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心悅君君不知
我心悅君君不知 連載中

我心悅君君不知

來源:追書雲 作者:清明雨上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簡予妍 韓清

簡予妍無數次想,一個下半身癱瘓的男人,日常怎麼辦?婚前,她做好了無性婚姻的打算,準備享受這份得來不要的安逸
婚後,她卻猛然發現,男人身體健康
楚君騰危險一笑,她怒:「楚君騰,你這個騙子……」展開

《我心悅君君不知》章節試讀:

第3章 他在你大腿上掐上幾把,你什麼反應?


火鍋的紅油低湯依舊在咕嘟着冒着泡泡,簡予妍看着電視里的時政新聞,似乎並沒有多大的興緻。
霍小怡看了看一臉鬱結的簡予妍,問道「你那個變態的上司又找你麻煩?」
簡予妍點了點頭,裝着一臉委屈相。
「其實潛規則這種事再正常不過了,你的表現也太差勁了,跟他保持些距離就好了,或者若即若離,反正他也占不到什麼便宜,你自己曉得分寸,就不會混的像現在這麼難熬了。」
霍小怡說的語重心長。
簡予妍從沙發上直了直身子,瞪着說的一臉輕鬆的霍小怡,說道「你去試試被一個滿臉絡腮鬍子的老男人,在你大腿上掐兩把,然後還要假裝沒事的沖他微笑看看?」
…… 霍小怡將最後一口啤酒咽下,順便關掉了火鍋,也坐到沙發上來,指着沙發上的一本「商業風雲」封面上面的男人,說道「如果這個男人是你的老闆,又在你的大腿上掐那麼幾下,你還會不會那麼大的反應?」
簡予妍低下頭,看着雜誌上那個擁有冷峻外型,事業又成功的男人,幽幽念道「楚君騰,楷融集團的新一任年輕的ceo,經營範圍地產,醫藥,汽車,以及餐飲等領域……估計這樣的男人,也沒什麼時間去掐女人的大腿,不過這人似乎很眼熟……」 霍小怡已經將電視台調成了電影頻道,依舊忍不住取笑她「如果一個男人整天出現在雜誌或者媒體上,你看着還不眼熟,那隻能說明你與這個世界脫軌了,也可以直接定義為『老了』」 「……」 天還不亮,留宿在這裡的霍小怡將正在睡夢中的簡予妍搖醒「簡予妍,你媽的電話。」
「你罵誰?
!」
簡予妍接起被強塞進手中的電話,迷迷糊糊的叫了一聲「媽……」 「顏顏,你爸爸他……」電話那頭,簡予妍的母親在嗚咽。
…… 在回家的長途客車上,霍小怡一路試圖安慰正咬着嘴唇,強忍着淚意的簡予妍,卻收效甚微。
簡予妍至今無法相信,她的爸爸就這麼死了,車禍,連同那個養在外面的女人…… 她無數次詛咒着她的老爸同那個女人一起死在外面,不要在出現在她們母女眼前,可今天事實真如她所想,她真的痛快了嗎?
顯然沒有。
霍小怡看着忍的眼圈發紅的簡予妍,小聲說道「簡予妍,剛剛韓清打來了電話,他……問你好不好?
!」
簡予妍的淚水再也沒能忍住,對着霍小怡吼道「好,好的他媽的不能再好了!
你就這麼告訴他!」
滿車的乘客都朝着簡予妍望了過來,霍小怡終於閉了嘴,看着簡予妍憤憤的抹掉眼淚。
…… 秀城的小雨下了整整一天,葬禮置辦的很簡單,簡予妍的母親林悅已經出現輕度抑鬱的情況,卻依舊滿身酒氣。
簡予妍知道,這些年她媽媽一直用酒精麻痹着自己,在等待着老公的回歸的這些日子裏是如何煎熬,不管當初爸爸如何相逼,她都毅然決然的拒絕在離婚協議上簽字。
可即使是這樣,當林悅面對着一個自己的老公同那個養在外面的女人生下的孩子時,徹底的崩潰,她摔碎了杯子,瘋狂的朝着那個十一二歲的女孩撲了過去…… 女孩滿臉驚嚇的躲在簡予妍身後,哭着緊拽她的衣角不肯鬆手。
當親屬正攔着林悅勸慰之時,葬禮場面卻再次失控,原因是幾個不速之客正擠進來。
出現在門口的並不是什麼奔喪的親屬或者爸爸生前的友人,而是幾個身材健碩的男人,一同站在門口,沒有半點客氣的樣子,將一張合同拍在了茶几之上。
簡予妍不明所以,望向來人,問道「你們這是幹什麼?」
來人中有人開口,語氣粗魯「你就是簡世軍的女兒,對吧?」
簡予妍點了點頭,臉上依舊不解。
男人再次開口「你自己看看吧,你爸爸生前欠我們的錢,既然他死了,我們自然找你來要!」
簡予妍不敢相信的從茶几上撿起一張一百三十萬的欠款合同,猶如晴天霹靂。
母親聽到聲音,從人群中走出,看着來人問向簡予妍「顏顏,怎麼了?
他們是什麼人?」
不等簡予妍開口,說話的男人便嚷嚷道「欠債還錢,天經地義,簡世軍活着的時候,已經將他名下的百草堂抵押給了我們,如果三天之內,你們還不上欠款,那我們也只好收了那間中藥鋪子。」
簡予妍的母親林悅聽到這樣的消息,一頭栽倒在地,不省人事…… 林悅在病床上終於安靜的睡去,一個陌生的電話打了進來,簡予妍看了看自己的母親,輕輕的關上、門,走出病房,接通了電話。
電話那頭熟悉的聲音響起「簡予妍,我是韓清。」
「……」 簡予妍不語,許多年沒有聽到韓清的聲音,依舊溫文爾雅,只是想不到竟然會在此時聽到,忍不住嘆了口氣。
電話那頭的韓清沉吟了片刻,說道「簡予妍,我聽說了你爸爸的事情,還請節哀,若是有什麼地方需要幫忙的,我……」 「我很好,謝謝!」
簡予妍打斷了韓清的話,客氣的回道「我媽媽剛剛睡着,我不想吵醒她,所以……再見。」
…… 霍小怡周一有個醫師學術會,十分重要,不能多留,簡予妍只能拜託她先將那個叫簡姚的「妹妹」帶回濱城去,她無法想像母親再次見到那女孩會做出什麼事情來,只能等她回去再做安排。
林悅醒後,面色憔悴,緊緊握着簡予妍的手,說道「顏顏,媽媽不能失去百草堂,那是你外公的心血……」 簡予妍安慰性的拍了拍媽媽的手背,牽強的笑了笑,說道「媽媽,你放心,我不會讓他們收了百草堂的……」 簡予妍從醫院裏出來,摸了摸包里的銀行卡,那是母親的所有積蓄,還有一張深紅色的房證。
當簡予妍在房產中介,以74萬超低的價格賣掉家裡140平米的房子後,看着手中這70多萬的支票,忽然想哭,她清楚,爸爸走了,家也沒了。
簡予妍從房產中介走出來後,將母親的銀行卡從錢夾里取了出來,望着景觀湖對面的一家工商銀行,輕輕的鬆了口氣,再取出這幾十萬,眼下的難關就算是過去了,錢可以再賺,只要能留住母親的「百草堂」就好。
手中的檔案袋正迎着5級的大風上下翻飛,簡予妍收起銀行卡,朝着小湖對面的銀行走去。
身後一陣尖銳的引擎聲響起,一個改裝過的動感摩托車正從身邊掠過,帶起了的一陣強風,檔案袋隨着大風,直接飄到了東林湖的正**。
簡予妍尖叫,望着飄在湖面上的牛皮紙檔案袋,簡直要發瘋。
摩托車在前方不遠處停了下來,帶着頭盔一臉痞子樣的男人正從車上跨下,走到簡予妍身邊,痞子男將頭盔摘了下來,夾在腋窩底下,流里流氣的外表下,難掩幾分英俊,沖她壞壞一笑,問道「怪叫什麼,一個破紙袋而已,你游過去找回來不就得了?」
「你懂什麼?
那裡是……」眼看着牛皮紙袋隨着風越飄離湖邊越遠,顧不得和他離婚,直接將手包扔向一旁,縱身跳了進去。
「唉?

你還真跳啊?」
身後的痞子男喊道。
湖邊的水並不太深,只到簡予妍胸bu,卻冰涼刺骨,簡予妍不禁打了個激靈,眼下顧不得冷,先把支票撈回來再說。
腳下一滑,簡予妍一頭栽進水裡,咕咚幾口髒水咽下,嗆的她胸腔刺疼。
「喂,別指望我會救你啊,我不會游泳!」
痞子男在身後猛喊。
簡予妍從水中探出頭,撲騰着要朝湖**游去,根本不理會身後大喊大叫的男人,只走出幾步,便再難維持平衡,一口口水灌進鼻腔,眼前也逐漸模糊起來。
身後的痞子男再難淡定,朝着街上便喊了起來「救命,救命啊,有人落水了!」
簡予妍最後的意識,是一個男人將她從水中撈起,簡予妍半清醒的狀態下,看向湖水**的牛皮紙袋,咕噥了一句「支票……」便陷入了一片空白當中。
眼前一片漆黑,正有冰涼的嘴唇正一口口的往自己的口中渡着氣,簡予妍覺得自己要死了,眼皮重如千金,就是睜不開,彷彿夢魘一般。
身邊有人大叫「你可別裝死啊!
明明不是還有呼吸的么?」
痞子男的聲音,最後一句卻是朝着另一個男人的方向問的。
混沌中,另一個男人的聲音響起「放心,她死不了……」 不遠處,一輛黑色的保時捷卡宴停在那裡,車窗搖下,一張英俊冷厲的臉正望向這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