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擺爛一時爽,一直擺爛一直爽
擺爛一時爽,一直擺爛一直爽 連載中

擺爛一時爽,一直擺爛一直爽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芒果椰子猴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司凌 芒果椰子猴

男主:「看來皇后瘋的不輕
」 司凌:「啊對對對,快把我廢了發配冷宮
」 男二:「你很像我一位故人
」 司凌:「男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 病嬌反派:「既然你殺了她,那你就去給她陪葬吧
」 司凌:「感謝親的傾情助力,任務進度剛滿,我這就自盡!記得要給五星好評哦~」 …… 時管局金牌員工司凌,座右銘有且不僅包括如下內容: ①男人只會影響我沙雕的速度,只要我做鬼足夠變態,就不會有無腦npc愛上我! ②男神皆是紙片人,不愛紙片我成神! ③擺爛一時爽,一直擺爛一直爽! 系統:「……」 又是想被主機銷毀的一天
(本文創作靈感來自於《快穿:虐文女主好像有那個大病》,都是沙雕文,這瓜不沙不要錢
展開

《擺爛一時爽,一直擺爛一直爽》章節試讀:

第6章 雞兔同籠


太后馮曌坐在庭院中賞花時,太監總管李春生正踏入壽安宮中門。

「都辦妥了?」馮曌剪下枝頭一支含苞粉棠。

五月末,群花陸續凋零,唯有太后宮中奇花異草依然爭奇鬥豔,彷彿仍是三月百花時節。

李春生低聲道:「都處理乾淨了,太后娘娘放心,絕不叫寧妃娘娘看出什麼來。」

「哼,」馮曌冷哼一聲,把手裡海棠拋到李春生身上,「你這老貨,都猜到哀家想要林家丫頭死,還打什麼啞謎?」

李春生惶惶接住一枝粉棠,下跪告饒道:「太后娘娘息怒,奴才愚笨,實在不敢揣摩娘娘鳳意。只如嬪見過了咱們暗樁的臉,奴才這才自作主張……」

馮曌又剪下一枝粉棠,湊到鼻尖深嗅。

「春生啊,你真是越老越糊塗了。借林茹之口傳信凝兒。倘若凝兒不去冷宮尋事,說明她不願告發司家那賤丫頭,因此連累辰王,十有八九是對辰王有意。」

李春生眉頭一皺,順着馮曌沒說完的話繼續推論:

「太后娘娘的意思是,那日寧妃娘娘一聽得消息,立刻便去了冷宮,這是對辰王無意了?」

聽着李春生這話,馮曌頓時身心熨帖,怡然笑道:「哀家的女兒,生來便該是於九天翱翔的鳳,又怎會耽溺於區區男女情愛之中?」

生怕說錯話的李春生心下一松,又小心斟酌遣詞道:

「太后娘娘說的極是。只是不知,娘娘打算何時,向寧妃娘娘告知身世?」

「急什麼。」

馮曌從李春生手中接過海棠,又將兩枝含苞海棠都**白瓷花瓶。

「海棠未到花時,催開半死枝。既然陶家口口聲聲說,他們將哀家的女兒教養得很好。那哀家倒要仔細看看,到底是怎麼個好法。」

若是陶凝愚笨木訥,連她馮曌這點拙劣手段都毫無所察的話,那這個女兒就沒什麼認下的必要了。

等她馮曌利用完司家,一舉登位,史書盡由上意譜寫之時,誰還會管一代女帝登頂之前做過什麼陰私事?

人性嘛,不過也就那麼回事。

「李春生,把這瓶海棠賜給寧妃。」

「奴才遵旨。」

「皇上駕到!」

宮外忽然傳來通報,原是皇帝前來。馮曌唇角一僵,忽而變幻出一幅慈母面容,李春生也速速低頭退下。

壽安宮內,又是好一番母慈子孝的感人場面。只是繼後與稱帝罪妃之子間的母子情誼,到底有幾分真心、幾分假意,世人便不得而知了。

好一場虛與委蛇後,走出壽安宮,蕭言翊才踏出宮門轉角處半步,頃刻間臉上便笑意全無。

馮曌果然對他生母之死有所隱瞞,當年驪姬毒殺靜妃一案疑竇重重,驪姬也根本不是死於疫病!

悄悄歸隊的李春生伺候天子多年,只一打眼便知道帝王毫無動容的神情之下,乃是不可言說的雷霆之怒。遂鵪鶉一般老實縮着,不敢出一聲。

帝王儀仗悄無聲息,而隔着不遠處長長一道朱紅宮牆,冷宮裡的司凌最近吃膩了御膳房,正打算和小嘮叨嘗試一點她自創的新菜品。

不多時,滾滾黑煙便濃濃飄蕩在冷宮上空,甚至還驚動了隔壁西宮太監高喊「走水了」,紛紛前來救火。

只是不知怎的,又都被冷宮門口的太監給攔了回去。

蕭言翊冷眼旁觀,冷嗤一聲。不過是想要吸引他注意的拙劣把戲罷了。

後宮嬪妃不論曾多麼天真爛漫,時日一久內心便會醜陋不堪。一切都會成為她們諂媚聖心的手段。

一如昔年他的生母驪姬,又如當下妄圖奪權的太后馮曌。

蕭言翊扭頭改道,忽然想去看看東宮裡那兩株梨樹。

他已經太久沒有去東宮了。

……

司凌凝眉,看着面前黑炭一樣的「蜜汁炭烤兔腿雞」陷入了沉思。

「嘮叨,你說我是不是蜂蜜放少了?火又大了點?」

嘮叨又想起屋後令人窒息的野蜂窩,頓時嗚呼哀哉道:

「娘娘,這可都是御林苑的兔子和雞啊!再讓您這麼烤下去,皇上非得烤了奴才不可!」

司凌當即反駁。

「你肉這麼松,烤出來哪有兔子和雞好吃?」

小嘮叨難以置信的瞪大眼睛,震驚到甚至腦袋上都冒出一對灰兔耳朵!

司凌:「……」

「小嘮叨,你聽說過雞兔同籠的故事嗎?」

小嘮叨渾然不覺的搖搖頭,頭上兔耳嗖一下就不見了。

司凌朝小嘮叨招招手,語重心長道:「從前有個小太監,把抓到的兔子和雞放進了同一個籠子里,現籠子**有11個頭,34條腿,提問籠子里一共有幾隻雞,幾隻兔?」

小嘮叨聽到一半一張臉就馬上垮掉,揖手告饒道:「娘娘,奴才打小就不會算數,您這題也太難了。」

司凌拉拉個臉,「答案是一隻也沒有!因為小太監沒關籠子門!」

「娘娘,這太監真笨。」

司凌涼涼的眼神隨即落在小嘮叨身上,滿眼都寫滿了「你認真的嗎」。

小嘮叨回以滿眼天真無邪。

司凌一拍腦門,一個勁兒地搖頭。

這孩子沒救了,怪不得剛進宮沒幾天就被調來冷宮幹活。

直到在門口的陶褚忽然閃現,手提着幾隻雞和兔,一身雞毛的冷冷杵在火堆旁,小嘮叨才如夢方醒。

「跑了兩隻雞、一隻兔,」陶褚把手裡摔得七暈八素的雞雞兔兔扔回籠子里關好門,「我去追。」

小嘮叨回以飽含歉意的訕笑。

隨着陶褚身影走遠,小嘮叨才敢重新大口呼吸新鮮空氣。

「娘娘,小杵子最近可真是越來越邪門了,本來他話就少,現在就跟個木頭似的。」

嗐,少男心思九曲十八彎,誰懂?

親眼看着陶褚踏出冷宮宮門,司凌嘴角頓時挑起一個能上天與太陽肩並肩的邪笑。

「嘮叨,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小嘮叨:「我有億點不好的預感。」

……

西宮的宮人們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天。

一個太監追着雞和兔子滿宮道跑的畫面,已經足夠玄幻了。

更離譜的是,隨後又跑出來一個渾身煙熏火燎的太監,後頭還跟着個蓬頭散發的瘋婆子?

「嘮叨!左側包抄!」司凌滿眼都是她的新菜品,「小杵子,你去右邊!」

咦,聽這聲音,莫非是皇后?

蕭言翊正走在去東宮的路上,渾身帶着黑雲壓城城欲摧般的拉風氣勢。忽然聽得模糊不清的吵鬧聲。帝王正欲發作,一隻灰毛兔子忽然迎面俯衝騰空而起,正正落進帝王懷裡。

司凌:「快讓開!你爹剎不住車了!」

蕭言翊:「……」這宮女莫不是剛從戒律所跑出來的?

自幼習武的帝王,輕輕鬆鬆一手,接住了司凌的臉。

〈啊啊啊啊啊!這還不如是斷袖呢!你爹的臉都要被他一巴掌拍成餅了!〉

【限時任務還剩下兩天時間。該世界自行衍生出的這部分劇情已經很寵愛宿主了,宿主,加油!】

為什麼她只是老老實實燒個菜,都擺脫不了劇情的操控?

司凌:「啊哈!又是仙女想要擺爛的一天!這就開擺!」

系統:「……」有你是我的晦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