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重生之將女謀略
重生之將女謀略 連載中

重生之將女謀略

來源:追書雲 作者:花尋影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凌初夏 穿越重生 陸凌天

重生歸來,面對府中豺狼虎豹,渣男步步緊逼,凌初夏看上了雙腿殘廢的平王爺,合作一場契約婚姻
斗渣男,斗奇葩親人,前世的仇人一個個被踩在腳下
功成身退,卻不料這殘廢王爺站起來
「想走,沒門
」凌初夏被逼到牆角,手腳發軟,說好溫和如玉,柔弱善良呢?她要退貨!展開

《重生之將女謀略》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重生


熊熊火光點燃了夜幕,廝殺之聲、慘叫聲不絕於耳。
城樓下的護城河上飄着數不清的屍體。
凌初夏站在城樓下,滿目滄然。
身上的甲胄已經殘破不堪,一支利箭破空而來,穿過她的胸膛,鮮血噴涌而出。
「陸凌天?」
凌初夏不可置信的看着策馬而來,意氣風發的東臨四皇子,齊王陸凌天。
他俊美無雙,一身玄色鐵甲,頭戴金冠,綉着暗色的莽龍紋,宛如天神降世,可他的手上持着一把弓,卻沒有箭。
一箭穿在心上。
微微有些射偏了,鮮血卻已然止不住,凌初夏直挺挺的站着,眼中卻滿是詫異。
「終於結束了。」
陸凌天棄了弓,摟着懷中的女人長舒一口氣,「今夜過後,本王便是這東臨的皇帝。」
凌初夏這才注意到,他懷中還摟着個女人!
而那個女人,正是她的堂妹凌初薇。
一箭穿心。
凌初夏心臟絞痛,踉蹌着後退了兩步:「陸凌天,凌初薇,你們……怎麼會在一起?」
「我們很早就在一起了。」
凌初薇撫摸着鳳仙花染的丹蔻,笑得嬌媚無比:「若不是為了的凌家軍,殿下又何苦委屈自己,假裝喜歡你?」
凌初夏的眼睛睜得圓圓的,因為情緒激動,傷口上的血流得更快了。
「陸凌天,你一直在騙我?」
「沒錯。」
陸凌天勾起薄唇,英俊的面容上卻是厭惡之色:「你知道我為了利用你收攏軍心討好你,有多噁心嗎?
凌初夏,你呆板無趣,本王怎會看得上你?」
「原來,你是這麼看我的……」凌初夏幾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感覺到生命在一點一滴的流逝。
凜冽的寒風從身邊吹過,卻冷不過她此刻的心。
「姐姐,要不是看在你還有些用處,你還真以為你能活到現在?」
凌初薇含笑看着眼前這個奪了她無限風光,奪走了她一切榮耀的女人。
這些年她恨得牙痒痒,終於等到今日,可以揚眉吐氣。
「你父兄真是蠢透了,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難道……我父兄的死,也是你們乾的?」
凌初夏厲聲質問。
「他們不死,我爹如何能夠繼承府邸?
其實這事,全家都知道,包括祖母。
當年送你去庵堂,不過是祖母念在一點血緣,留你一命罷了。」
凌初薇含着笑容,說出的話語卻如同刀子一般。
「你……」凌初夏手捂着流血的傷口,一直挺得筆直的腰,終於佝僂了下去。
身後即是城牆,她已經再無可退,全憑意志支撐着最後一口氣:「凌初微,你說清楚!」
「要不是看你還有些用處,祖母怎能留你在凌家?
你那叫白芷的丫鬟也是祖母命人打死的,可憐她一心為你,你卻以為她要陷害齊王殿下,最後還中了毒,才被祖母處決,她死的時候,還一心想要帶你離開呢。」
凌初薇看着眼前的女人,笑的越發的開心。
六年謀劃,不過為今日。
凌初薇覺得終於得償所願,踩在了這個女人的頭上。
凌初夏越發絕望。
原來,所有親人的死,都是她所謂的至親之人乾的,而她竟然還傻傻的把堂叔一家當至親!
凌初夏看着陸凌天,目光迸發出強烈的恨意和屈辱,為了自己的愚蠢,像個傻子一樣被人玩的團團轉:「陸凌天,這些事你都知道,是嗎?」
「是。」
陸凌天坦然的承認了。
「果然……」凌初夏的神情愈凄厲:「陸凌天,我只問你,你當真對我沒有半點真心?」
「沒有,我怎麼可能對你這種廢物有什麼真心?
就是看你長得不錯哄哄你,沒想到還真有大用處。」
陸凌天眼中冷漠,一字一句,絕情無比。
這句話,無情如利箭,再次扎中凌初夏的胸口,她凄厲的狂笑起來:「哈哈哈……」 冷風呼號,將士們的嘶殺還在繼續。
其實他們已經一敗塗地。
城門大開,鐵蹄入京。
今夜一戰,明日的陸凌天便是東臨國的帝王。
「動手吧。」
陸凌天彷彿看什麼垃圾一樣,揮手讓身後的鎧甲侍衛上前。
「對了,忘記告訴你了,還是我親自設計你和王爺相遇的。」
凌初薇低聲在她耳邊輕語,用只有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說道:「我們早就在一起了,他每次去將軍府,其實都是為了見我。
明日,我就是東臨皇后,而你將拋屍荒野。
這一次,終於是我贏了!」
「你們這對狗男女,你們不得好死!」
凌初夏最盡最後的力氣撲過去,恨不能將眼前的兩個人千刀萬剮,可卻被侍衛一腳踹開,獻血順着嘴角往下流。
已經沒有了生路,死門又在哪裡?
凌初夏悲痛欲絕,只可憐因為她信任眼前之人,卻害得那些真正為她好的人慘死黃泉。
她有什麼面目去黃泉見他們?
對不起,對不起…… 強烈的自責,勝過任何刀刃。
「陸凌天、凌初薇,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的!」
凌初夏用力拔出胸口的箭,鮮血噴涌而出,而她,重重的往地上倒去…… 咣當—— 「小姐,小姐……醒醒。」
耳邊傳來熟悉的的喊聲,凌初夏豁的睜開眼睛 凌初夏想動一下,卻發現手腳都被綁着,有些獃滯,這是什麼地方?
她不是死了嗎?
「小姐,你醒了?
怎麼樣了?」
一張年輕,帶着些許稚氣的臉龐在眼前放大,熟悉到刻骨銘心。
凌初夏瞳孔緊縮,茫然的思緒漸漸變得清晰起來。
白芷,白芷不是一年前就已經被打死了嗎?
眼前的白芷,仍舊是少時模樣,這難道是在地府裏面?
房間內光線昏暗,胸口泛着綿長的痛意,就像剛剛中了一箭,凌初夏低頭看看,胸口卻沒有任何傷痕。
身上也沒有破損的甲胄,而是她離開時庵堂時師傅給她做的衣服。
她的手被綁住了,白芷也被綁在另一邊的桌腳上。
此情此景,不正是六年前,十六歲的她回京時,被土匪綁架的地方?
她竟然沒有死,竟然回到了十六歲這年,一切還沒有發生的時候。
那年,剿匪的四皇子陸凌天帶兵到山寨,救了她們,一場英雄救美,卻成了一世之殤,她到底是有多蠢,才能把那樣冷血的偽君子奉若神明。
而她回到京城之後卻名聲盡毀,以為陸凌天真心愛着自己,一點點的好,就讓她將真心奉上讓別人糟踐。
陸凌天,我凌初夏又回來了!
這一世,我絕不再受你矇騙,我要你和凌初薇不得好死!
凌初夏眼中強烈的眼意,嚇壞了白芷:「小姐,你怎麼了?
你為什麼不說話?」
「白芷啊……」凌初夏艱難的動了動唇,聲音沙啞,帶着難以言說的痛。
萬千悔意化成三個字,「對不起……」 「小姐,你在說什麼?」
看凌初夏似乎有些不對勁,白芷輕輕的拍拍她的背:「沒事的小姐,白芷一直都在呢。
不過,我們接下來怎麼辦啊?
什麼時候才會有人來救我們?」
凌初夏擦乾淨眼淚,咬牙道:「不需要誰來救,我們自救!」
她挪動身子,將蠟燭打翻,藉著那火苗燒斷了綁住自己的繩索。
白芷愣愣回不過神,她覺得小姐似乎什麼地方不一樣了,但是又說不上來。
凌初夏站起來,一眼看到坑旁的兩個包袱,決然道:「白芷,拿上包袱,我們得趕快離開這裡。」
說完,她毫不猶豫地拿起未燃盡的蠟燭,點燃了掛在牆上易燃的字畫和易燃物品。
屋中到處放火,眼看着火燃燒起來,就在這時,窗戶忽然打開。
一個身着玄色勁裝的男子翻身進來,看到兩個女子在放火,他愣了下,隨即伸手去拿包袱。
來人身材高大,臉上卻帶着一副銀質的面具,面具上,銀色的蝴蝶栩栩如生,振翅欲飛,卻落在一朵彼岸花上。
冷酷之餘,又顯得妖冶。
男子欣長的身影被火光映到牆上,既使覆著面,也能感受到他氣質上乘。
他絕對不是土匪窩裡的人!
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