娜。

大概一個時辰後,她擱筆甩了甩胳膊,揉着發酸的指尖,而後又盯着畫,古道長亭,柳絮翩翩,淡薄的斜陽映着地平線,把將要離去的人的背影拉的修長。

應該不是太差吧……她心裏嘟囔着,又叫來了麗娘和劉婆婆幫忙瞅瞅。

「不錯,我見過那麼多畫里,屬你這幅最有靈氣。」

麗娘柳眉彎彎,杏眼微圓,她笑起來的小梨渦在臉頰上頗顯溫婉,儼然一副大家閨秀的模樣。

麗娘本名裴麗雪,十八來歲,就是當初那個身世可憐被李明虎帶上山的女子,她本是江州一小富商之女,在當地勉強也算得上是大戶人家的小姐,她家中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弟弟和兩個妹妹,都是姨娘所生。

於她而言,父親並不是一個好丈夫和好爹爹,他是那種典型的重兒輕女的思想,在她母親生下她之後,父親便不怎麼喜歡她,因為她是個女兒身。

但畢竟是頭一胎,大小姐表面上的行頭還是給的挺足,可終究是心裏不如意,轉頭又娶了幾房小妾,作為商人的他多少還是有些衣缽需要要繼承的。

生下她的母親身體到底是有些虧損,加之這些糟心事,不久之後便撒手人寰,獨留她一人受盡排擠。

後來姨娘給她訂了一門親事,那與她訂親的公子也是個風流成性的,妻妾成群,品行也不端。

她不想踏入那個火坑,便找了個機會離家出走,正巧碰上憨傻的劫匪,瞧着他們也不像兇惡之徒,腦子一熱便跟着上了山,總之結果是如她的意的。

還有劉婆婆,她是狗蛋他們在半路救下的,劉婆婆有一個兒子張博寧,三十多歲,在一家大戶人家當小廝,一路摸爬打滾當上了管家,在主人家的做媒下,娶了伺候在主人家身側的丫鬟。

那丫鬟是個缺心眼尖酸的,又嫌棄劉婆婆身上的市井之氣和粗手粗腳,便回回在張博寧耳根子邊吹風,這時間長了難免之間生了嫌隙。

張博寧也是個狼心狗肺的,最後索性不管他老娘了,任由她自生自滅,真是無情無義,天地不容。

「就是,我這個沒見過大世面的老婆子覺得很好看,也不怕秦姑娘笑話。」

劉婆婆充滿皺紋的眼角微微眯起,乾枯的臉上儘是歲月留下的溝壑,她生的慈眉善眼,很是想讓人親近。

「婆婆凈會打趣我,」秦汝酒微嗔。

「瞎說,婆婆明明就是誇你。」

麗娘圓眸澄澈,用指尖點了點她的臉頰。秦汝酒被比她小八歲的姑娘調侃,心裏有些微妙。

明明是她大那麼多歲,怎麼這些人一個個反了過來,所有人都覺得她年紀很小怎麼破……

這也無可厚非,古代女子思想成熟的早,滿15周歲為及笄,也就是到了結婚的年紀。

人家十七八就可以當兩個孩子的娘了,按照秦汝酒這個年紀,差不多都該有孫子了,反過來再觀現代,十五歲才是個剛上初中的小屁孩,所以,時代的差別感還真不是一般的強。

但的確,她雖然生的身材高挑,但是眉眼還有點稚嫩,清澈的明眸帶着些許的嬌憨之意。

「那我就虛心接受了,」她眉眼含笑,一隻手捂着嘴角,嬌俏極了。

「坐着別動,給你弄個好玩意,」

秦汝酒把麗娘按在凳子上,拿起筆墨,在紙上刷刷畫了起來,一炷香的時間,待放下手中的筆,她拿起畫給劉婆婆看。

成功看到了劉婆婆眼中的驚奇詫異,秦汝酒滿意的點了點頭。

「給我看看,」麗娘看着劉婆婆臉上的神色,心裏痒痒的,好奇極了。

「哇,這是我嗎,婆婆,看看是不是與長的我一模一樣,絲毫不差?」

她眼睛因為驚詫而睜大,盯着栩栩如生躍然紙上的人物肖像,滿滿奇異。

秦汝酒失笑,照着她畫的,可不就長的跟她一樣。

「秦姑娘可真厲害,我還未曾見過如此清晰真實的畫像,」

劉婆婆聲音里充滿驚嘆,對此感到極為稀奇。

「哇,小酒,你是怎麼做到的,快告訴我,這張能送給我嗎,我肯定會好好保存的,小酒……」

麗娘睜着圓圓的水眸,在她兩側臉頰的梨渦深了又深,帶着一些期待。

「當然是送你嘍,你的畫像我留着做什麼。」秦汝酒爽快的送給了她。

生怕秦汝酒後悔,她忙小心翼翼的折起來在手裡托着,像是要供起來一樣。

秦汝酒頗為無語的瞧着她那寶貝勁兒,有些好笑。

隨即,趁着時間尚早,她又提筆,準備再趕着畫幾副,明兒個先去鎮子的集市上試試水,這般想着,心裏莽足了勁,哪怕幾兩銀子也有的賺頭。

麗娘和劉婆婆見此對視了一眼,悄悄的退下把絕對安靜的空間留給她。

頭頂的日光慢慢朝着西邊推移,一個下午的時光就在秦汝酒的揮筆間悄悄流逝。

她緩慢的伸展着僵麻的四肢,纖纖玉指揉捏酸澀的肩膀。她看了看天色,傍晚的驕陽漸漸被消磨着,該是狗蛋接着小拖油瓶回來了。

等她收拾完,狗蛋正好接着小拂華回來了。

等吃過晚飯,天色已經黑了下來,秦汝酒照例檢查着小拂華學過的知識,順帶教他一些簡單的詩句。

小孩很有天賦,在學習這方面。先生布置的任務回回都超額完成,懂事的很,根本不需要人在一旁看着,自己就能安靜的學習。秦汝酒從沒有操心過他的學業,所以,這是個學霸……

看着小孩因打哈欠而溢出來的生理性的淚水,秦汝酒心一軟,

「困了就睡吧,」她把小孩塞進被窩,掖了掖被角,語氣溫柔「乖,睡吧。」

見他還用朱紅的眼睛一直安靜的看着她,也不睡覺。

「不是困了嗎,怎的還不睡?」

她摸了一把小拂華的臉蛋,滿是笑意的說。

「不睡,想看着姐姐……」小拂華嘟囔着。

「想聽故事嗎?姐姐給你講。」

「嗯嗯,要聽,姐姐快講……」小孩眸子亮晶晶的,語氣很是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