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總裁大人,有個戀愛找你談
總裁大人,有個戀愛找你談 連載中

總裁大人,有個戀愛找你談

來源:追書雲 作者:春妹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阮艾 霍昔年

「霍先生,我有件重要的事要跟你談,我想跟你談……一場戀愛
」盛妙音從精神病院出來,第一站就去惹火了本市閻王,霍家的家主
「我們很快就會再見的,男朋友先生
」在霍昔年眼裡,盛妙音像只小狐狸,可愛魅惑,撓人心扉,直讓人想娶回來寵着
而在盛妙音眼裡,霍昔年卻是一條粗大腿,能幫助她把曾經失去的全都討回來
展開

《總裁大人,有個戀愛找你談》章節試讀:

第4章 灌酒


「事情宜早不宜遲,我今晚就把王總約出來,你和他談。
否則晚了項目就被別人搶去了。」
聽到最後一句,盛妙音立刻急了,所謂做戲做全套,「那可不行,千萬不能讓別人搶,本來我就笨,多一個人爭我肯定爭不過的。」
阮艾不由暗中嗤笑,這丫頭果然還是那麼傻,不,更傻了。
都不用費什麼力,她自己就往陷阱里鑽。
早知道盛妙音是這麼個沒有腦子的東西,她的計劃就再簡單一些了。
「不過,我有一個小小的請求。」
盛妙音忽然道。
「什麼請求?」
「我希望見面地點能定在雲揚酒店。」
阮艾有些不明白盛妙音的意思。
她當然不會明白,畢竟,這可是盛妙音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拿到的情報。
從霍昔年身上偷走的那張日程表,盛妙音已經倒背如流。
今天晚上,霍昔年會在雲揚酒店見客戶。
阮艾搞出了個什麼王總,要她私下去談,又特別約在晚上,用腳趾頭想都知道目的是什麼。
盛妙音並不覺得自己有那麼容易被人得逞,但雙保險自然最好。
萬一不行了,她就去找霍昔年。
反正她和霍昔年都是要糾纏在一起的,盛妙顏不是喜歡霍昔年么,她就偏讓他求而不得。
但這些,自然不能讓阮艾知道。
「媽,我在醫院的時候就常聽人說,雲揚酒店是涼城最氣派的酒店,可是我沒去過。
我知道自己什麼都不如妹妹,我……我也想長長見識,免得以後去了公司,被人笑沒見過世面。」
阮艾看着盛妙音那扭捏的土包子樣兒,一點也不懷疑她。
畢竟,她已經在心裏把盛妙音劃為了蠢貨,根本不當一回事兒。
「當然可以。」
阮艾答應的很爽快。
反正,全當是給這小賤蹄子最後一頓晚餐了。
今晚過後,她就會讓盛妙音身敗名裂,徹底被盛家除名!
至於和霍家的婚約……霍家會要個和人亂搞的兒媳婦?
離開的時候,阮艾紅光滿面,卻不知,她從頭到尾都在被盛妙音耍着玩兒。
「哐當——」 關上門,盛妙音臉上的羞澀,滿身的懦弱,全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眼底,只有瘋狂燃燒的仇恨。
「媽媽,對不起……」盛妙音蹲下身子,將碎掉的瓷片悉數撿起來,淚水要湧出來,但她不允許,抬起頭硬是給憋了回去。
她把存錢罐摔碎的時候,其實她的心也跟着碎了。
只是哪怕心在滴血,她依然可能裝作若無其事。
為了復仇,她可以不惜一切。
「阮艾,你記着,這個碎掉的禮物,我遲早會要你用鮮血幫我修補完好!」
當晚,盛妙音一身大紅連衣裙,臉上畫著十分濃重的妝,渾身充滿了風塵氣息的坐上了車子,赴往雲揚酒店。
這是阮艾特意為她打扮上的,同時,還讓她帶上了盛妙顏。
「姐姐,中午是我不好,為了給你道歉,今晚我一定幫你把生意談成了,你就放心吧。」
盛妙顏一改先前的飛揚跋扈,挽着她的胳膊,要多親呢有多親昵。
這明顯是阮艾害怕自己臨陣脫逃,而故意讓盛妙顏跟着的。
盛妙顏腦子也真夠笨的,態度轉變的這麼突然這麼生硬,誰看不出裏面有鬼啊。
「太謝謝你了。」
盛妙音毫無戒心的說道,一臉好騙的樣子。
該配合的戲她自然會好好配合。
抵達酒店之後,盛妙顏領着盛妙音來到了頂層的總統套房。
果然如阮艾說的,這是一個私人會談,還沒見過誰談生意約在總統套間的。
而且,偌大的房間,只有一個中年男人。
這男人還是個地中海,胖子,滿面油光的。
「這位就是盛家的大小姐吧。」
胖子十分熱情,主動與盛妙音握手,然而卻半天不鬆開,臉上滿是猥瑣的笑。
就差把「色鬼」兩個字寫在臉上了。
盛妙音心想,阮艾當真是把她當成傻子了,用這種貨色就想騙她。
「王總,那個項目,我……我能不能求求您,交給我。」
盛妙音說話結結巴巴,看起來非常的緊張,讓人覺得她很沒底氣,而又充滿焦急。
實際上,在她的眼底深處,滿是對二人的嘲諷。
「姐姐,哪兒有你這麼談生意的啊,上來就求人給你,你說憑什麼?」
盛妙顏鄙夷的看着盛妙音,覺得她傻透頂了,什麼都不懂。
「那……那你說該怎麼辦?」
盛妙音一臉懵懂的小聲問她。
「當然是喝酒呀。」
盛妙顏將白酒倒滿杯子,擺到盛妙音面前。
「這個杯子倒滿,喝八杯,喝完了你再求王總,王總準保不好意思拒絕。
是不是呀王總?」
「當然!」
王總看着盛妙音,眼睛幾乎要冒出綠光,等到這小美人喝醉,他就…… 這白酒度數很高,普通人一杯就會上頭,更別說八杯。
但盛妙音一點也不怵。
她在精神病院里,隔壁床就是個女酒鬼,天天拉着她喝酒,早把她喝的千杯不醉。
但為了應付這兩個人,盛妙音還是一臉為難的樣子,不情不願。
「盛大小姐,你要是不喝我可走了。」
王總威脅道。
盛妙音馬上表現的害怕,一咬牙,「好,我喝!」
喝第一杯的時候,盛妙音便瞥見盛妙顏在偷偷往酒瓶里撒了東西,可是她不能拆穿。
如果她不喝,一定會引起兩個人的疑心。
而且七杯酒不喝完,不確認她醉死,盛妙顏是絕不可能走得。
「咕咚咕咚」盛妙音硬着頭皮喝了下去,不管了,實在不行就去找霍昔年,反正不管什麼葯,藥效發揮都有一段時間。
喝完七杯之後,盛妙音滿臉通紅,可實際上她一點醉意也沒有。
但她順理成章的倒在了地上,如一灘爛泥。
「真是個好騙的蠢貨。」
盛妙顏沒有絲毫起疑,連驗都不驗一下。
「就按照原先計劃的,明天早上,我們帶着記者來找你。」
盛妙顏收拾好自己的東西,放心的離開了酒店。
盛妙音聽到這話,這才徹底明白了阮艾母女倆的陰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