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神醫小嬌妻,沈爺寵爆全球
神醫小嬌妻,沈爺寵爆全球 連載中

神醫小嬌妻,沈爺寵爆全球

來源:pinsuu 作者: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竹離 沈承南 現代言情

為了真相,她一步一步設計接近沈爺,結果發現自己不過是羊入虎口
她的每一步算計,都被那人所允許,眾人嫉妒,以為是沈爺的偏愛,殊不知,他不過是知道她身上背負的秘密,所以對她百般容忍,當她深陷其中時,發現自己原來不過只是替身
他給她所有的一切,不過是為了彌補另一人!
「我願意換血

當她為了他的白月光上了手術床時,男人紅了眼,瘋狂飛奔出去,當意識到她會死的時候,他才發現自己的內心深處早就留了她!
遲來的深情,她還願意接受么?
唐竹離×沈承南展開

《神醫小嬌妻,沈爺寵爆全球》章節試讀:

第4章 最稀缺的血型


第4章最稀缺的血型他讓小六背着唐竹離回了房間,等待醫生的過程中,唐竹離簡直生不如死。
她額上兩側的劉海早被汗水打濕緊緊貼在蒼白的臉上,只能緊緊咬着牙忍着疼痛。
要不是她犯病沒有辦法為自己治療,也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沈承南看到她眼角的淚水湧出,腦中另一張臉與唐竹離重疊,他恍惚中,竟將她擁在懷裡,輕聲安撫道,醫生很快就來了。」
淡淡的清香灌入鼻中,唐竹離顧不上與他的距離,只能緊緊的捏着男人的衣角,指甲像是要崩斷了才能忍住不喊疼。
小六也是第一次見這個場面,他看唐竹離這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訥訥道,爺,這女人不會是裝的吧?
才泡個水怎麼就變成這樣了……」沈承南一個眼神掃過來,他立馬閉了嘴。
徐醫生終於趕到,唐竹離已經全身都在抽搐了,但是意識卻尚存。
給她檢查了一番,診斷是心疾犯了,立馬給她吃了速效葯。
可她抽搐的還是很厲害,沈承南俊眉微皺,臉色不悅,怎麼吃了葯還是這樣?」
徐醫生也急的滿頭大汗,這樣的病例他也是頭一次見。
用,用針灸……」唐竹離的聲音很虛弱,她靠在沈承南的懷裡,望着醫生道,會針灸嗎?」
會。」
她艱難的抿抿唇,按照我說的做就好。」
事態緊急,已經沒有猶豫的機會,不然就會錯過最佳時機。
在唐竹離的指揮下,徐醫生扎了幾個特殊的穴位,然後來回換銀針,將近一個小時不停,他緊張的汗珠子頻落,堪比做了一場大手術。
不過他手法很穩,而且唐竹離只是指揮了幾句,徐醫生便通透了,悟性極高。
施完針後,唐竹離的癥狀果然好了許多,她的身體慢慢平復下來,然後昏睡了過去。
結束後,徐醫生嘆了口大氣,這位小姐的癥狀真是奇了,不過她的醫術也讓我頗感驚訝,很少有病人能為自己治病的。」
沈承南望着唐竹離的目光逐漸深諳,這女人到底什麼來歷?
他微微眯眸,突然想到什麼,你現在採取她的血樣,儘快檢測出來給我。」
徐醫生一楞,但很快反應過來他要做什麼,立馬去採取了唐竹離的血樣。
我現在就回去化驗,半個小時給您消息。」
好,辛苦。」
只有小六在一旁顯得有些迷茫,他不知道為什麼爺要採取這個女人的血樣,儘管好奇,他卻也什麼都不敢問。
爺,我推您回房間休息吧。」
沈承南目光不離她,一對眸又逐漸冷了下來,你出去吧。」
小六畢恭畢敬,是。」
半個小時過去,徐醫生來了電話,他的語氣十分激動,沈爺,她的血型竟然是A亞型血!」
真是太巧了!
世界上這麼稀缺的血型竟然就這樣碰上了!
也不枉費我們苦苦等了六年!」
沈承南嗯了一聲,但當他掛斷電話以後,胸口卻像是瞥過電光似的,彷彿某處開始重新活了過來。
不管這個女人什麼目的,現在對他來說,她已經有了用處。
唐竹離折騰了一夜,迷糊醒過來的時候渾身都還在發軟,她感覺自己沒有一丁點力氣,勉強撐着身體坐了起來。
門就被人推開了。
原來是沈承南早就吩咐傭人做了早餐端進來給她。
傭人的態度和昨晚大相徑庭,她仔細布好早餐,特意搭了個桌子在床邊方便她就餐。
少奶奶,這是少爺吩咐特意為你熬的粥,還有一些甜點,我不知道你喜歡中式還是西式的,所以都準備了,您慢慢享用。」
少奶奶?
唐竹離有些懵,怎麼一夜之間還改口了?
她看着琳琅滿目的餐點,嘴角抽了抽,這大早上的,誰能吃下這些油膩膩的東西?
她對傭人笑了笑,端了碗粥到自己面前,其他的撤了吧,你們可以吃,不要浪費了。」
是。」
等傭人離開以後,唐竹離餓的狠,咕嚕一碗粥就下了肚。
還有哪裡不舒服嗎?」
小六推着沈承南進來,嚇了她一跳,昨天晚上那些不好的記憶讓她下意識的防備着這個男人。
已經沒事了。」
沈承南已經到了床邊,他抽過桌上的紙巾,突然湊近唐竹離。
她眼神倏地一冷,但當碰上他的目光時,唐竹離又恢復了那副人畜無害的模樣。
隨着男人的靠近,唐竹離心跳猛地加速起來,那雙看着他的圓眸顯得十分無辜。
沈承南用紙擦掉了她嘴角上的污漬,既然沒事的話,今天我陪你回唐家吧。」
把事情都給解決了。」
唐竹離愣住,解決什麼事?」
男人唇邊浮出一絲微笑,唐家桃代李僵,總是要個說法的。」
聞言,唐竹離秀眉緊蹙,這男人是非要唐夢漫不可了?
……唐家。
當梁君雅發現是唐竹離嫁到沈家以後氣的半死。
偏偏唐夢漫不覺自己闖下大禍,反倒是覺得甩掉一個拖油瓶也沒有什麼不好的。
蠢貨!」
梁君雅點了一下她的腦袋,我真想看看你這腦子裏面是不是養了魚啊!
現在唐家就是個空殼!
你讓那個野種嫁過去,惹惱了沈家,我們母女倆不是等死嗎!
?」
唐夢漫從小到大就是個無腦美人,她哪裡會考慮這麼多,只想着自己不要嫁給一個殘疾人罷了。
她撇撇嘴,眼淚蓄滿眼眶,又要用慣用伎倆。
知女莫若母,梁君雅現在心煩意亂,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給我打住!
眼淚現在對我沒有用!
你給我想辦法去跟沈承南道歉!
不然你就給我滾出去!」
唐夢漫委屈至極,她摸了摸自己戴着口罩的臉,就算是我願意去跟沈承南道歉,他也不一定會接受我啊!
就我現在這個模樣,怎麼出門見人嘛?」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