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系統小農女:山裡漢子強寵妻
系統小農女:山裡漢子強寵妻 連載中

系統小農女:山裡漢子強寵妻

來源:常讀 作者:大魚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小南 李蘊 穿越重生

前世李蘊她是嬌滴滴的大小姐,不曾想一朝穿越竟然成了農家小媳婦,孤苦可憐不說,身邊還帶着兩個小可憐,嗷嗷待哺喊着娘
為了她和孩子能吃飽穿暖,必須得擼起袖子開始干
只是沒想到努力之後,得上天厚愛,竟然賜了一個隨身百寶箱,只是隨身系統里的任務太變態,種樹任務也就算了,夫妻恩愛之事也算百寶箱任務?那豈不是要和山裡漢子「夜夜笙歌」?展開

《系統小農女:山裡漢子強寵妻》章節試讀:

第5章 十兩銀子買來的媳婦


「你是我花了十兩銀子娶回來的,成婚時,你的嫁妝只有那個箱子。」除此之三四外,李蘊嫁給他的時候,什麼都沒帶來。

許輕遠不想說,他這個媳婦是被她親娘幾乎算是賣給他的,因為他手中有十兩銀子,這十兩銀子對於一個普通人家來說,能用上十年了。

用一個他們認為是賠錢貨的女兒換取十兩銀子,李蘊親娘覺着值當。

李蘊聽到許輕遠的描述,心中隱約覺察出來,她這個老幺應該沒那麼受寵愛吧。剛才還高興的臉,瞬間耷拉下來。

「我知道了,我就是一棵小白菜,娘不疼哥嫂不愛。」李蘊鬱悶的說,聲線比剛才低沉了很少,聽得出來,她有些傷心。

許輕遠粗厚的手掌動了下,粗糙漢子一個,不知道如何寬慰人,也就沒說話。

李蘊看着許輕遠,眼睛咕嚕咕嚕的轉着,「聽小南小北說,你這個做人爹爹的人是出去狩獵了,還出去了整整三天,你狩的獵物呢?我怎生什麼都沒瞧見?」

「我剛進門就說了,來的時候遇到了你大哥,他給我要走了,說今年過年,家裡還沒買肉,就給我要走了。」

如此輕率張口就要走東西,看來這倆哥哥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李蘊心中不爽,他們幾人差點被餓死在這裡,好不容易捕捉到的獵物還被順走。

李蘊心中的不爽,在臉上直接就表達出來。

許輕遠摸着胸口放着的一隻小鬍鬚似的人蔘,嘆息一聲還是拿了出來,其實,他是怕李蘊拎不清,拿着家裡的東西往娘家送。

李蘊雖是與他成親了,但心還在李家親人身上,只要李家要東西,她準會從自己家裡往李家倒騰,這株人蔘,至少能賣幾十文錢,許輕遠不敢冒險拿出來。

但,現在看到發生變化之後的李蘊,他想着,自己能否再信任她一次?

「我這裡只有這一顆人蔘,你且收着。」

「人蔘?人蔘是好東西,但現在,我更需要的是吃飯,吃肉,而且那小的人蔘能有人要嗎?」李蘊瞧了眼那株人蔘,也不接,冷冷的看着,根本提不起興趣,人蔘太小,換不了幾個錢,而且她現在最需要的是吃東西,吃上熱乎乎的飯菜。

沒想到她會是這樣的反應,倒是讓許輕遠感到奇怪了。

以前每次他回來,她都是先問他找到了什麼,挖帶了什麼,趕緊拿給她。這次他主動拿出她卻不要了。

李蘊盯着他看了一會兒,試探性的問,「你胳膊的傷好點了嗎?現在天色還早,你陪我去趟娘家。」她想讓許輕遠陪着,其實是因為不知道回娘家的路。

「你去李家作何?外面積雪難走,等雪停了再去吧!」難道她是嘴上說著不喜歡人蔘,還要拿着去給李家送。

「等雪停了,我們就要餓死了。聽你的意思,想着我之前往娘家也拿了不少東西回去,現在我們一家都快餓死了,去娘家要點東西,應該沒事兒吧?」

原來她打的是這個主意,聽到李蘊的話,許輕遠眼眸亮了些,冷冰冰的臉有些開化了。

「好,我帶你下山,回娘家。」許輕遠說著,一手扯着衣服往身上穿。

古代衣裳本就繁瑣,奈何現在許輕遠另一隻手受傷,只能用一隻手穿,看他怎麼穿都穿不上,李蘊看着着急,上前幫他套上。

纖細嬌柔的身軀緊緊的貼着他,女兒家身上特有的馨香,若有似無的飄到他的鼻翼,許輕遠覺着身子一緊,正襟危坐,不敢動彈,讓李蘊幫他穿上外衫。

「你衣服穿的太薄了,還有其他衣服嗎?我幫你拿一件穿上。」

「只有這一件。」許輕遠冷淡的說。

李蘊不再多問了,怕是問的越多,知道家裡越窮。

山脈巍峨,高聳入雲,此刻被積雪覆蓋,稍有不慎,只怕滾下山脈瞬間要了人的性命。

李蘊與許輕遠住的地方比較偏僻,說不上多高,但是太偏了,遠遠望去,只有他們一家住在這裡,其他並無人煙,看着甚是可憐!

安置好小南、小北在家裡等着,許輕遠帶着李蘊頭頂大雪,順着山道往下走。

許輕遠人高馬大,走的很快,李蘊個子是真矮,站在許輕遠面前,才到他胸口,簡直就是綠巨人和小矮子的既視感。

李蘊真怕自己會摔倒,一直貼着許輕遠走,他前面走一步,她在後面跟一步,許輕遠看着眼前的滑坡,停了下來,剛站住,李蘊一下子撞在了他後背。

「唔,好痛……」

「怎麼了,撞到你了?」

「嗯,你這後背是石頭做的嗎?撞到我胸口了,真痛。」李蘊呲牙咧嘴的說,一張口滿嘴小白牙,明明是吃痛才喊,卻像是在笑一般。

許輕遠這才發現,李蘊的眉眼長的十分細緻,和李家兩個姐姐完全不一樣,這等眉眼加上琉璃般靈氣的眼睛,很容易讓人喜歡,尤其是現在,脾氣改了好多,對他不再是冷冰嫌惡。

「前面是條小河,現在結了冰,但不牢固,你上來我背你過去。」

「你背着我,那你是要下水過?」李蘊十分傻氣的問,問完才發現自己真是蠢啊,他背着自己不就是要下水的意思。

天寒地凍,他還要淌水,多冷啊!

但是她的確很怕冷,而許輕遠好像很固執非要背着她,他不得已,李蘊還是趴在他後背,許輕遠雙手扣住她的雙腿,胳膊肘托着她的屁股,往前走去。

聽到他淌水嘩啦啦的聲音,李蘊悶聲問,「現在都下雪了,為何這河水不結冰凍上。」

「這是活水,一直通往山下村子裏,活水一般很難凍上,沒事,走過去就沒事了。」

走過去是沒事了,但許輕遠的雙腿從水中出來後,瞬間結成了冰碴子,肯定凍的厲害吧。李蘊有些心疼。

「離我娘家還有多遠?我們快點走,到了家裡燒火趕緊把烤乾了。」李蘊擔心的看着許輕遠,如此冷的天,褲腿、鞋子上都結冰渣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