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嬌寵令
嬌寵令 連載中

嬌寵令

來源:追書雲 作者:蘅一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蘭小姐 穿越重生 陸湛

蘭漪覺得自己命不太好,穿越也就罷了,可剛一穿越,便遭遇家破人亡,窮途末路之際,有人給她出主意
「嫁給他,讓他給你撐腰!」後來,聽聞和親王府的小王爺橫行霸道,冷血無情,在京城裡橫着走,別人見到他都是退避三尺
對此蘭漪很是淡定,「沒那麼誇張,他若是不聽話,我便不讓他進門
」某人聽了,當即表示,「你若敢不開門,我就不讓你下榻
展開

《嬌寵令》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只為羞辱


蘭漪坐在風亭閣最大的雅間里,聽着這裡最有名的小曲,看着面前的男人推杯換盞,明明是無比歡樂的氣氛,可是她卻怎麼也融不進去。
人生,彷彿和她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
二十一世紀的她,是名外科醫生,年紀輕輕就成為了她們市醫院裏的一把手,眼看着就要評副教授了,卻沒有想到一場車禍將她送到了這個神奇的地方——燕楚國!
一個她活了快二十五年都沒有聽說過的國家,而她原本大好的前途也都因為那場車禍化成了泡影。
原本覺得,來到這裡做成國公府的小姐也是好的,可是誰知道她那爹蘭若翔幹什麼不好,偏搞貪污,搞得家破人亡的,若不是她外祖父北城王出面保了一手,她爹怕就不是被終身囚禁那麼簡單了,而她,又怎麼可能還坐在這裡?
這短短一個月,她的人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往事不堪回首,越想蘭漪越覺得腦仁疼。
「蘭小姐,不如你給大家彈奏一曲如何?」
蘭漪正發著呆,一道男音一下子拉回了她的思緒,視線掃過去,看到對面的一個緋袍男子正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明明眉目長得挺清秀的,偏偏眸中帶着一抹狠意,讓人心裏跟着涼了一分。
她對那男子有印象,是昌平侯府的大公子縐籌。
蘭漪還沒有來得及回話,又一道男音傳出,「籌兄這提議不錯,我也想聽聽蘭小姐的琴音!」
此刻說話的是一名紫袍男子,榮國公府的大公子祁灼,一雙桃花眼,說話時眉飛色舞的。
蘭漪伸手揉了一下眉心,不是她不想彈,是她壓根兒不會,她從小到大,學的都是藥理知識,如何開刀,哪有那個閑工夫還去研究一下琴那種東西?
她正遲疑着,縐籌又開口了,「怎麼?
蘭小姐架子這麼大?
我們還請不動了?」
「也許是蘭小姐正在想哪首曲子合適。」
祁灼順勢將話給接了過去。
蘭漪聽着二人一唱一和的,心裏直嘔血,她沒抬頭,餘光卻下意識的暼向了坐在靠窗那個位置上的男人,他一身青色雲紋錦緞,面容俊美,仿若神袛,雖然一句話沒有說,但卻沒人敢忽視他的存在。
和親王府的二公子,亦是小王爺——陸湛!
一個敢在京城裡橫着走的人物,怕是除了當今聖上元崇帝,沒有人能夠降住他。
但是元崇帝對他這位侄兒可是好得很,因此大家都不敢得罪陸湛,久而久之,京城中生起了一種見着他便繞道走的風氣。
今日蘭漪只是想出來散散心而已,路過風月街,恰好遇到了那三人,便被「請」了上去。
圓桌下,她捏緊了衣角,趕在縐籌和祁灼再次開口前,直接一句話堵了回去,「我不會。」
簡單明了的三個字,讓風亭閣里的氣氛僵硬了一下,只是很快便被縐籌給打破了,他彎着眉眼,「是本公子孤陋寡聞了嗎?
成國公府的小姐不會彈琴?」
蘭漪垂着視線,硬邦邦的回了一句,「我的確不會。」
縐籌看着她,摸着拇指上的玉扳指,一時沒開口,眉目卻深了深。
短暫沉默後,祁灼出了聲,「這好說,我讓紅魚姑娘教蘭小姐?」
聽着是請示的話,可是被他說成了命令的感覺。
話落,他也不看蘭漪,直接對着不遠處彈琴的紅衣女子招了招手,正是他口中的紅魚姑娘。
「你起來,讓蘭小姐坐下,你教她彈。」
「祁公子……這……」紅魚一臉為難,餘光也是朝坐在靠窗處的陸湛暼了暼。
「還愣着做什麼?
祁公子的話沒有聽到嗎?
讓你教成國公府的小姐彈琴,是你的榮幸!」
縐籌說話時頗有一絲不耐,紅魚不敢再耽擱,連忙站了起來。
她就一個風塵女子,今日這裡的三個男人,她誰都不敢得罪。
「……請——」 紅魚心裏琢磨了一番,也不知道此刻稱呼蘭漪為什麼合適,想了想,覺得一個「請」字最直接,誰都不會得罪。
蘭漪很想拒絕,但是她又是一個識時務的人,知道眼下最應該如何做,所以再三權衡後,緩緩站了起來。
「慢着——」 正當她準備抬步走過去時,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了出來,這聲音不大,但是卻帶着一股森寒之意,諾大的雅間里也是霎時鴉雀無聲。
蘭漪身子瞬間一僵,聞聲望去。
「她還不夠資格。」
清冷的話音不急不緩的吐了出來,帶着五分冷五分嘲。
蘭漪和紅魚聽了心裏都「咯噔」一下,都有些對號入座,將陸湛此刻說的「她」套在了自己身上。
蘭漪木在原地,她一個字都說不出來,甚至不敢往那邊看,心裏一陣血氣翻湧,臉頰發燙。
紅魚卻是直接跪了下來,嚇得聲音都在顫抖,「湛小王爺恕罪!」
陸湛看都沒有看她一眼,起身直接抬步朝蘭漪走了過去,蘭漪還沒有回神,他的手便抓住了自己的胳膊。
蘭漪渾身一震,本能的想要甩開,她眸中的不滿之意沒有隱藏好,恰好被陸湛給瞧見了。
手上力道加重,蘭漪覺得自己的胳膊都快被他給擰下來了,刺痛無比,她抬眸,努力去迎視着面前男人那不善的目光。
陸湛瞧見,極輕極淺的「嗤」了一聲,嘲諷之意很濃,「哦?
看蘭小姐這是有話要說,怎麼,成國公府的小姐做膩了,這是要換換口味,學**彈琴取悅男人?」
他的話如此直白,一聲「**」讓紅魚將頭埋得更低。
蘭漪的臉通紅,卻不是因為喝多了酒,而是陸湛這種羞辱人的話。
明明心裏委屈得要命,可是蘭漪偏偏臉上不動聲色,就因為面前的男人是陸湛,她不服氣。
只是這落在陸湛眼裡,便變成了不痛不癢,他眼中多了一絲厭惡,嫌棄的說,「也是,從成國公府出來的人,自然比較獨具一格。」
他明褒暗諷,蘭漪木在原地,臉色青紅白三色交加,還覺得辣糊糊的,彷彿被人扇了無數個耳光。
「你要是想繼續留在這兒取悅男人,我決不攔你。」
話落,陸湛直接甩開蘭漪的手臂,抬步出了雅間。
蘭漪原地站了片刻,也抬步跟了出去,哪怕她再委屈,再怨恨,也必須吞回去,因為她知道,自己一旦脫離了陸湛的保護,極有可能身首異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