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霍爺他寵妻無度
霍爺他寵妻無度 連載中

霍爺他寵妻無度

來源:asp1 作者:林疏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舒童 現代言情 霍江城

八年前的這個時候,霍江城執意退婚,惹得霍老太爺不喜,暴揍一頓後趕出家門
被退婚不展開

《霍爺他寵妻無度》章節試讀:

002 我跟蘇亦誠離婚了


晚上九點鐘,蘇家別墅的偌大客廳里,男女老少,坐了一屋子人。
都是自己人,外人知道蘇家發生了大事情,都識趣離開了。
安家,除了安木杉外,目前安氏集團董事長安振業,也在。
此刻的安振業,面冷如黑灰。
坐在角落裡,雖然一句話都沒有說,但是渾身氣勢極強。
他的寶貝女兒,掌上明珠,她吃了那麼多苦了,為什麼偏偏還要遭受這些?
現在好了,幾乎整個上流圈子的人都知道了,知道他女兒就是個會勾引姐夫的**。
他安振業的臉,往哪裡擱?
將來木杉嫁人,被人家揪住這個短處,也得受一輩子委屈。
他在還好,等他百年之後了呢?
蘇家現在是蘇大哥蘇亦忠當家做主,遇到這種事情,他心情肯定也很不好。
本來是高高興興的一次宴會,結果卻出了這種事情,無端給人提供笑料。
凌厲剜了眼自己三弟後,蘇亦忠道:「安叔叔,那您看,這件事情怎麼處理?」
怎麼處理?
如果安振業可以選擇,他真想將蘇亦誠這小子千刀萬剮。
但是蘇家,他得罪不起。
何況,這蘇亦誠,也是木杉的心頭好。
兀自權衡一番後,安振業竭力保持平靜,他看向安舒童。
「舒童能有今天這樣驚人的舉動,想必是深思熟慮了許久。
你也真狠得下心來,自己心裏不爽,就真想你妹妹身敗名裂。」
安振業就算再忍,他也忍不住怒氣,「今天來的是什麼人,你應該清楚。
如你所願,現在蘇安兩家,成了整個錦城的笑柄,你可滿意了?」
單反拍了艷照視頻,純粹屬於意外,當時餘音音叫她叫得急,她不知道錄製視頻的按鈕是開着的。
不過,此時此刻,安舒童懶得解釋了。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安舒童平靜得很,她看向安振業,「二叔也是好笑,不怪自己女兒不知廉恥,就只怪我了?」
安木杉眼睛都哭腫了,她哭着喊道:「姐姐,你是不是想眼睜睜看着我去死?
你怪我的話,大可以明着來,為什麼要背地裡捅刀子?
我的清譽不要緊,你連姐夫的臉也不顧及嗎?」
「他還有臉嗎?」
安舒童已經不知道什麼是難過了,只看向蘇亦忠問,「大哥,這件事情,你打算怎麼處理?」
若是生意場上的事情,蘇亦忠可以處理得遊刃有餘。
但是這種家長里短的事情,他還真不好處理。
蘇亦忠作為大伯子,雖然跟弟妹不熟。
不過,一個屋檐下也住了六年了,這個弟妹是什麼樣的人,他還算是了解。
「弟妹,拍下這些公諸於眾,你真是故意的?」
「我若說不是,大哥相信嗎?」
蘇亦忠默了會兒道:「安叔叔,給我兩天時間,這件事情,我定然會派人查探清楚。
誰對誰錯,我也會給個公道。」
「蘇總,我的清譽都沒了,還有什麼好查的?」
安木杉嗓子都哭啞了,她身子一軟,癱坐在地上,「是,都是我的錯。
當初我的戀人被人搶了是活該,現在我被人算計也是活該。
我本來就不是什麼千金大小姐,我的命就是卑賤的。」
安木杉看着蘇亦誠,見他不說話,她滿眼都是悲痛跟絕望。
蘇亦誠看向安振業:「我會跟舒童離婚,然後和木杉結婚。」
「老三,別胡說。」
蘇亦忠不答應,「你已經做錯了事情,還想一錯再錯?」
蘇亦誠道:「這件事情,我做主。
我跟木杉,本來就應該是一對。」
他眼皮子微抬,淡漠掃向安舒童,「你怎麼說?」
「求之不得。」
安舒童輕輕吐出四個字。
蘇亦誠以為她會拒絕,他沒有想到,她竟然答應得這麼爽快…… 安家父女離開後,蘇家的人,也都散了。
安舒童上樓進卧室,打開衣櫥,開始收拾衣物。
蘇亦誠跟了進來,一把掐住安舒童手臂。
男人面容清冷,眼睛裏,卻在噴火。
「現在滿意了?」
他壓低嗓音問。
安舒童被他鉗制住,掙扎不開,她只怒視着他:「蘇亦誠,我這輩子做的最錯的決定,就是跟你結婚。
我以為你是個溫潤如玉的翩翩君子,沒想到,你只是一條冷血無情的毒蛇!
放開我~」 「後悔?」
蘇亦誠冷笑,「現在知道後悔,早幹什麼去了?」
他抿了下嘴,瞳孔微縮了下,「靠山回來了,又有底氣了?」
安舒童不再掙扎,只仰頭看着他。
蘇亦誠嗤之以鼻,滿眼的輕蔑跟不屑。
他狠狠甩開她的手,大步離開。
走到門口的時候,停住腳步,他沒有回頭:「你最好不要再耍什麼心思,讓我知道了,就算有一百個霍江城,我也要你好看!」
蘇亦誠口中的霍江城,是霍家二爺,也是安舒童以前的未婚夫。
霍家在錦城的地位,不是蘇安兩家比得了的。
上午排隊在民政局辦了離婚手續,之後,安舒童直接去了報社上班。
安舒童是京華報社的一名記者,畢業後就在這家報社上班了,一獃獃了近四年。
她從小就喜歡攝影,大學悄悄修改志願,把第一志願從管理改成了新聞學。
安父寵女兒,又有安母從中護着。
所以,改志願這件事情,安父很快就沒計較。
繼承人可以培養,但是閨女只有一個。
「舒童!」
見安舒童來了,餘音音朝她跑來,湊過去小聲說,「那個,你們安氏派人來了,現在就在咱們老總辦公室。
看錶情,來者不善啊,你得提前做好心理準備。」
安舒童說:「我知道了。」
餘音音眨了眨眼睛,黏在安舒童身邊不肯走。
「舒童,你怎麼樣啊?」
她捧着小臉,矮下身子,讓格子板將她嬌小的身子擋住,「昨天晚上那件事情,你、你還好吧?」
「我沒事。」
安舒童看起來倒還好,她拿抹布擦了桌子。
餘音音:「我也真是沒有想到,那個安小姐,她竟然這麼的……」 「餘音音,上班時間不幹活,幹什麼呢?」
報社副總背手站在她後面,一臉嚴肅,「幹活去!」
轉眼看向安舒童,語氣稍微平了些,「你過來。」
副總把安舒童叫去辦公室,敲了敲桌子問她:「剛剛安氏的人來了報社,你看到了吧?」
「看到了。」
安舒童扯了下唇,那個人她認識,之前替他父親打工,現在替安振業打工。
「有個任務,要交給你。」
副總咳了一聲,有些猶豫。
顯然,接下來的話,他也說得為難。
安舒童道:「副總,有什麼話,就請直說吧。」
「那我可就說了。」
副總清了清嗓子,笑望着安舒童說,「舒童,剛剛鄭先生過來,是你二叔的意思。
他說,有件事情,務必要澄清一下。
是關於,你跟蘇家三少蘇亦誠婚事的事情。」
安舒童不說話,只是看着副總,示意他說下去。
「你二叔的意思是,讓咱們報社寫個新聞稿,就說,其實你跟蘇三少早就離婚了。
只不過,礙於你父親剛去世不久,顧及着影響,蘇家這才暫時沒讓你離開。」
副總喝了口水,繼續道,「而蘇三少跟安小姐之間,也早有婚約。
他們之間的行為,並非傷風敗俗,而是因為需要顧及你,這才偷偷摸摸的。」
「副總找我來,是什麼意思?」
「這個新聞稿,安氏要求,你來寫。
最後落名,也留你的名字。」
「不可能。」
安舒童拒絕,「這樣的稿子,我不可能寫。」
說罷,安舒童起身,要出去。
副總喊住她說:「舒童,安小姐,蘇太太。
你以為,你還是以前的安氏千金嗎?
現在安氏當家做主的人,是你二叔。
而你父親,就憑生前做的那些事情,安氏集團里的那些人,也不會有誰多同情你一分。
你現在一無所有,跟你二叔對着干,就是以卵擊石。」
「我爸是冤枉的。」
「誰相信。」
副總說,「識時務者為俊傑,讓你寫,你就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