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出獄屯bb機的我暴富了
重生出獄屯bb機的我暴富了 連載中

重生出獄屯bb機的我暴富了

來源:2itcn 作者:紙上飛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愛國 現代言情 陳卓周

沈哥,你不是開玩笑吧,兩三天賺幾千? 你要帶兄弟們搶哪家銀行? 范建一臉感興趣的表情
我搶你個頭
沈青捶了對方一拳頭......展開

《重生出獄屯bb機的我暴富了》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重生出獄屯bb機的我暴富了第1章  出獄


小說主人公是沈青伊柔的書名叫《重生出獄屯bb機的我暴富了》,小說《重生出獄屯bb機的我暴富了》作者為紙上飛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
主要講的是:...03年,省第六監獄。
沈青左手拎着一個蛇皮袋站在門口,毒辣的太陽,讓他大汗淋漓,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要被曬死。
右手從口袋摸出最後一根煙,熟練的點上,深吸一口。
哦,我這該死的重生。
像是吐槽,也像是埋怨,張口吐出了一口煙圈。
重生前,他沈青雖然是個孤兒,但也憑藉自己的努力,成功迎娶了董事長家的白富美,生下一兒一女。
過着單手開賓利的生活。
可誰他娘想到,喝醉的他晚上跟老婆泳池恩愛時候,居然魂穿到了平行世界!
上一秒他還是董事長的優秀女婿,過着上流社會體面的生活。
下一秒,他就成了牢房裏面的99527。
巧合的是這具身體以前也叫沈青。
但是跟之前的他相比,這傢伙完全就是個爛人!
抽煙,酗酒,打架鬥毆,更是推牌九的小能手。
坐牢的原因,只是因為嫖後不給小費,還搶了小姐的錢。
哦,這悲慘的人生,該死的人渣。
沈青淡淡的吐槽自己,心中又氣又笑。
重生前的自己,完全是個顧家愛老婆的好男人,每月有幾十萬零花錢,天天在家帶孩子。
而這一世真慘。
不是在坐牢,就是在坐牢的路上。
不過,唯一還能讓他欣慰的是,這個沈青早已經娶了老婆。
至少不會一輩子窮的打光棍了。
但坐牢這麼久,一個人沒來看望過。
用腳趾頭也能猜出來,家庭關係肯定不怎麼滴。
多希望這就是個夢。
沈青掐滅香煙,掏出踩縫紉機賺的五塊錢,打了一輛三蹦子回家。
.......根據記憶,沈青回到了家裡,站在一個破房子門前。
院子有一顆歪脖子棗樹,右邊是一個水井,抽水泵上掛着一條花色毛巾。
院子不大,但是乾淨。
推開房門,這幾十年的木頭門,咔嚓一聲裂開。
沈青心中嘆氣,一步走進屋內。
哧溜一聲,腳下踩到了東西,沈青一個屁股蹲坐在地上。
而手裡的蛇皮袋也完美甩出一個弧度。
嗖的一聲從紙糊的窗戶飛了出去。
沈青目瞪口呆。
紙糊窗戶是什麼情況?
雖然這是03年。
但也不至於窮出天際吧?
你,你出來了?
緊張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沈青連忙扭過頭,看到一個鄉村婦女提着菜籃子站在身後。
伊柔?
沈青下意識念出對方的名字。
伊柔臉上頓時露出一抹驚恐,說道:我已經盡量替你還錢了,但還剩下很多,你在給我點時間吧。
她的語氣最後是帶着祈求,眼神都變得無比懼怕。
沈青無語的搖頭。
以前的沈青就是個街溜子,打老婆的事沒少干。
但眼前這個女人雖然打扮老土,可五官精緻,稍微化妝後,絕對是個大美女。
這麼漂亮的老婆,都能下得去手,畜生啊。
沈青開口道:伊柔你別怕,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了。
我現在.....伊柔突然發抖起來,她連忙去屋內抽屜裏面,拿出了幾張零錢,懼怕道:這是家裡所有的錢了,買米都不夠。
你能不能少輸一點,家裡已經......她輕輕抽泣,誤以為沈青又要去吃喝。
沈青愣住。
對方發自內心的恐懼,根本就裝不出來。
以前的他,到底家暴了多少次,才能把人善心美的女人變成這樣。
真是畜生不如啊。
沈青苦笑。
突然,院子外雞飛狗跳,幾個壯漢闖了進來,罵街道:臭娘們你今天再不還錢,拉你去市裡陪酒去信不信!
伊柔頓時臉色大變,趕緊走出去,語氣帶着懇求:虎哥,你在寬容幾天吧,求求你了。
我寬容你個腦袋。
虎哥奸笑一聲:伊柔你聽哥一句勸,只要你去夜總會陪那些大老闆,馬上就能還清債。
我一天給你三百,就賣笑不賣身,還債很輕鬆的。
伊柔渾身發抖,夜總會裏面都是陪酒小姐,她去了那地方就完了。
給你臉了是不,好好跟你說話,你不要比臉!
虎哥頓時兇狠起來:伊柔你個小賤貨,長得這副騷樣,就該去賣身賺錢,別白瞎這副臉蛋。
哥哥也是為了你好,想帶你**發財,你卻不識好歹。
今天不跟我走,老子就扒了你的衣服,弄大街上,讓人都看看你這小shaohuo的賤樣。
說完話,虎哥陰笑一聲,立刻就伸出手。
沈青一開口,就是熟練的國粹。
一副雄壯的體格走出去,頓時把眾人唬住了。
沈,沈哥?
虎哥表情僵硬,結巴道:沈哥你什麼時候出來的?
這是誤會,我跟嫂子開玩笑呢虎哥知道沈青的厲害,打架砍人,心腸兇狠,四周幾個村出了名的硬茬子。
沈青冷聲道:你敢碰她一下試試,我砍了你的手信不信!
虎哥尷尬一笑,說道: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沈哥你進去前,最後一把輸了我一萬二。
這錢得還吧?
沈青根本不記得這件事。
但心中很無語,這居然是他以前欠下的賭債。
這錢,我會還你們的,現在立刻從我眼前消失。
再敢來騷擾她,別怪我翻臉不認人!
沈青冷冷說道。
虎哥嘿嘿一笑:沈哥的面子我得給,兄弟能有今天,當年沈哥幫助不小。
兄弟給你一個月時間,之後我連本帶利一起過來要,要是拿不出來,可就得讓你老婆去賣了。
虎哥大笑着帶人離開。
沈青問候對方兩句家人,扭頭對伊柔說道:你別擔心,這錢不讓你還。
伊柔卻是滿臉恐懼,誤以為是要讓她去夜總會陪酒。
內心徹底絕望。
她丟了魂一樣回到屋內。
坐下以後。
抬頭又看到那破掉的窗戶紙,心理最後一道防線直接崩塌。
眼淚頓時止不住的決堤而出。
沈青還以為對方是不相信自己,才崩潰的大哭。
他想拍對方肩膀安慰兩下,忽然又想到這是人家的老婆,動手佔便宜可不好。
伊柔,多的我也不說。
錢的事你不用操心,我會還清。
我去做飯。
沈青立刻捲起袖子,開始洗菜切菜。
伊柔獃獃的看着忙活的沈青。
她跟沈青結婚這麼多年,從沒見對方主動洗菜一次。
怎麼今天變了?
忽然,她內心更是絕望。
主動表現,肯定是想求自己去夜總會陪酒,讓她來還債。
此時,洗菜的沈青,腦袋已經運轉起來,開始想着怎麼賺錢還債。
03年,經濟不發達。
小縣城月工資,可能就幾百塊。
一萬多塊,不是小數目。
但他以前,好歹也是有文化的人,時常看報,知曉未來十幾年發展路線。
只要有了第一桶金,幾年奮鬥出幾個小目標出來應該不是難事。
等有錢後,他留一筆錢給伊柔,然後回去以前的城市,找原本的老婆去。
沈青炒了兩個菜,一盤西紅柿雞蛋,一盤青椒馬鈴薯。
伊柔看着這兩個菜,心中不敢相信,這個男人居然會做飯了。
她內心第一次看到了希望。
難道這個男人已經變好,人生開始往好的軌跡發展?
這時,沈青開口道:伊柔,家裡還有多少錢?
此話一出,原本剛有的一絲希望,也瞬間破滅。
伊柔內心苦澀,她就不應該抱有任何期望,怪自己太傻。
家裡還剩下二十多塊錢,夠你去喝酒。
但是我能不能求求你,喝多了以後,不要打我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