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開局慘死,我靠復活甲躲瘋批男主
開局慘死,我靠復活甲躲瘋批男主 連載中

開局慘死,我靠復活甲躲瘋批男主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蘇木兮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蘇芷 陸驍城

開局蘇芷就被弔死了,她沒想到因為手欠給自己收了個屍,引來了傳說中的嗜血瘋批男主
「將軍,她還活着
「 「埋了吧
」 第一次相遇,蘇芷被有名無實的繼子埋了
「將軍,她不承認小少爺的失蹤和她有關
「 「砍掉雙手雙腳丟進蛇窟
「 第二次見面,蘇芷又狗帶了
「將軍,她承認是她毀了林姑娘的容貌
「 「封進冰冠,我倒要看看她還能不能活
「 蘇芷嗤笑,她這人沒啥能耐,就佔了兩個字能活!展開

《開局慘死,我靠復活甲躲瘋批男主》章節試讀:

第3章 刨墳


城郊亂葬崗。

天色突然陰沉,濃密的烏雲積蓄着力量,想要洗滌世間。

蘇芷費力翻找着橫陳在土坑裡的屍體。

終於在一張草席下,找到了和她容貌一模一樣的那一具。

人剛埋好,大雨隨即傾盆而下。

她看着高高隆起的土包,從旁邊找了幾塊碎石壓在頂上。

「蘇大妞,我不能替你立碑,只能替你繼續活下去。你的父母和弟弟我會照料,你安息吧。」

蘇芷深深鞠了一躬,她能為大妞做的僅此而已。

大雨傾盆,遙遙可以看到官路上行人匆匆。

蘇芷像個異類,不緊不慢的冒雨而行。

她踏上官道,不時有人向她投來異樣的眼光。

蘇芷對此毫不在意,她很享受被雨淋在身上的感覺,因為這樣她的頭腦才能更加冷靜。

突然,遠處傳來一陣糟亂而急促的馬蹄聲,奔走的行人急忙避讓。

蘇芷也不例外,官路雖比小路寬闊夯實,畢竟不是柏油馬路,雨後始終會出現水坑、泥窪。

她可不希望衣服被濺滿泥點。

當退到路的邊緣,抬頭正好看到迎面而來的馬匹。

鮮衣怒馬少年郎,為首那人雖然身披蓑衣,頭戴斗笠,仍掩不住他的俊逸不凡。

馬蹄聲已經漸漸被雨聲掩蓋,蘇芷卻仍站在路邊無法回神。

「是他!是他!」

她口中的喃呢聲弱不可聞,但從神色不難看出她認得為首的男子,不只是單純的認識,是熟悉!

那眉間格外嬌艷的硃砂痣,刻在骨子裡的容貌,她豈會忘記!

「楚離岳,這次我不會再錯過你。」

眼淚肆無忌憚的和着雨水流下,一如當初她眼睜睜的看着楚離岳為了救她,被人剔骨剜心。

蘇芷像找到方向的候鳥,朝着心上人離開的方向追去。

雨勢減慢了蘇芷的速度,但也因此更容易分辨馬匹的蹤跡。

一路隨着馬蹄印,蘇芷詫異的發現,他們去的地方竟然是她剛離開的亂葬崗。

難道他是來找自己?

蘇芷一陣心悸,懷揣着重逢的喜悅,急忙加快腳步。

隔着茂盛的雜草,她終於再次見到心心念念的男人。

的確如她所料,他們在翻找着屍體。

「南副將,並未發現上吊而死的女屍。」

「繼續找!將軍有命,掘地三尺,也要找到。」

「是!」

隨行的兩人真的拿出鏟子開始刨墳。

一座座無名的墳冢被掘開又被掩埋,蘇芷臉上蒙上一層陰霾。

她腦中回蕩着說書先生的話,「血手人屠手下有一奇將」。

離岳是血手人屠陸驍城的手下!

聯想到洞房花燭夜死去男人和陸驍城的身份,蘇芷悲哀的發現,眼前的男人不是特地來找她,而是奉了陸驍城的命,來找她的屍體。

「南副將,找到了!」

「好,回府。」

蘇芷慌亂的趴在雜草中,眼睜睜的看着自己剛埋葬好的墳被刨,屍體被帶走,感覺說不出的荒唐。

回到客棧,洗去一身狼藉。

蘇芷開始計劃如何進入將軍府。

入夜後,天空就放晴了。

經過雨水的洗滌,空氣格外清新,掛在天邊的銀月散發著皎潔的光芒。

月光之下,一道瘦弱的身影快速走出客棧,分辨好方向後,直奔將軍府而去。

將軍府正門此刻大門緊閉,趁着夜色想要進入的蘇芷早有心理準備。

她幾乎繞了將軍府一周,才找到一處合適的地方。

這裡的院牆相比其他地方略微矮了些,但也足有兩米,好在有棵樹緊挨着院牆能讓蘇芷墊腳。

別看蘇芷瘦,常年幹活鍛煉的身體卻很好。

只見她一腳踩牆,一腳踩樹,三兩下就上了牆頭。

可不湊巧,剛上去,巡邏的人就出現了。

她盡量彎下腰,融入夜色。

等到巡邏的人離開,蘇芷才敢大口喘氣。

跳下牆頭,她按着記憶找到把她打入地獄的婚房,紅色的帳子早被撤下,地上的血跡也被洗刷乾淨。

蘇芷一如當初那般安靜的坐在床上。

「將軍府這麼大,你到底在哪兒?」半晌,蘇芷對着空氣說道。

「將軍,她脖頸上有兩道紅痕一深一淺,的確是先被勒死,然後再偽裝成自殺。」

「替死鬼,有意思。」

糟了!

蘇芷惱怒居然在陌生的環境放鬆警惕,兩人很明顯是衝著這個房間而來。

在這裡能被稱呼將軍的,除了陸驍城還能有誰?

想到陸驍城的狠辣,連三歲小孩也不放過,蘇芷彷彿看到自己被抓住的下場。

一時間後背驚出一層冷汗。

千鈞一髮時刻,她當機立斷,躲到床下。

房門在蘇芷鑽進床底的一秒被推開。

「今夜您還要在這裡住下?」

陸驍城沒有回答,算是默認。

聽到這話,蘇芷臉色大變,將軍府那麼多房間不住,住在死過人的房間。

她暗罵陸驍城一聲變態。

「林姨娘那邊······」

「那便去春風苑吧。」

這是,又要走?

畫風轉變太快,這讓憋屈躲在床下,不知如何是好的蘇芷,一陣竊喜。

上天果然是眷顧好人的。

房門關上的聲音響起,直到聽不到一點動靜,蘇芷才敢探出腦袋。

她發誓,如果上天給她重來一次的機會,她絕對不會嫌棄床下憋屈。

一定不會有上天眷顧好人的想法。

貓出頭的那刻,她的身體不受控制的被人扯了出來,重重丟在地上。

手臂和膝蓋磕的生疼,可蘇芷知道這只是開胃小菜。

她抬頭憤怒的看向揪出她的罪魁禍首。

可她看清那人的臉後,所有的憤怒霎時間煙消雲散。

「離岳!」蘇芷驚喜的喊道。

「你。」男人不可思議的看着她。

「我終於找到你了!」

蘇芷熱情的抱住眼前的男人,回應她的卻不是想像中收緊的臂彎。

她被男人狠狠的推開,強大的力道使她再次跌在地上。

「離岳,我是蘇芷,你的阿芷。」蘇芷努力忽略對方眼中的陌生和厭惡,小心翼翼的問:「你忘了我了?」

「姑娘認錯人了,我叫南景,並不是口中的那人。」南景冷淡的回答。

「你一定還在生我氣對不對?怪我沒聽你的話好好活下去?」蘇芷卑微的癱坐在地上解釋,「我只不過怕你在黃泉路上孤單而已。」

「夠了!」

蘇芷還想繼續解釋,不料被一個冷漠的聲音喝止。

她扭頭,看向一直遭到忽略的陸驍城,心裏猛地咯噔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