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口袋裡的三個宇宙
我口袋裡的三個宇宙 連載中

我口袋裡的三個宇宙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隨意溜達的糖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21號 9號 奇幻玄幻

不死之身的我們,在三個宇宙文明間尋找生命的答案
驚心動魄地解決了一場又一場危機後,財富、權利、榮耀和愛情在時間面前或許早已不再重要,宇宙的外面是什麼,外面的外面又是什麼,成為人類窮其一生的終極問題
在疲於尋找答案的冒險征途中有時也會想,是否「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才是生活本真
展開

《我口袋裡的三個宇宙》章節試讀:

第4章 失去通訊的世界


一個人站起身來,正是打針奶奶海默主任。

「你竟然恢復得這麼快,要知道正常的冬眠蘇醒都得經歷24個小時以上。」

旁邊就是主任的助理眼鏡女孩朴麗,她看我這個狀態,像是鬆了口氣,手裡快速地點擊着她的平板電腦,嘴裏還喃喃說道:「他的恢複數值的確很驚人,怎麼會這樣?」

我慢慢走到大窗前,外面有陽光,有綠色,那是一片望不到邊的森林,隨着風緩慢地舞蹈着。

窗邊還有兩個人,一個是清瘦的男子,頭上戴着一頂安全帽,滿臉的疲憊與不安;另一個男人身體健碩,微胖的肚子並不影響他的威嚴感,從制服的樣子能看出他應該是安全保衛的角色,尤其是腰間皮帶上,那很像手槍槍套的東西。

安全帽和槍套男只是掃了我一眼,沒有任何表示,又轉臉去緊張地盯向窗外。

助理眼鏡女孩朴麗:「21號先生,我建議您還是回到病房休息,雖然我不能解釋您為什麼恢復得這麼快,但休息才是最穩妥的……」

打針奶奶海默主任擺了擺手示意朴麗不用再說:「算了,既然已經這樣了。」

我不明白海默主任的意思,只是有些問題:「我,我是誰,為什麼會在這裡?」

海默主任:「相信艾爾已經向你介紹了一些情況,很抱歉,作為冰核的主任或主管什麼的,無所謂了,我知道的並不比它多。」

「21號先生。你的身份是嚴格的5級保密,我能告訴您的是,您一定是一位重要的人物,整個冰核,只為您一個人服務。」

「111年前,您進入冰核這座冬眠試驗基地,自那以後基地經歷了7任管理者,我就是第7任,相信我的前任和我一樣,只知道這裡有一位重要的人物在冬眠,而我和我們前任、還有我的助手、同事們唯一的工作,就是讓您在冬眠過程中亨受越來越先進的技術。」

「冬眠多久?沒人知道。何時喚醒?沒人知道。如果不是因為這次發生了不可控的意外,您也許依舊會處在冬眠中。而我之後,第8任、第9任、第10任等等繼任者,還會像我一樣重複着這唯一的使命。」

海默主任滿頭銀髮,兩手插在大褂的口袋裡,不怒自威的氣質讓所有人都不可能去懷疑她說得每一句話。

我猜她一口氣說完了這麼多,是在表示她的關注點此刻並不在我身上,而是有其他的事情讓她不能分神。

顯然,在海默主任這裡,我彷彿得不到太多的答案。

正在不知如何繼續我們的對話時,安全帽在窗邊大叫:「看!又要來了,又來了!」

他的聲音充滿的驚恐。

我轉頭看向窗外。

大約距窗口約200多米的那邊,有一個亮點。

那個方向我剛才看過,很確定當時什麼也沒有,這個耀眼的亮點是憑空出現的。

亮點跳了一下,沒錯,就是跳了一下,然後忽地變大了一倍、兩倍、三倍!

真大,一個大光球!

接下來,光球亮度暴增!耀眼的光芒刺得人無法睜眼,周圍的樹木頓時如同融化的玩具向四周軟軟倒下。

緊接着聲波傳來,如雷霆般震耳,腳下的建築肆意晃動起來。

眼鏡女孩朴麗很克制地發出一小聲驚呼,海默主任表情嚴肅而凝重。

安全帽聲音顫慄:「怎麼辦?怎麼辦?頻率越來越高了!」

旁邊的槍套男呵斥:「控制你的情緒,丁頓先生!」

原來安全帽的名字叫丁頓。

安全帽丁頓側目槍套男:「羅斯隊長,你對我吼有什麼用!你自己也看到了,炸裂就發生在我們身邊,一次比一次近,一次比一次規模大!我手下的技師出去維修,身體被炸開,腦袋就滾落在我的腳邊,你有什麼辦法阻止嗎?開槍去射擊那個光球嗎?」

眼鏡女孩朴麗瑟瑟發抖:「你們,你們不要吵了,聽主任的。」

但是朴麗的聲音太小,安全帽丁頓和槍套男羅斯隊長壓根沒有理會她。

羅斯隊長:「丁頓先生,你如果害怕,那就去和其他工作人員一樣躲到地下室去,不要在這裡丟人現眼。」

安全帽丁頓:「呆在地下室里的人並不丟臉羅斯隊長!」

他聲音嘶啞近乎失控:「在你從你應該堅守的巡防崗位上逃跑回來時,這裡的醫生的技師們經歷了什麼你根本不知道,他們見到的不是鬼魂,就是被光球打剩下的腦袋!」

羅斯隊長臉色鐵青,額頭上青筋凸起:「只有你們經歷了嗎?我的20多個隊員一道閃光就全部灰飛煙滅了!」

「夠了!都給我閉嘴吧!」

海默主任低沉的一句話,兩人都低下了頭不再做聲,呼呼地喘着粗氣。

氣氛凝固了一樣,窗外的光球消失了,森林依舊隨風搖擺,只是聽不到風聲。

我弱弱地問:「發生了什麼,誰能告訴我嗎?」

海默主任輕輕嘆了口氣:「要是知道發生了什麼就好了。恐懼,有時就來自於未知。」

我:「沒有打聽一下嗎?」

朴麗搖搖頭:「前不久所有對外的聯繫都中斷了,我們聯繫不到外界,外界也聯繫不到我們。」

安全帽丁頓補充:「通訊設備大多在炸裂中壞掉了,外面這種情況,出去維修風險太大,就算修理好了,炸裂產生的能量場也在影響着通訊的每條通道。什麼都失靈了,我們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到底怎麼了。」

朴麗輕輕對我說:「這位是丁頓先生,我們的技術主管;那位是羅斯先生,我們的安保隊長。」

羅斯隊長哼了一聲,算是回復。

我對丁頓說:「那再也沒有其他方式聯繫外界嗎?比如無線電台什麼的。」

丁頓:「那麼古老的東西有什麼用。對不起,我無意冒犯,您冬眠得太久了,現在的通訊發展已經讓人們變懶了,地球和月球之間的通訊沒有0.1秒的延遲,人們理所應當地享受着通訊技術帶來的便捷,從來都不會琢磨萬一突然通訊手段失靈了該怎麼辦?」

此時一直安靜的艾爾突然說話:「我收集到了一些大氣波動的數據,分析長短波以及各類電波後發現此刻並沒有任何通訊的信號,包括網絡信號。」

丁頓一臉頹廢:「什麼?那,那意味着,不止是我們這裡失去了通訊,整個地球要麼是人都死光了,要麼就是都和我們一樣沒辦法和別人聯絡?」

艾爾:「你說的前者不太可能,後者可能性98.4%。」

眾人統統無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