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一遇首席誤終身
一遇首席誤終身 連載中

一遇首席誤終身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厲慎珩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厲慎珩 宋業成 霸道總裁

(正文已完結,放心入坑!)阮家小女靜微,在阮家活的卻不如一條狗
大姐是父母心頭肉,小弟是雙親手中寶,阮靜微沉默自卑的活了一輩子,到頭來甚至為了心愛的男人,落得胎死腹中橫死街頭的凄慘下場
睜開眼回到十八歲,上輩子糾纏她,而她避之如鬼的那個二世祖,剛剛與她相識
她看着窗外打完球一身臭汗光着上身向她跑來的男人,下意識的抬手,輕輕擦去了他額上的汗… 當夜下了晚自習,靜微被厲慎珩堵在了操場邊的...展開

《一遇首席誤終身》章節試讀:

第006章 阮思雨受傷


  只要在學校聽到一次別人議論阮靜微生的漂亮學習好,回家來阮思雨總要攛掇着田小芬將靜微打一頓。

  阮靜微自小在這樣的家庭中長大,性子沉默而又自卑,挨了打從不聲張,田小芬和阮思雨也因此欺負她順了手,但凡誰心裏有氣,就拿靜微當出氣筒。

  一年到頭,靜微身上就沒有囫圇過,也因此,夏日裏靜微從沒穿過短袖裙子。

  可今日,向來逆來順受,乖的像只鵪鶉一樣的妹妹,忽然學會反抗了?

  這可真是有意思。

  阮思雨挑了挑細長的眉毛,譏誚開口:「媽,瞧見沒,翅膀硬了,不服管教了,嘖,再過幾年,說不定就要動手打你這個老太太了!」

  田小芬是一點就炸的炮仗脾氣,阮思雨挑撥兩句,她立刻就惱了,手裡的雞毛撣子不管不顧的往靜微臉上頭上打去:「我讓你哭,讓你嚎,有本事你還哭啊!怎麼了,當媽的管教孩子,我看誰敢說二話!」

  靜微這一次站着沒有動,沒有躲。

  田小芬手勁很大,更何況這是她打慣了的孩子,她厭棄的孩子,她更不會手下留情。

  手臂上,小腿上,很快被抽出了血印子,細嫩的皮肉鼓出一指粗的淤痕,阮思雨瞧着狼狽至極的阮靜微,這才覺得心裏舒坦了一點。

  上輩子,一直到她死前,靜微才醍醐灌頂,認清了母親和姐弟的嘴臉。

  重活一次,她心裏很清楚她再也不會那麼傻,任人擺布,她只是想不明白,這世上為什麼有人會這樣對自己的親生孩子。

  所以她沒有動,沒有閃躲,她想要睜大眼睛看清楚,田小芬對她,到底還有沒有一絲一毫的母女情分。

  可是田小芬越打越上勁兒,雞毛撣子打斷了,順手抄起煤爐旁邊的火鉗就往靜微的身上招呼。

  靜微忽然自嘲一笑,她閃身避開,伸手攥住一邊看笑話的阮思雨的手臂往前一推……

  田小芬來不及收手,阮思雨沒想到一向膽小懦弱的阮靜微會反抗,呆若木雞的站着,那火鉗就直接抽在了她的肩上。

  「啊……」

  火鉗雖只帶了餘熱,但田小芬手勁兒極大,阮思雨打小沒挨過一根手指頭,哪裡吃過這樣的苦頭,當即就嚎哭起來。

  田小芬臉都白了,手裡的火鉗掉落在地,撲過去抱着阮思雨,心疼的眼淚直掉:「思雨啊,沒事兒吧,讓媽看看……」

  粗糙的手指剛撫上阮思雨的肩膀,她就又是一聲尖叫,抬手把田小芬狠狠推開,瞪着眼睛大喊:「你不會輕點啊,粗手粗腳的疼死我了!」

  田小芬被女兒吼了,也顧不得委屈,心疼的看着阮思雨的肩膀紅腫起來,隱約滲着血,不由得又急又怒,一巴掌就抽在了靜微臉上:「你躲什麼躲!害的你姐姐受了這樣重的傷,狼心狗肺的小兔崽子,吃我的喝我的,養出來一條白眼狼……」

  靜微抬起手,輕輕的撫着腫脹的半邊臉,她望着田小芬,眸子里卻平靜深邃:「媽,那我身上的傷呢,我從小挨打到現在,我身上多少傷,您又心疼過我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