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離凰
離凰 連載中

離凰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阿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寧安 現代言情 陸藏鋒

天才少女月寧安,縱橫商界,斂財無數,從無敗績,唯獨在陸藏鋒身上栽了大跟頭
她嫁給陸藏鋒三年,獨守空閨三年,好不容易守得陸大將軍凱旋歸來,沒能夫榮妻貴,卻被甩了一紙休書
賠了財、失了心的月寧安,拿着休書及時止損,瀟洒離去,卻被人攔了路......什麼?你是奉旨休妻,休書跟你沒有關係?展開

《離凰》章節試讀:

009功勞,背後的女人


009功勞,背後的女人

陸藏鋒知道,依皇上和稀泥、愛逃避的性子,絕不會回答他的話,能給他答案的只有趙啟安。

「你的妻子是月寧安,就與國事有關。」趙啟安似笑非笑地看着陸藏鋒,沒有任何猶豫,便將這三年隱瞞陸藏鋒的事,都說了出來,「藏鋒,這三年,你能心無旁騖的在外征戰,不是皇兄的功勞,也不是我的功勞,而是月寧安的功勞。」

「什麼意思?」陸藏鋒凝眉。

這三年,發生了什麼他不知道的事?

或者,皇上與趙啟安,瞞了他什麼?

「你這三年在外征戰的糧草、兵器的補給,全是月寧安為你籌集的。朝廷沒有出一分銀子,她養了你的大軍三年,同時也是她,為你擺平了朝廷上所有的反對者。」趙啟安漫不經心的說道。

反正事情已成定局,現在告訴陸藏鋒也沒有關係。

「月寧安,一個女人?」陸藏鋒冷諷了一聲。

「藏鋒,你別小看月寧安。她不是普通的女人,她是月家人,那個號稱被**摸過頂的月家後人。」趙啟安一直都知道,陸藏鋒看不起女人。

以前看不起,現在也看不起。

但好笑的是,這三年在背後為陸藏鋒出力的,就是一個女人。

「看樣子,她本事不小。」 這話是趙啟安嘴裏說出來的,要是從別人的嘴裏說出來,陸藏鋒是絕不會信的。

「有人戲謔的說,如果說月家人是被**摸了頂,那麼月寧安就是被**抱在懷裡長大的。我這麼說,你能明白月寧安的能力了嗎?」趙啟安一臉笑意,毫不吝嗇對月寧安的讚美。

反正,月寧安再好,也與陸藏鋒無關。

從今天起,月寧安不再是陸藏鋒背後的女人,而是他趙啟安背後的女人。

陸藏鋒心中已瞭然,但還是裝傻的問了一句,「她的能力強弱與否,與你算計我休她,有何關係?」

月寧安太能幹了,能幹到讓皇上忌憚了。

他是手握兵權的大將軍,皇上絕不會允許,他還有一個能力強到,可以養活數十萬大軍的妻子。

皇上迫切的要他一進城就休了月寧安,不僅僅是要他休棄月寧安,還要月寧安恨他,與他成仇,只有這樣皇上才能安心。

然而,他進城之前,根本不知月寧安這三年做了什麼,也不知月寧安的能力。他沒有按皇上的意思辦,皇上等不及,就自己動手,造成既定的事實,讓月寧安恨他。

這一招,很妙。

如果月寧安真如趙啟安所說的那般聰明,那麼......

在城門口的那一幕,就應該是她有意為之,而不僅僅是為了賭氣。

真是,聰明的女人!

難怪,皇上容不下她在他身邊。

「沒辦法,她太能幹了,有更重要的事要辦。」趙啟安自然不會跟陸藏鋒說,逼他休妻,算計他與月寧安撕破臉,是防備他。

趙啟安說出另一個理由,「青州范家的事,你知道的,月寧安是月家人,我需要她去跟范家人爭。」

「我知道了。」陸藏鋒點了點頭,沒有再問。

再問下去,他們君臣之間,連現在的情誼都保不住。

他得勝歸來,皇上在高興之餘,也防備他。

月寧安是皇上對他的警告。

陸藏鋒的聲音很冷,幾乎沒有情緒起伏,熟知他的皇上,知道陸藏鋒這是生氣了。

皇上輕嘆了口氣,解釋了一句,「藏鋒,這件事,朕事先並不知情。啟安跟朕說,你有了心上人,不喜月寧安,有了休妻的打算,朕才會讓你休妻。」

皇上說話時,暗暗瞪了趙啟安一眼。

趙啟安這事辦的太不地道了,陸藏鋒指不定會以為,他這個皇上防備他了。

雖然,這也是事實,但事情不能做得這麼直白,太傷他和陸藏鋒之間的君臣之情,當然也傷了兄弟情。

「臣早晚都要休妻,早與晚並不重要。」月寧安應該慶幸,她姓月,於皇家還有用,不然......

就憑她斂財的本事,和他陸藏鋒妻子的身份,就足夠她死一百次。

還是那句話,皇上不會允許,他身邊有一個這麼能幹的女人。

趙啟安撫掌一笑,樂道:「皇兄,你看吧......我就說了藏鋒不會生氣,我們兄弟間,根本不計較這些。」

「你閉嘴!」皇上瞪了趙啟安一眼。

「行行行,我不說行了吧。反正事情已經這樣了,你們要有什麼不滿,都怪我好了。」趙啟安半點不怕,弔兒郎當的道。

陸藏鋒看了他一眼,那一眼冰冷異常。

趙啟安半點不放在心上,挑釁一笑。

事已至此,陸藏鋒就是有通天的本事,也無可更改。

這個悶虧,陸藏鋒吃定了。一進城就休妻,還有,月寧安被人趕出陸府的黑鍋,陸藏鋒也背定了。

趙啟安心情極好的開口道:「對了,皇兄......我今天去跟月寧安談了。她已經應下了七月去青州跟范家人爭,不過除了放月家人自由外,她還有兩個條件。」

「什麼條件?」皇上正不知如何面對陸藏鋒,聽到趙啟安的話,立刻扭頭看着趙啟安。

三年不見,藏鋒周身的氣勢更嚇人了。

先前在朝堂上,滿朝文武都被他壓得不敢吭聲,硬是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指責他面聖不跪有錯。

當然,他也不覺得有什麼錯。

面聖不跪,是陸藏鋒用功勞換來的,也是他應允的,他雖然有那麼一點不高興,可他絕不會打自己的臉。

趙啟安道:「月寧安要我向你請旨,給蘇含煙和陸飛羽賜婚,另外是下旨讓蘇予方的私生子認祖歸宗。」

「蘇予方有私生子?」皇上驚得眼珠子險些瞪了出來。

蘇含煙和陸飛羽是誰,皇上當然知曉,他不在意這兩人的婚事,他在意的是蘇予方的事。

蘇予方可是他看中的妹婿,先前還暗示過蘇相,要把公主下嫁給蘇予方,蘇相也應下了,現在告訴他,蘇予方在外面有私生子?

「哈哈!」趙啟安樂的一笑,「我就知道皇兄你會驚一跳。皇兄,你不知道,我聽到月寧安說這事的時候,也驚了一跳。你說月寧安從哪裡挖出這事的?我的人都沒有查到,她居然知道了,而且還按着兩年不說,可真是厲害了!」

趙啟安瞬間來了精神,一臉興奮地道:「皇兄,我跟你說,你別看月寧安只是一個姑娘家,這姑娘可真了不得,不生不息的就把蘇家給坑得爬不起來。這也就是我,要換別人去跟她談,指不定得虧死。」

趙啟安說完,還不忘諷刺陸藏鋒一下,「我說藏鋒呀,你在這裡生氣,指不定月寧安這會正高興呢。你看,她被你休了卻拿到這麼多好處,這麼好的事,哪裡去找?」

他現在一點也不在意,讓陸藏鋒知道月寧安有多優秀,反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