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厲太太甜入心扉
厲太太甜入心扉 連載中

厲太太甜入心扉

來源:微閱雲 作者:李小水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厲澤衍 杜雪沁

海城頭條炸了:第一少爺厲澤衍被一個女人逼婚了!還是一個大丑女! 一夜之間,萬千少女的心碎成了渣
新婚夜
厲澤衍警告顧輕輕:「不準靠近我!不準進我房!不準愛上我!」 顧輕輕不屑:「今天你對我愛答不理,明天我讓你高攀不起!」 婚後某天
厲澤衍:「老婆,求同房睡
」 顧輕輕:「是哪個狗男人不准我進他房間的?」 厲澤衍:「汪,汪汪……」展開

《厲太太甜入心扉》章節試讀:

第8章 欲情故縱


  邵子蘭死死地扶住樓梯扶手,才勉強站穩。

顧輕輕側眸朝着樓梯處看去,眼底一片冷意。

這些年杜家人隻字不提當年父親留下的遺囑,一味地營造善良人設,明着撫養她,按着迫害她。

她運用所學技能黑進保密機構的內網,才查到父親留下的那份備份遺囑的。

杜維鴻收斂心神,猶豫了幾秒,解釋道:「輕輕,有關於遺囑的事情我不是故意想瞞着你的,我有自己的考量,我想等你長大成家後再告訴你的,這也算是對你的一種保護……」

顧輕輕無波無瀾地出聲打斷:「行了,我不想聽這些。我只想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我查了,這幾年公司雖然一直在走下坡路,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現在市值估計至少也有八個億。我也不多要,杜家和顧家各一半,你給我寫四個億的欠條,慢慢還。」

杜維鴻錯愕地看着她:「輕輕,你這是怎麼了?就算我不是你的親生父親,但我這些年也沒有虧待過你。你說你喜歡鄉下清新自由,我就每個月讓你媽媽妹妹把吃穿用度給你送過去哪怕你不聲不響結了婚,我心裏也只有高興。你怎麼突然說出這麼生分的話?」

呵,那您還是問問您妻子女兒比較好。

她勾唇冷冷道:「你就當我是白眼狼好了。寫吧。」

杜維鴻的唇哆嗦了下,眸底閃過一抹複雜,重重點頭:「好!爸爸給你寫!長生集團本來就是你父母的,現在還給你,也是應該的。」

送走顧輕輕後,杜維鴻拿出手機撥通了秘書的電話:「你給我查下顧輕輕這些年在鄉下是怎麼過的,不準聽任何人的,親自去查!我要真相!」

……

厲氏集團,總裁辦。

「三少,事情經過就是這樣。離開杜家後,三少奶奶讓我把她和東西放在路邊,就讓我走了。」

宋偉將顧輕輕一系列匪夷所思的操作一一向厲澤衍做了彙報:「您說,三少奶奶要把那些東西拿去幹什麼呢?」

厲澤衍隨意將手中文件丟在桌上,不屑地挑了挑眉:「她能幹什麼?當然是換成錢。」

「那、那些東西的去向,我們要繼續追查嗎?」宋偉想了想:「畢竟是老太太的……」

「不用,那些東西,厲家要多少有多少。」

厲澤衍冷冷勾唇:「現在最重要的,是密切注意我父親的身體情況,確保他能得到及時有效的醫治,早日康復。」

他所說的治療,當然是顧輕輕按時施針的進展。

宋偉冷靜下來,鄭重應聲:「是,三少放心。」

……

紅色的小奔奔里,顧輕輕隨手將袋子丟給來接自己的閨蜜羅子瑩:「子瑩,幫我送去孤兒院。」

「什麼玩意?」

羅子瑩單手把着方向盤,隨手在袋子里翻了兩下,聲音瞬間高了八度:「我的天,小祖宗,這些東西你從哪弄來的?你不會打劫了杜家吧?」

顧輕輕清了清耳朵,不屑地揚起唇角:「對他們,我還需要打劫?那些,原本就是屬於我、屬於我們顧家的。這些東西是厲家送給杜家的見面禮,我半路攔截了下來。」

聲音清脆,堅定無比。

羅子瑩不由地對她豎起了大拇指:「幹得漂亮!可這些東西,你覺得直接送去孤兒院合適嗎?」

她戳了戳那半截露出來的字畫:「你是想讓院長掛在辦公室?然後別人問她怎麼買得起這麼名貴的東西?」

顧輕輕微怔:「那怎麼辦?」

厲老太太準備的東西,自然是不會差,所以她才不想便宜了杜家。

「雖然不能直接用,但是可以賣啊!」羅子瑩得意地眨眨眼,利落地一甩方向盤:「走,姐姐帶你去搞定這些。」

一個小時後,顧輕輕看着面前袋子里紅艷艷的百元大鈔,瞪大眼睛,「效率挺高!」

羅子瑩挑眉:「必須的!」

蘇妙妙眉宇飛揚,心情激動:「那咱們現在就出發去孤兒院吧,我都好久沒去看月亮媽媽了。也不知道她最近怎麼樣了?病情有沒有加重?」

……

夜,南苑主卧。

厲澤衍推開門,夜風撩動窗帘,一股淡淡的馨香在空氣中浮動着。

暖黃色的光暈中,一抹窈窕的身影半躺在床上,單腿半抬。

單薄的弔帶真絲睡裙下,修長的雙腿皙白如玉。

「高大威猛、霸氣十足、知識淵博、風度翩翩、驚才風逸、魅力四射的老公,晚上好!」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

顧輕輕見到他的瞬間,便開始實施彩虹屁戰術。

厲澤衍下顎的線條收的凌厲,俊美如斯的臉頰上籠罩着一層寒流。

顧輕輕感受到空氣中冰冷氣息後,臉上的笑容微微僵了僵。

第一套彩虹屁戰術陣亡!

她並不氣餒,慵懶起身,「一不小心」將那纖細的弔帶又往下滑了半寸,露出整個雪白的肩膀,軟軟出聲:「老公,你上輩子一定是碳酸飲料吧?所以我一見到你就能開心地冒泡!」

厲澤衍瞳孔微縮,聽不下去了,冰冷地開口:「出去!」

「老公,不要抱怨啦,抱我就行……」

顧輕輕一邊淺笑盈盈地睡着,一邊娉娉裊裊地往他身邊走。

厲澤衍下顎繃緊,唇角抿起冰冷的弧度,鄙夷地勾起唇角:「你的臉皮厚到可以捐給國家研究防彈衣了!」

「行啊,捐了吧!」顧輕輕笑眯眯地看着他,一臉無辜。

看樣子第二套土味情話戰術也陣亡了!

她只能繼續貫徹第三套戰術了,於是,她更加柔美地笑着,側了側香肩。

厲澤衍眸光冷冽,懶得再跟她廢話,直接按下房間里的呼叫器:「把這個不知廉恥的女人丟出去!」

顧輕輕面色一僵,懊惱地一跺腳:「厲澤衍,你到底是不是男人?我都穿成這樣了,你怎麼還無動於衷??」

她的第三套性感戰術這麼快也陣亡了?

難道,真要她穿子瑩推薦的那些三點式嗎?

厲澤衍俊眉蹙起,一把將她推倒在床上,俯身壓下:「你再說一次!」

猝不及防跌入柔軟的被褥中,高大的陰影籠罩下來,男人清冽的氣息撲面而來,顧輕輕的心跳驀地加快,滾燙的紅暈從臉頰蔓延到耳根。

她竭力剋制着緊張和慌亂,咬牙道:「我說,你要是個男人,今天就把我睡了!」

厲澤衍看着她,冰冷的目光似是要將人一寸寸剖開。

顧輕輕下意識地屏住呼吸,怕他突然壓下,又怕他突然離開……

片刻,厲澤衍忽然嗤笑一聲:「你這麼**?是誰說只要厲家三少奶奶的身份?不准我靠近、不准我愛上的?」

疏冷的語氣,滿是嘲諷。

這是**裸地打臉啊!

顧輕輕咬牙,斷斷續續道:「女人的話你也信?我那是欲擒故縱……誰知道你這麼不上道,逼得我只能放下矜持,主動出擊。」

厲澤衍從來沒見過哪個女人,把勾引說得如此理直氣壯。

他眸中的冷意更深,起身,警告:「收起你那些不該有的心思!我只答應娶你,可沒答應要睡你。」

籠罩在身上的陰影褪去,顧輕輕暗暗鬆口氣,卻又有些不甘:「可我們是合法夫妻!難道,你是嫌我丑,所以這麼對我?」

「你這種卑劣的女人,就算貌若天仙,我也不會多看一眼。」

厲澤衍冰冷吐字,轉身就走。

顧輕輕一骨碌從床上爬起來:「我明天就去告訴奶奶。我就不信,奶奶她老人家不想要重孫。」

厲澤衍的手驟然握緊,緩緩回過頭:「你想要孩子?」

如果眼神能變成刀,顧輕輕感覺自己身上這會兒已經被戳出十七八個窟窿。

她雙手用力地撐在床上,梗着脖子:「對!八點檔的言情劇里都是這麼演的,有了孩子,地位才能穩固。」

為了保命,她必須要孩子!

厲澤衍:……

她還真是,什麼理由都能說得這麼理直氣壯!

他腳步微頓,冰寒的嗓音劃入空氣中:「我忘了告訴你,我不喜歡女人,絕不可能和女人上床的。」

自帶寒流的音節,讓房間內的溫度倏然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