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妖輔
妖輔 連載中

妖輔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章魚強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宇 白雪 都市小說

星門大開,凶獸入侵
獸王對着手下如此說道:「團戰可以輸,輔助必須死!」 後來說道:「其他輔助不用管,但張宇必須死!」 又後來說道:「如果你遇到了張宇,趕緊跑!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三遍!!!」 張宇自認為是一個輔助,只是他會換裝罷了
但其他人(獸)不這麼認為,不合常理即是妖
故此,稱之為妖……妖精女王?展開

《妖輔》章節試讀:

第4章 頭不夠鐵


校長辦公室內。

張宇和領導說了很多。

他沒有參加過戰鬥,不知道借鑒來的奇思妙想,是否可行。

能行最好,不行也無所謂,頂多費些口舌罷了。

況且中午吃了那麼多,怎麼也「回本兒」了。

他沒有以此來謀些好處。

因為他知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他也相信,如果可行,國家不會虧待了他。

夕陽西下。

覺醒儀式早已結束,也接近放學的時間。

張宇坐在校長的椅子上,吹着空調,無聊地轉着安全帽。

「周叔,我真的只有這些想法了,天色不早,我該回家了。」

早知道就不該說這麼多。

好傢夥!

連說帶比劃,將近一天。

這他倒不在乎,可是……

吃飯在一起,這很正常。

上小號一起,也說得過去。話說多了,水也就喝多了。

但上個大號,你也蹲在隔壁,是幾個意思?

透過廁所門下面的空檔,還能看見保衛人員的黑皮鞋?

「哎,好好好,等我寫完,你看看,有沒有什麼遺漏的。」

周衛國頭也沒抬地應付着,在筆記本上奮筆疾書,額頭布滿了細密的汗珠。

張宇聳聳肩,只好繼續等待。

過了半個小時。

張宇從周衛國手裡接過筆記本,認真地翻看了起來。

不光有文字,還有圖畫解釋。

嘖!

領導的寫字水平,好像沒幾個差的。

又過了半個小時。

張宇將筆記本還給周衛國,說道:

「周叔,沒有問題。但我這只是理論上的哈,具體實行方面,還需要有經驗的人來實驗。」

「放心,我知道。」

周衛國拿過盛放能量石的保險箱,將筆記本重中之重地鎖在了裏面。

然後叫來保衛人員,要了副不知材質的手銬,銬在了他的左手腕上。

「要不你給父母打個電話,晚上去叔家裡吃?」

周衛國笑着擦了一把頭上的汗水,整理了一下衣服。

「不用不用,我先走了,周叔再見。」

張宇連連擺手,從校長椅上站了起來,就要往外走。

安安這小丫頭,都打電話催促好幾遍了。

「那行吧。」

周衛國只好作罷,把保險箱抱在懷裡,送張宇到門口。

「小宇,我的電話和住址都給你了,有時間一定來玩。」

「知道啦。」

周衛國看着張宇「慌不擇路」的背影,失笑不已。

這小子,腦袋是怎麼長得?

好奇特的作戰理念。

要是放在熱武器時代,想都不用想,根本行不通。

但現在又回到了冷兵器時代,還有各種各樣的異能出現。

戰士,刺客,法師,射手,輔助。

各司其職,相互配合。綜合戰鬥力豈止翻了一倍?

可行性非常大!

小宇,你這功勞?

嘖嘖......

怕是直接要上天了喲!

器武魂,看來也要重新定義一下了。

事無絕對,修鍊者的道路很長,不只是眼前這麼短。

還有,你覺醒的,真的只是一塊石頭么?

我看未必。

總之,未來可期啊!

周衛國深吸了一口氣,看着守在門口的人員,神色嚴肅地說道:

「派一個,不,三個人去跟着他。

另外,沒我的允許,任何人不得進入這間屋子。

違者,殺!」

「是,部長!」

周衛國點了點頭,抱着保險箱回到屋子裡,坐在沙發上想了想,眼神一亮。

一手繼續抱着保險箱,一手拿出特製的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

「你好,我是周衛國,編號********,請幫我轉接三長老。」

「不好意思,無可奉告。所以我要動用緊急權限。」

「我明白!我確定!」

————

校門口。

張宇老遠就看到了王書的身影,心裏不由一暖。

可是看見這傢伙身邊,圍了一群年齡不一的女孩兒,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他覺醒的是鑰匙!

是鑰匙!!

是鑰匙啊!!!

王書遊刃有餘地應付着女孩們,這些他都……

不感興趣!

「喲,書兒,是在等父王么?為父甚感欣慰啊!」

張宇酸溜溜的聲音響起。

王書:???

「你就不怕我爸削你?」

王書揮手示意了一下女孩們,讓她們離開,轉身看着張宇調侃道:

「可能不止我爸,還有我媽,還有你爸和你媽。」

「我怕?」張宇高高地昂起了頭。「好吧,我真的怕,不過......」

「不過什麼?」王書好奇地問道。

「不過,終有一天,所有人都會心甘情願地喊我一聲『父王』!」

張宇看着天空,神采飛揚。

彷彿看見了他身居高位,底下站着一眼望不到頭的「兒子」,情不自禁笑出了聲。

「包括我爸媽,你爸媽?」王書幽幽地說道。

張宇嘴角一抽,黑着臉說道:

「除了他們的所有人!」

某個角落。

「三次了。俗話說,再一再二不再三。小子,你攤上大事了!」

「走,回家!」張宇大手一揮,向著公交站走去。

「嗯,好。」王書連忙跟上。「對了,你的覺醒**領了沒?」

「啥?」張宇瞬間定住了身體。「**今天就發?不對啊。」

「不是修鍊局的,是咱們學校的。」王書側頭解釋道。

「學校?我記得,咱們這樣的器武魂不是沒有么?」張宇追問道。

**都是獎給有能力的人。

像他和王書這樣的異能,在其他人眼中,有和沒有,有區別么?

「那是以前,磐石的情況你也明白。以後可能……沒有磐石了,咱們併入平安城,或者分給其他城。」王書的神色有些低落。

「哎~~」張宇擺擺手,安慰道:「磐石終究是磐石,相信我,咱倆遲早有一天要奪回磐石!」

「奪回?」王書眼裡閃過一道絕望。「白帝去了,回來了。青帝去了,一樣回來了。就憑你的石頭,我的鑰匙?」

**百城,每一座城池的位置,都參考了很多因素。

雖然說不上缺一不可,但也不能隨便棄之。

在磐石城破後,身為**守護神之二的白帝和青帝,相繼前往,準備收復失地。

但不知道為什麼,被寄予厚望的二人,最後都失敗而歸。並且對此閉口不談,將磐石城列為了禁地。

「啪!」

張宇一巴掌拍在王書的肩膀,收起了嬉笑,臉上露出了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說道:

「他們是他們,咱們是咱們。他們辦不成,不代表咱們辦不成!

如果眼前他們的強大,讓你停下了腳步。

那麼你永遠達不到他們的境界,更別說超越了。」

「可是......我是器......」王書的眼眶裡,蓄滿了淚水。

此時,周圍無人,王書終於在最好的朋友面前,露出了軟弱的一面。

"啪!"

張宇又是一巴掌上去。

平時給你灌輸的理念,都左耳進,右耳出了?

這還沒撞到南牆呢,就要回頭?

即便撞到了又如何?

撞不破?

那是因為你的頭不夠鐵!

現在可是高武時代!

哪有什麼絕對的事情?

什麼?

現在去戰勝青帝?

想讓他死就直說,不用青帝動手,他自己來……

不過,在某種特定的情況下。

大概,可能,應該,也許可以做到……

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