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蘭若寺簽到二十年大威天龍降世
蘭若寺簽到二十年大威天龍降世 連載中

蘭若寺簽到二十年大威天龍降世

來源:2itcn 作者:光陰留不住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虞楚裴 裴宴城

方丈一句話,說的其餘幾位首座立刻將目光看向法玄
法玄這個時候也是收功而立,見狀單手合十行了一禮:法玄見過方丈,見過各位......展開

《蘭若寺簽到二十年大威天龍降世》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蘭若寺簽到二十年大威天龍降世第2章  這竟然是羅漢法身?


《蘭若寺簽到二十年大威天龍降世》這本書大家都在找,為各位推薦《蘭若寺簽到二十年大威天龍降世》作者為光陰留不住情節波瀾起伏,細節描寫的惟妙惟肖,小說的主人公是法玄,講述了:...叮,恭喜宿主修行佛門武學羅漢長拳入門。
拿起書簡按照書簡的教學,修鍊了一個下午之後,法玄終於將這門武學的花架子煉成。
雖然略顯笨拙,但是好歹入門了。
而他的個人屬性面板也在此刻出現在眼前。
宿主:法玄修為:0年法門:無武學:羅漢長拳1級(+)所有物:技能點看到羅漢長拳後面的+號之後,法玄按捺住內心的興奮,操控着意識在+號上點了一下,隨即,面板上羅漢長拳立刻變成了2級。
而他的技能點,也隨即扣除一點。
哈哈哈哈,崛起有望啊!
法玄朝着羅漢長拳後面的+號瘋狂點去,那羅漢長拳的等級,也幾乎在瞬息之間,提升到了滿級。
叮,恭喜宿主成功將羅漢長拳修鍊滿級,獲得修為1年。
一陣暖流涌遍全身,那種充斥着力量的洶湧之感使得法玄渾身一陣舒坦。
雖說這羅漢長拳算是佛門弟子入門修鍊,但是我已經提升到了滿級,也不知道現在會有怎樣的威力。
舒展了一下筋骨之後,法玄閉上雙眼,隨即,便是邁步,出拳!
砰!
砰!
砰!
拳風噼啪作響,一拳一式之間,無比嫻熟!
道道羅漢虛影,隨着法玄揮動拳腳之間,躍然浮現!
師兄,新入寺的弟子,已經全部安頓好了,只有那法玄大雄寶殿之中,羅漢堂首座盤膝而坐,而在他對面的,則是方丈。
寺中弟子,各有緣法,法玄資質平平,各堂皆不願將之收下,如今將他放在藏經閣,若他當真有緣,或許也能從經中悟出法門,即便不成,安穩一生也不負他入我沙門。
方丈嘆了口氣,他將法玄安排到藏經閣之中並非毫無原因。
畢竟法玄已經入了沙門,結果各堂首座嫌他資質不高不願收下,那方丈也唯有盡自己的能力幫助門下弟子。
畢竟,入了沙門,便有慈悲。
只是,未來如何,單看個人緣法了。
師兄所言有理羅漢堂首座嘆了口氣,剛想再說什麼,卻陡然心頭一震,隨即,目光迥然看向藏經閣方向!
一道數丈高低的金色羅漢真身,此刻躍然映現!
拳風呼嘯之間,擒龍伏虎,威能赫赫!
這是羅漢法身!
羅漢堂首座低呼一聲,最急便轉頭看向方丈。
羅漢法身乃是自羅漢長拳之中映現,據說當羅漢長拳洗鍊到了極致,便可顯露佛門羅漢神威,凝聚法身!
但是,如今天下妖魔橫行,佛門凋零,千百年來,莫說蘭若寺,便是整個佛門,除了金山寺那位驚才絕艷的少年僧人之外,再無其二!
師兄,莫非寺中有哪位首座去了藏經閣?
凝練出了羅漢法身?
不怪他懷疑是哪一堂的首座成功顯露羅漢法身,畢竟寺中就那麼多人,作為羅漢堂首座,自然知根知底。
作為佛門入門武學,幾乎任何僧人都曾修鍊過,但是真正鑽研常年沉浸其中的,也之後方丈監寺以及幾位首座。
不對,幾位首座師弟雖然將羅漢長拳修鍊的爐火純青,但想要映現羅漢法身,絕難做到!
方丈此時也是呼吸略顯急促,豁然起身之間,展開身形,便向著藏經閣而去。
師兄等我那羅漢堂首座當下也是毫不遲疑,隨即跟了上去。
蘭若寺有人凝聚了羅漢法身,這在整個佛門,都是一種震撼。
很顯然,被這動靜所吸引的,並非之後方丈和羅漢堂首座二人,寺內其餘僧人自然也是看到了這一幕。
當方丈和羅漢堂首座趕到之時,發現其餘幾位首座已經來到藏經閣之前,而他們的眼光,同時被前方那位正在揮拳的孩童所吸引。
左擒龍,右伏虎,一靜一動之間,神象現威,這果真是羅漢法身!
羅漢堂首座按捺住心中的激動,隨即卻是忽然瞪大了雙眼,難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這,怎會如此?
說著,似乎是不相信的眼睛,羅漢堂首座看向方丈:師兄,這修鍊羅漢長拳凝練法身的,是法玄?
師弟,你沒有看錯,正是法玄!
方丈沒有說話,倒是其餘戒律堂舍利堂等其餘幾位首座聞言開口,只是說話之間,震撼無以復加。
很顯然,他們全都看走眼了!
這法玄哪裡是資質平平?
分明是千年難得一見的驚才絕艷之輩啊!
要知道,中午的時候他們還親自看過法玄的資質,全都認為資質平平不適合修行。
可是現在,一個下午的時間過去,這小和尚居然修鍊了羅漢長拳,這且不算,竟然還被他凝練出了羅漢法身!
一個下午的時間啊!
據說金山寺中那名被吹捧上天的少年僧人,從接觸羅漢長拳到凝練法身,也足足用了兩年時間!
而法玄,卻是將這個時間縮短了無數倍!
此子由我帶上山,留在藏經閣中未免太過浪費光陰,師兄,不妨便讓他拜入羅漢堂吧!
羅漢堂首座當機立斷,趁着其餘幾位首座沒有開口,立刻對着方丈說道:如此資質,老衲定將他扶持起來,絕對會遠超金山寺的法海!
他口中所說的法海,自然便是金山寺那位驚才絕艷的少年僧人!
而他這句話,立刻引得其餘幾位首座不滿。
這個時候大家全都反應了過來,眼前這法玄哪裡是資質平平?
分明是無上之資啊!
胡說,中午的時候你還主動將他推了出去不錯,以他這種資質,還是交給我來傳授神通你的修為很高嗎?
以我看來,唯有我戒律堂最為合適!
放屁,戒律堂只管戒律,如此資質放入其中就是暴殄天物,以我看來還是我帶走比較合適!
一群高僧此刻完全不顧顏面,宛如市井潑徒一般口不擇言,想做的,自然便是將法玄帶走!
而方丈這個時候卻是長舒一口氣,淡淡的看了一眼幾位首座,開口道:諸位師弟,佛門清凈之地如此喧嘩,成何體統?
法玄願去哪一堂,但看他自己意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