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幻:天天擺爛
玄幻:天天擺爛 連載中

玄幻:天天擺爛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我真沒水字數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我真沒水字數 蘇凡

「師兄,雖然你為宗門掙來無盡財富,可修為才是在是修仙界立足的根本
」 「師第,雖然你創出流傳千世的詩詞小說,如果你把精力放在修行上早天下無敵了」! 「徒兒,雖然你琢磨的遊戲與佳肴為師很是滿足,可你天賦不佳也不能自暴自棄啊!」 面對種種質疑與不屑,蘇凡淡然一笑,在心中調出擺子系統,嘿嘿一笑:系統在手,天下我有
展開

《玄幻:天天擺爛》章節試讀:

第4章 宗門任務


出乎意料的,在龔具任找蘇凡的麻煩之後,直到宗門培訓結束,竟無人再來找蘇凡的麻煩。

蘇凡每天就過着每天睡到自然醒,餓醒了就起來去恰飯的索然無味生活。

然後下午就去傳道處溜達溜達看會小說,一連續幾日直到培訓結束,蘇凡都是這樣過來,不過也因此積累不少的擺爛值。

【翹掉訓練,擺爛值+1】

【翹掉傳道跑去恰飯,擺爛值+1】

【課上看話本小說,擺爛值+1】

看着一排排的系統通知,蘇凡心裏充滿了成就感。在經過幾天的積累之後,擺爛值又已經達到一百多點了。

可惜這裡的飯菜太難吃了,而且還老是那幾樣,蘇凡感慨道。

在經歷現代社會的味蕾革命之後,再品嘗和以前古代無二的食物實在是有點難以下口。

看膩了這個世界的小說就再小憩一會兒,實在閑得無聊就去道場看同宗弟子練習武技,就像以前看熱鬧一樣,儘管自己不想練習,看別人遭罪也別有一番風味。

當然,在他人看來,蘇凡無疑是擺爛,躺平了,因此也引來了不少熱心的大哥哥來發揮誨人不倦的精神,勸告蘇凡不要自甘墮落。

而今天出來,便是與林洞余長卿等人,趕去任務大廳領取任務的路上。在培訓期結束之後,大多數弟子便是自由狀態,只不過跟多的弟子選擇的是前往任務大殿去領取宗門任務,以賺取積分來換取仙丹靈果等寶物機緣。

九玄宗相對比起其他宗門的培養模式,還是相對自由的,九玄宗只要弟子每月按時上交積分便能在宗門保持無憂無慮的鹹魚狀態。

據傳言,像是長生天等九大仙門,據說不僅每天早晨都要強制晨練,而且還對弟子選修有所要求,要求一定要修滿多門法術。甚至還禁止弟子娛樂方式,就像跟某些高校斷網斷電,簡直就是玄幻版的高考工廠。

而且還每月都有測驗,不通過考驗的弟子還要被長老,護法各種FK,累計到一定次數還要被勸退退出宗門。

或許因為相比之下培訓期間太過於輕鬆,蘇凡忍不住開口輕鬆道:「沒想到,這宗門培訓還是挺輕鬆的。」

碰巧有新弟子路過蘇凡的身邊,恰好聽到蘇凡的發言,就覺得挺無語的,有人每天睡到大中午,下午就只會跑到課上看起了小說;有人,不是沒有睡眠也趕往在晨練的路上,就是在道場瘋狂練習武技。

特別是第一日之後,韓明長老是失了智一樣把丟了面子的氣,撒到弟子頭上之後,不知偷偷加大了幾倍每天的練習量。

想到這裡,這名弟子便氣不打一處。甚至起了跟蘇凡一樣擺爛的心思。

當然這其中是不包括龔具任和楊莉等宗二代的,據蘇凡所知,龔具任一開始還去了幾日,後面直接找他長老父親翹掉了軍訓,呸,培訓。

閑得無聊的蘇凡甚至寫了一篇名為《我的長老父親》的文章去到道場等地宣傳此事。

不知不覺間,幾人來到任務殿,林洞老遠就一眼看見人山人海的茫茫多的人群。

而蘇凡還在與身邊的余長卿閑聊道:「最近我看了一篇小說,一開始覺得還挺對的,仔細想想又充滿紕謬。

說的是大多數宗門都會特意招收一一個無能、智障、白痴、腦殘的弟子。

這是為了鼓舞宗門的士氣,好讓其他弟子在遇到研究瓶頸和挫折時依舊信心滿滿奮勇向前。

真是可笑。

我環顧我們的宗門,沒有發現任何一個弟子符合這種描述。」

余長卿:「……」

林洞:「……」

弟子:「……」

執事長老:「……」

不少不熟知蘇凡的弟子,但也多少聽聞這一屆弟子出了一個老鼠屎的事情,因此蘇凡在宗門內還頗有一番聲望,可惜是負面的。

今日一見,果然和傳聞中的一樣厚顏無恥。不少在大殿內初見蘇凡的弟子心想到。

無視詫異的諸人,蘇凡開始站在任務大殿內挑選起任務令牌。

畢竟選擇生活職業也是一門學問,蘇凡也是猶豫再三,不知道應該選擇哪一個任務。

丹藥助理,陣法助理,雖然只是輔助工作,但是宗門積分最為豐厚,也是最具有成長性的任務,不少人選擇此項,也因為競爭激烈,擇優錄取,像是蘇凡這種名聲臭掉了的擺子應該是不會被長老選中。

馴養妖獸則是報酬最為豐厚也是最危險的,去看守藏經閣,或協助鍛造靈器,去靈草園種植靈草雖然競爭較小,可蘇凡應該都是沒有什麼被選上的機會。

特別是考慮到擺爛系統,蘇凡自己也是不能學習丹道,陣法等輔助修鍊的宗門任務。

因此蘇凡不禁在任務大殿躊躇起來,最後拿走了一個讓林洞,於長卿等人都驚訝的任務靈牌。

「都說君子遠庖廚,你居然選擇去當廚子」林洞驚愕不已。

「沒辦法,膳食堂的飯菜不合口味,最近嘴巴都快淡出味」蘇凡隨口答道。

雖然在古代藍星,廚子被列入上九流之中,可放在玄幻世界裏,絕對無人僅僅甘心於當一個烹人。

儘管有烹飪靈食者,可也始終講究食材的原汁原味,逐漸強調鎖住妖獸靈獸之中的靈氣,不重視食用的口感。因此,烹人的地位也愈加低下。

二人對蘇凡的選擇感到詫異的原因也不言而喻了。

蘇凡卻是不顧二人的阻攔,義無反顧的朝膳食堂的山峰走去。

從食堂正門口直接進去,順着長廊往裡走,陣陣飄香襲來,蘇凡推開膳食大殿的後門,裏面的情況清晰可見。

一群庖丁熱火朝天的烹飪着整個宗門的午飯,雖然說宗門內不少辟穀的仙人和選擇辟穀丹以專註修鍊的人,可畢竟還是有不少的人把恰飯當成一種消遣,因此也是有不少人選擇吃飯。

九玄宗的廚子地位雖然不怎麼樣,但也配有了專門的工作服,一種緊身的圍裙和名為「青鈕」的護袖。一改九玄宗統一樣式的寬大飄灑衣服樣式,在烹飪時既乾淨又利索,有利於提高工作效率。

廚房每個位置都配有一名主廚,靈活穿梭於廚子之間。收到前台報菜後,主廚有序地指揮工作,以便後廚能夠履行職責。

井然有序的安排和部署庖丁工作,配菜、製作、傳菜、叫號等環節,並且協調後廚各崗位工作,有序出餐,以更好的提高出品效率。

一瞬間,後廚的台上便出現了濁氏胃脯、嫩羊乳豬、煎魚切肝、腌羊醬雞、白切肉、爛煮羔羊、甜味豆漿、燉小鳥、燒雁羹等美食。

濁氏胃脯是用羊做的,先燒沸湯,把羊胃焯洗乾淨,然後在羊胃中放花椒末、生薑末等拌好了的香料,放在太陽下暴晒,使其乾燥。這種胃脯可以久貯不敗,味美易制,銷路很廣。

蘇凡一邊驚訝於變魔術般的上菜速率,一邊呆站着欣賞後廚內美輪美奐的菜品出爐。

站立片刻,便有一位疑似後廚領頭的中年男子走來,一臉暴躁道:「沒看見閑雜人等請勿入內的牌子嗎!」

「我是領取任務來膳食堂幫忙的」蘇凡出示令牌,一臉平靜道。

後廚領頭吳濤神色一動:「這一屆負責領取炊事任務的弟子便是你?你叫什麼名字」

吳濤的心微微一動,這個名字聽着耳熟,面上漏出一絲疑惑,就是不知在哪裡聽說過。

這個名字貌似在昨日某個長老的飯局上提過,好似是某個新弟子擺爛,惹得外門的龔長老不滿。

吳濤幡然醒悟道:「哦,你就是那個混吃等死的鹹魚」

蘇凡無奈心道,原來我的名氣有那麼大嗎?

最近九玄宗的收入下滑嚴重,後勤部門的預算衰減在長老會議中已成定局,尤其是膳食堂等後勤部門更是首當其衝。

「既然這個弟子不受龔長老喜歡,我順水推舟一波,讓龔長老承了我這人情,說不定還能求個情,讓預算上漲上漲」吳濤默念。

突然,吳濤瞬間表演一波京劇變臉,漏出鄙夷的神色,沒好氣對蘇凡道:那麼你就負責打掃後廚的衛生吧

蘇凡心中無奈,本來想着的是,初來乍到,不願惹事,但現在貌似要被當成軟柿子捏了。

蘇凡一想到,接下來蘇凡要被迫承包起了整個食堂里最臟最累的活。不僅如此,還要被領頭吳濤帶頭給蘇凡自己穿小鞋,以及惡語相加。

一股激昂強烈的信念穿梭過蘇凡的心間: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於是,蘇凡緩緩開口道:「雖然不知你瞧不上我的緣由,可我還瞧不起你的名字呢」

吳濤觸碰逆鱗一樣,瞬間勃然大怒,牙關緊咬着,「咯咯」作響,臉漲得像個紫茄子,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一個勁兒地往下淌:「你居然敢用我的名字開玩笑,我這輩子最厭惡的便是別人開我名字的玩笑」

蘇凡反而驚訝起,為何吳濤是如此大的反應。

頓時後廚便一副雞飛狗跳的場面,不少廚子和弟子嘰嘰喳喳起來:「據說吳濤廚師長一生命途多舛,初入修行時,所拜的師傅是個變態,接下來懂得都懂」

「我聽到的版本是,自小遭到宗族族長猥褻,因此得名吳濤」

「對的對的,因此廚師長才道心破損,宗主可憐他讓他來掌管膳食堂,因此才轉行當起來廚子」

這可是後廚秘而不宣的事實,平日里根本無人敢開廚師長名字的玩笑,今日居然有勇士敢揭破這一面紗,果然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蘇凡聽到爐頭,打荷,水台等後廚的交頭接耳後才方然煥然大悟。

不過,既然蘇凡能聽見,吳濤本人自己更是聽得一清二楚,只見他的臉憋得通紅,雙眉擰成疙瘩,就連胳膊上的青筋都看得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