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驚:這小子帶着系統捕靈獸
驚:這小子帶着系統捕靈獸 連載中

驚:這小子帶着系統捕靈獸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漫步地烏龜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墨染 奇幻玄幻 林伊

這是一個以靈力為主流的異世大陸,動物,植物,死靈力
人組,冥族,神族
為個人戰,為家庭戰,為國家戰
與獸,與人,與神! 如何共存,到底是屈辱地活着,還是英雄的戰鬥,前方是生是死,朋友的羈絆,家人的陪伴,到頭來,到底如何抉擇? 男子的穿越,到底帶給了新世界怎樣的催化劑
男子的經歷,是寫出來的?還是…… 經歷的……展開

《驚:這小子帶着系統捕靈獸》章節試讀:

第2章 三宗之威


時間眨眼變過,族內大比的日子悄然而至,一月的時間裏,墨染抓足了一切的時間用來修鍊,最終在系統的加持下,得到了一些契機,終於是突破至鍊氣境界四重,這無疑讓墨染在族內大比中多了一份底氣。

練氣境四重剛踏破的時候,墨染是很亢奮的,他心想,在年輕一代中,或許自己早已是第一人了。

但他清楚,他要在意的對手不是王碩,而是王家大長老的女兒,王紫嫣,這個在這幾年內,無數次在耳畔響起的名字,每個人談論起她的時候,恨不得都攀上一點關係,彷彿那是極大的榮譽。

王紫嫣不經常在族內,墨染待在王家四年多了,要說見到這位姐姐,一隻手都數的過來。

在別人的交談中,墨染對她也有了一些了解,傳聞她深不可測,在十歲的時候就已經覺靈,隨後便被三大宗其中之一的隱仙谷看上,收為了內院弟子,這可是很少有的榮譽。

隱仙谷當時做出這個決定的時候,武朝中的大家族都以為王家和隱仙谷有什麼特殊的關係呢,當時只要是王家弟子,到哪都被奉為座上賓,真可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當然,這份榮譽,的確是值得炫耀的。

打個比喻來說吧,就相當於,十歲的孩童被清華北大招收了,而且還給了碩士學位這麼誇張,當初王紫嫣被收入內院弟子的消息傳出,就連武朝皇子,都來祝賀,王家可謂,紅極一時。

一般來說,宗門會將資質好的修者納入宗門外院,直接納入內院的,只能說是天縱之才。

書中記載武朝三大宗分別是隱仙谷、清鶴宗、天心派,三個宗門是武朝中最大的修真門派,就連一些皇室貴族都是會送去修鍊的,更別說類似王家這種家族了。

三個修真門派中並無強弱之分,因為並無依據孰強孰弱,只有每十年一度的三宗會武才會讓人有所比較,上次的三宗會武已經過去八年,那次會武,清鶴宗力壓另外兩宗,奪得第一,隱仙谷次之,天心派則是墊底,但就算如此,入三宗也是所有修真者的目標,並不會有上下之分。

若是有一人能進去修鍊,那肯定是光耀門楣的,就連皇家都會器重幾分。

墨染知道,這次族內大比,前三名除了有進入三大宗門試煉的機會之外,還有入朝為官的機會。

王家唯一的遺憾就是沒有一個在朝中的位置,雖然入朝機會渺茫,還有很多世家大族都擠着頭皮進去,但哪怕有一絲機會,任是誰都不想放過的,特別在王紫嫣被收入隱仙谷之後,官位對王家顯得越加重要。

月上枝頭,素裹銀裝,墨染躺在後山之上的草坪上,嘴中叼着雜草在咀嚼,淡淡地苦澀在味蕾中炸開,皺了皺眉,但並未停止咀嚼,他喜歡這種苦澀,或者說是習慣了這種苦澀。

想起明日就是族內大比,王紫嫣也要上場,他不由有了一些激動,王碩不過是個小丑而已,但王紫嫣卻是他想過手之人。

墨染很想知道,三宗的人,到底有多強,他雖然不準備進入宗門修鍊,但男人體內的熱血,卻是不曾泯滅的。

「不想了,一步一步來吧,既來之則安之,先把日子過好,尋求一個入朝為官的機會,好將自己的小日子過好,榮華富貴才是現在的當務之急。」想到這,墨染淺眯着雙眼,緩緩地睡了過去。

第二日,王家校場。

此時的校場早已人山人海,王家雖說不是武朝最大的家族,但也算是個二流家族,族內三千多人,光是直系親眷就有幾百多人,更別說旁支了,但王家倒是公允,只要是記錄在冊的王家之人,都有參加的資格。

但參加族內大比的人大都只是打個醬油,真正有資格的也就是修真之人,但修真之人又大都都是直系親眷,旁系最多也就是修鍊真氣罷了,當一名普通的武者,修成靈力的,鳳毛麟角。

「真是又當婊子又立牌坊。」墨染嘴角露出一抹苦笑,這種把戲,用點腦子的人都看得出來,但大多數人都只能看到眼前的利益。

此時王家府邸內,早已嬉鬧非常,此次族內大比,不光是王家之人,還有很多和王家相好的家族前來觀看。

墨染掃視一眼,除了在王碩跟前聚集了大多族人之外,並未看到王紫嫣。

「難不成王紫嫣不回來?王家如此在意官位,若王紫嫣不回來,單憑王碩,真以為能獲得入朝為官的機會嗎?」墨染有點錯愕,但很快,他的疑慮打消了。

只見空中忽然散落幾朵花瓣,花瓣幽香且安逸,隨之一縷長虹划過天際,一女子矇著面紗,腳踩一柄血紅之劍,緩緩落在校場之上,只是矗立在那,就引得眾人仰望。

「王紫嫣。」墨染看着女子,女子靜若幽蘭,神態張弛,只是掃視眼前的眾人一眼,便又踏空而起,飛向王家家主王歷身前。

按照族規,雖說王紫嫣並非家主所生,但回來的第一件事還是要去參拜家主的,王歷見此,也是撫須淺笑,要說這些族規,王紫嫣完全可以不遵守的,此番舉動還是讓王歷很欣慰。

「紫嫣,幾年都不曾回來了,這次族內大比,事關重大,不會怪叔叔唐突吧。」

王歷和幾位長老年齡相仿,平日里也沒有勾心鬥角,都是以兄弟相稱,這也讓王家始終屹立不敗之地,任外風起雲湧,王家的家庭關係,倒算得上和睦。

「叔叔說笑了,王家的事,自然也就是紫嫣的事情了。」

王紫嫣行禮道,隨後朝着大長老王岩跪下「爹,女兒不孝,幾年都未曾回來看望爹爹,這次族內大比,女兒一定竭盡全力。」

王紫嫣說得謙虛,但外人聽起來倒是有些不舒服,三大宗門之一隱仙谷的關門弟子,要是竭盡全力,還不把王家拆了。

特別是王碩,王紫嫣回來之後,跟在身後拍馬屁的眾人都被吸引去了目光,這讓他王家年輕一代的領軍人豈能咽下這口氣。

「王紫嫣,待會就讓你看看練氣境三重的實力。」王碩語氣冰冷的低語道。

「嫣兒,長大了,但你的資質,怎麼能在王家一直呆下去呢,三宗才是你發揮實力的地方,爹爹不曾怪你,但此次族內大比至關重要,關乎到後續武朝官位,切記,不可大意。」王岩倒是謹慎,又是提醒了一遍。

「是。」王紫嫣起身,應了一聲,退在王岩身後,等着族內大比的開始。

經過王紫嫣的小插曲,眾人更是激情澎湃,他們修鍊之人對於入朝為官可沒有那麼多的想法,三宗才是他們的目的。

王歷也看的出在場眾人的急迫,當下宣讀了規矩,因為提前一天的統計,本次參加族內大比的共有六百人,光是族內親眷就佔了五百多人,另外還有幾十人的旁支。

「娘還真是細心。」墨染看着手中的牌號,不由得感嘆了一下娘親的細緻。

「想必各位已經收到了牌號,本次參與族內大比的共有六百人,時間寶貴,以往的族內大比都是戰勝三人,才可進入第二輪,這次人數眾多,需要在第一輪戰勝九人,根據牌號,分組進行。」王歷說了規則,族內大比已經舉行很多次了,在場的人都是知曉的。

墨染看着自己的牌號為六,也就是分在了第六組,六百人一共分為六組,每組一百人,最終十個人到下一輪,也就是十分之一的概率,果真難上許多。

「王紫嫣抽到了一組,真走運,竟然在第一輪就可以看到她的出場,讓我看看三宗的弟子是不是徒有虛名。」

「王碩是第二組,好可惜,沒有看到兩大天才的對決。」

「二長老的女兒在第三組,四組有王威,五組有王灣和王琴兩兄妹,六組呢,六組有墨染?」

「墨染?墨染是誰,怎麼還有異性之人。」

眾人竊竊私語,墨染倒是不在意,無非就是嘲弄自己的話罷了。

「墨染就是死去六長老的那個寡婦所收的養子。」

「就是連續三年倒數第一的天才。」

「哈哈哈,原來是他。」眾人噗嗤一笑,倒是王紫嫣看向墨染的眼神中散發出一道精光,眼眸中露出一絲驚訝,但很快又好像否定了什麼一樣,移去了目光。

「墨染,此次族內大比,王碩讓我好好照顧你。」一股猶如泰山壓頂的力量拍在墨染的肩膀上,墨染只感覺肩膀一沉,但也就只是沉了一下而已。

男子一臉詫異,這一擊雖說沒有用全力,但也用了五分力,哪怕是練氣境一重巔峰的人,也會被震的吐血,而墨染區區練氣境一重初期的廢物,卻是扛了下來?有古怪。

「哦,王陽啊,你也在六組?你還真是狗腿子啊,我也沒招惹王碩吧,都是同族的人,為何不能相親相愛。」墨染拍去王陽粗壯大手,嘴角露出玩味的笑容。

王陽好歹也是練氣境二重的修真者,但一掌打在自己的身上,簡直就是撓痒痒,還在自己沒有防備的時候,若是自己有了防備,怕是只能給自己拍拍塵土了。

「王碩步入練氣境三重的當天,大擺筵席,只有你不賞臉,是不是沒有把碩哥放在眼裡啊?」王陽仰着頭說道,但沒有得到回應,再看時,墨染早已離去,靠着校場更近的地方,準備看比試了,哪還顧得上他。

「墨染~」王陽目光一凝,臉上微微抽搐。

「第一組比試正式開始,還請各位自由挑選對手。」王歷起身說道,六百人的參賽,若是還要用數字一一對決,實在太慢,直接大亂斗好了,最後的十名,就是晉級第二輪的十名。

「爹爹,此處太過喧鬧,我還要修鍊,就不浪費時間了,女兒先去了。」王紫嫣說完,身上的紅菱猶如靈性小蛇,剎那之間就到了校場之上。

「以物為形?練氣境四重?」墨染盯着校場上的王紫嫣,自己自從踏入練氣境四重之後,也是可以掌握這種身形功法的,這並不是一種靈技,而是一種功法,簡單說之,就是將自身與周圍的物體混合在一起,達到以假亂真的目的。

王紫嫣的紅菱則是將她的身體包裹暗藏起來,這也就給人一種錯覺,明明是紅菱但是到校場上的卻是王紫嫣。

台下之人皆是一驚,待反應過來都是讚嘆不已,這種奇妙的功法,他們可是從未見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