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醫道宗師
醫道宗師 連載中

醫道宗師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醫道宗師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小方 柳菲菲

他是武林中最年輕的武學宗師,擁有神秘的絕對手感,可他現在卻是一名普通的中醫大學的大一新生,本想低調的學學醫,看看病,戀戀愛,可在一次中秋晚會被迫表演中震驚了全場,註定閃耀的美好大學生活從此開始了展開

《醫道宗師》章節試讀:

第四章 為校花療傷!


有字?

這張毫不起眼的空白頁中間竟然有字!

方丘其實一直有一個深藏在心底的秘密,是所有人包括老爺子都不知道的秘密!

他擁有絕對手感!

任何經過他手觸摸的東西他都能字腦海中形成一種清晰的影像,並能深深的記住。

這個能力是他小學三年級發現的。

當時,他和小夥伴們玩玻璃球,結果自己的一顆很好看的玻璃球不見了,然後另一個同學掏出了一個一模一樣的。

所有人都懷疑是這位同學偷的他的,包括他自己。

可等他手指觸摸到那顆玻璃球的時候,他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能清楚的摸到上面的根本用眼睛看不到劃痕。

而且腦海中清晰還浮現出了自己原來那顆玻璃球的劃痕!

兩相對比,他發現這一顆確實不是自己的。

從那時他就知道自己有這個能力。

而這個能力,只有他自己知道。

但這個能力有點雞肋,用來參加《最強大腦》牛逼一下還可以,但在平時根本用不上,他已經好多年沒用到這個能力了,甚至時間久遠的都快讓他忘記自己還有這個能力。

直到剛才!

他竟然用絕對手感摸到了字。

他確信自己摸到的就是字!

難道這就是門口的中年人推薦這本書的原因?

方丘不由的好奇的想到。

這本書裏面難道真的隱藏着秘密?

他仔細觀察了一下書頁,從表面上根本看不任何有字的痕迹,甚至凹凸感都看不出來,給人感覺就是平整的一章白紙。

但他確確實實摸到了字。

這讓他不禁對上面的字好奇起來。

沒有絲毫遲疑,方丘直接拿着古籍和書頁來到休息區。

剛坐下,他就迫不及待的掏出紙筆和書頁,左手中指直接摸上了書頁,而右手執筆在筆記本上。

慢慢閉上眼睛。

隨着指肚的慢慢移動。

一個個字在他腦海中慢慢浮現出來。

“正骨之術,重在摸骨,而後正骨!”

“摸骨之法實為天賦,正骨之術乃為小技,天賦無行蹤,小技學可用……”

只看到前面兩句話,方丘全身為之一震。

心中很是驚訝。

這口氣未免也太大了吧?!

哪本古籍不是對正骨之術推崇備至,恨不能解說詳盡。

而這本書竟然直接說正骨之術乃是小技?

這口氣大了點吧?

不管它,繼續閉眼,繼續摸,。

隨着腦海中的字越來越多,方丘的眉頭皺的越緊。

心中的震驚也越無以復加。

這是一篇名為《正骨論》的文章。

裏面將外界普遍認為很簡單的正骨分為三個境界:控境、友境、意境!

而這三個境界差別之大令人咋舌。

簡單而言就是完美掌控人體骨骼特性,從人體身形就能看出人的骨骼哪裡出了人體,並從而精準正骨,這是控境。

與骨為友,達成合一,從而隨心所欲達至完美正骨,才算是友境。

方丘本身是懂一些跌打損傷的技巧的,對照上面所說,自己連控境的毛都沒達到,更別說友境了。

再之上就是意境。

如果控境和友精他還能理解的話,那意境他就完全不能理解了。

上面竟然說,一念可瞬間斷骨,一念瞬間斷骨可重生!

此為意境!

這就簡直是駭人聽聞了!

更令人震驚的是上面竟然記載了如何訓練意境的方法!

這就不得不讓方丘吃驚了,上面對控境和友境的方法根本沒說,似乎不值得一提,反而說了意境的方法。

他實在不知道留下這篇文章的人到底是瘋子還是神人了。

如果按照上面所記載的,若是真有人達到了意境,那就真的和神人差不多了。

饒是身負極強修為的他,也被上面記載的內容給嚇住了。

這一面摸完,他將書頁翻到另一面,左手中指隨之附了上去。

腦海中開始浮現出一幅幅關於人體骨骼的畫面,比現在市面上的彩色解剖圖都詳盡。

隨着人體骨骼和韌帶肌肉等畫面出現詳盡,緊接着出現的是骨傷類治療的圖,而這些圖一幅幅的出現,讓方丘他彷彿看到一個身形隨着畫面出現飛速的變化着。

或指,或拳,或腿,或背,或拳……

似乎正在治療。

更似乎在手把手教他!

十分鐘後,隨着最後一個畫面浮現,那個身影也消失殆盡。

方丘的眼睛慢慢的睜開,但整個人還沉浸在無限的震驚之中。

三分鐘後,他才清醒過來。

太厲害了!

他心中不由的感慨道。

不知道到底是哪位大能能在簡單的一頁紙上留下這麼多信息,更是直接讓他正骨技術提高到了第一階段控境。

雖然還是有些懵懂,但確確實實的控境!

怪不得這位大能如此對前兩個兩境界不屑,要是他有這種直接把對正骨略懂皮毛的人提高到控境,他也會不屑一顧。

這世界果然比自己認識的玄奧的多啊!

就如這位大能,他絕對聞所未聞。

方丘心中感慨道。

搖搖頭,準備準備再次手摸書頁,複習一遍。

可就在這時他敏銳的發現圖書館的氣氛有些不對勁。

雖然沒有回頭,但他察覺到圖書館休息區坐滿了人,看來剛才自己實在是太入神了,連來了這麼多人都沒察覺到。

可是圖書館怎麼多了這麼多人,而且近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自己身上?

還散發著淡淡的敵意?

這是怎麼回事?

方丘準備一察究竟,抬起頭卻正好看到桌子對面一雙明亮清澈而又美麗的大眼睛,頓時一呆。

坐在他面前的赫然是江中醫新晉校花,針推系大一新生,江妙語。

所有江中醫的男生心中完美女神。

方丘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校花江妙語,他只曾在軍訓的時候遠遠的見過她。

很漂亮,氣質非常出眾。

這是當時他的第一印象。

一瞬間,他就明白了怎麼回事。

怪不得這麼多人來圖書館了,原來是來看美女校花的。

更難怪這些人目光帶着敵意,原來是敵視自己和校花坐在一起。

想明白這些,方丘不禁苦笑起來。

這麼狗血的事情都能讓自己遇到。

他看向江妙語,發現這位美女校花只是簡單地看了自己一眼,然後自顧自舉起右手,拿着針往自己左手臂上一個穴道扎去。

這個是方丘知道為數不多的幾個穴道之一。

曲池穴。

古籍記載,此穴可治療手臂麻痹疼痛,上肢不遂。

看樣子江校花這是準備拿自己試針。

針落,刺透皮膚。

江校花這一針扎的很精準。

也很賞心悅目。

而後捻動。

這時方丘想起了校園裡的傳言,傳言眼前的校花江妙語是一個針灸世家的傳人。

現在看來此言非虛,否則不可能一個只軍訓還沒上課的學生就能施針如此熟練。

很快,第一次捻動結束,江妙語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方丘見狀心中嘆道,看樣子不太成功。

等他將目光轉移到江妙語的白嫩的左手臂上時,頓時一愣。

他現在可不是一般初學正骨的後進,而是一個有着控境水平的正骨師了,對於一些小毛病自然一眼就看的出來。

現在他終於知道江妙語自己針自己根本不是試針。

而是在治療。

如果是簡單的氣血不通導致的手臂不舒服,曲池穴是很管用的,但眼前美麗的女神的手臂很遺憾不是這種情況。

略微遲疑了一下,方丘提醒道:“你治療的方法不對。”

江妙語準備捻動針的手一頓,微微愕然和不解的抬頭望向方丘。

“你手臂應該是最近受到損傷了,臂腕關節有點小小的錯位,韌帶也有些輕微拉傷。這種骨傷針曲池穴短時間內是無用的,得需要正骨。”

方丘解釋道。

這一番話讓江妙語明眸中閃過一絲驚訝。

她的手臂確實今天上午整理宿舍的時候搬重物弄的有些不舒服,沒想到眼前的這個和她同樣穿着軍訓服的男同學這麼厲害能一眼就看出來。

看來校園裡還真是藏龍卧虎啊!

這時,左手臂上又傳來一陣疼痛,讓她眉頭微微皺了起來,神情有些痛楚。

實在見不得有人受苦,方丘趕緊說道:“如果你需要的話,我可以幫你。”

見方丘說的如此自信。

這下江妙語真的心生好奇了,認真的上下打量了一下方丘。

以前都是在她面前要麼紅着臉說不出話來,要麼就是極力的表現自己,第一次見到有男生第一次見面就給她看病的,而且還一眼看出了她的問題所在。

新的撩妹手法?

但見方丘一臉的真摯,江妙語立刻輕輕一笑,看樣子眼前的男生是真的想給她看病。

“那就麻煩你了。”

江妙語伸出手臂說道,眼神中有些期待。

江妙語的魅力笑容讓方丘有剎那間驚艷的感覺。

不過下一刻迅速進入醫生的角色,神色莊嚴,眼神冷靜。

方丘左手抓住江妙語的左上臂,右手輕輕握住江妙語的手,微微晃動了一下,突然抬頭對她展顏一笑,由衷說道:“你很漂亮。”

江妙語聞言微微一呆,她正等着方丘給她正骨呢,沒想到突然來了這麼一句。

“謝——”江妙語第一個謝還沒說完,方丘眼神中精光驀地一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