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病弱老公不簡單
病弱老公不簡單 連載中

病弱老公不簡單

來源:asp1 作者:葉蘇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琳 現代言情 蘇夢安

冷澤言曾是眾女趨之若鶩的豪門金龜婿,可因為他人的算計,使得男人成為了一個殘廢
展開

《病弱老公不簡單》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 不可思議的境況


「我求求你了安安,你就只需要給我一個生孩子的東西而已,完全不用你承擔任何責任,我太需要一個孩子了!」
「但是……我提供了它,生下來仍然會是我的孩子啊?」
「不是的安安,你只是提供它,但他會在我的腹中長大,別人自然不會認為這是你的孩子。」
「不對,就算是由你生養,論血緣他仍然會是我的孩子。
我不能這樣做,肖老師,你另請他人吧!」
…… 「嗯……」 蘇夢安睫毛輕顫,艱難地從夢境中清醒。
她抬手輕擦額頭上冒出來的冷汗,心裏暗道奇怪,這些夢有很多年沒做過,都快忘記了,這時候卻突然憶起。
蘇夢安清楚記得,自己當年親口回絕了肖楚涵的請求。
可是為什麼心裏不安?
她想了想,沒有頭緒。
算了,接着睡吧。
「安安,他真的是你的孩子,你別不承認了!
我已經有未婚夫,而且很快就會結婚,你想讓他拖累我嗎?」
「可是,他怎麼會是我的孩子呢?
你明明知道我當初沒有答應你!」
…… 「蘇夢安,你也真夠不害臊的,才多大就出去亂搞,弄出來這麼個野種,讓我們宋家的臉面往哪擱?
你給我滾出去!」
她的行李物品,毫不留情地被甩在地上。
「不……那不是我做的,不是……」 蘇夢安不斷搖着頭,睡夢中也是冷汗淋漓。
…… 「女士們,先生們,本次航班即將到達終點,請坐在原位不要走動……」 飛機到站了。
說話顛三倒四的肖夢涵,那個不知是何來路的孩子,和強行將她趕出門去的宋家夫人。
蘇夢安輕嘆一聲,轉頭看向窗外。
這裡是江城。
時隔四年,她又回到了這個城市。
半個小時後,蘇夢安站在機場外。
她身着一件木耳邊露臍短衣,下身則是洋氣的香芋色闊腿垂地褲,襯得她整個人朝氣靚麗。
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她都是無可挑剔的氣質美人。
更可況,她身邊還有三個壯漢圍繞,幫拿行李的,拎包的,都是貼身照顧的保鏢。
這陣仗實在令人側目。
蘇夢安總是這樣,每次一出現,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
這讓宋琳的心總像是淋了一盆濃烈的硫酸,燒的她身體一陣陣地抽疼。
四年過去,蘇夢安越發光彩奪目,即使努力挑刺,也無法找到半點缺憾,反襯得她自己暗淡無光。
呵,那有有什麼關係。
反正,她蘇夢安再亮若星辰,一旦做了寡婦,也不過就是明珠蒙塵,泯然眾人。
宋琳緩緩露出狠絕的笑意來。
畢竟,要給蘇夢安做丈夫的人,是冷家少爺。
嫁到這樣的人家,丈夫死了,她根本不可能再嫁。
宋琳一想到蘇夢安將會做一輩子的寡婦,就心裏一陣暗爽。
她走上前去,叫住了蘇夢安:「安安,你可算回國了,我在這等了好半天呢!」
冷不丁聽見自己的名字,蘇夢安駐足看過去。
竟然是宋琳?
這個女人,都四年過去了,還沒有什麼長進,那嫵媚的容顏上永遠掛着刻意且虛偽的笑意。
蘇夢安連一步都不想走過去,只輕輕問道:「你怎麼會來接我?」
宋琳恨極了她這副毫不在意的樣子。
不過,她也不能撕破臉,顧家的人,她還惹不起。
心下思慮一陣,她便換上了一副謙恭的模樣,「安安,知道你今天回家,爸媽讓我來接你,咱們抓緊點,好去見爺爺最後一面。」
什麼?
爺爺病危了?
蘇夢安無奈之下,只好跟着上車。
車內悶熱潮濕,又隱隱傳來茉莉香氣。
讓蘇夢安緊繃的神經忍不住松垮下來,身體也抵擋不住困意,逐漸睡了過去。
等蘇夢安再次清醒過來,發現自己非常不雅地躺在一張大床上,旁邊竟然睡着一個同樣什麼都沒穿的男人。
這是怎麼回事!
蘇夢安瞬間冷汗便下來了,她猛地抓着被子坐起來,卻因動作過大被激的痛叫出聲。
睡在她身邊的男人突然睜開了眼睛,銳利的眉眼皺起,一瞬間鎖定了床上的女人。
他起身,看向蘇夢安,冷淡問道:「你是誰?」
蘇夢安傻傻地望着他,突然狠狠掐了自己一把。
男人見了,也不說話,只挑起一邊眉毛頗有興趣地看着。
好疼!
這真的不是夢!
稍微思索一下,蘇夢安馬上反應過來,她被宋琳那個狠毒的女人給算計了!
不止是身體上的不適,光是看床上的點點滴滴,她便可知道發生了什麼。
她在二十一歲,稀里糊塗的丟掉了自己的清白。
蘇夢安強忍住眼淚,她恨,恨宋琳的狠毒,恨自己如此不小心,恨身邊這個男人,奪走了她最寶貴的東西。
「我再問一次,回答我。」
男人似乎不滿她的無視,強行抬起她下頜,眼神冰冷,「別在那裡裝可憐,說吧,你是誰,有什麼目的。」
蘇夢安氣壞了,她打掉那隻手,咬住嘴唇憤恨質問:「我都沒問你是誰,你還有資格懷疑我?
你和宋琳什麼關係,你,你憑什麼……」 蘇夢安突然見到床單上洇出的一點顏色,霎時紅了一張俏臉,眼淚要落不落的。
看在男人眼裡,實在是惹人憐愛。
這個女孩確實有傲人的資本,男人不得不承認。
被送來討好他的女人很多,但是這個女孩兒卻美的與眾不同。
而長相漂亮的人,總是比別人有更多機會被體諒,這就是這個世界恆久不變的道理。
另外,他好像,知道這女孩是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