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重生:我變成了一隻雞
重生:我變成了一隻雞 連載中

重生:我變成了一隻雞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原神重生凡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于楓 原神重生凡人 奇幻玄幻

重生+無系統+修鍊 一覺醒來,于楓感覺自己被無盡的黑暗所包裹 拼了命的控制着唯一能控制的腦袋撞向壁壘 蛋殼破碎,陽光撒進來,他竟然變成了一隻雞!展開

《重生:我變成了一隻雞》章節試讀:

第7章 激戰


已經恢復過來的于楓歪在護罩旁邊,假裝昏迷,一動不敢動。

眯着眼睛看着事態的發展,心裏不斷祈求,期望事情能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沒想到韓師弟還是個聰明人,不如師弟自己退去,師兄不為難你,怎樣?」陸師兄一改溫和的模樣,語氣淡淡的說道。

「可師弟也想要那隻雪玉蜈蚣,怎麼辦?」韓師弟雙手攏在胸前,一隻手摩擦着下巴,考慮了一會兒,展顏一笑。

陸師兄神色陰沉的看了一會兒,就在於楓以為兩人就要大戰之時,突然這位陸師兄竟然也笑了起來。

「那師弟得給為兄足夠的靈石才可以。」

「好說,那…哼!」

「咦?」

兩個人同時發出聲音。

韓師弟飛快的往旁邊一閃身,落地後急忙往自己身上拍了一張防禦符篆,一道碧綠色的光罩將他包裹其中。

不遠處,一道若隱若現的繩索狀法器落在他原來站立的位置。

「師弟好身手,看來今日之事你我無法善了了。」陸師兄手一招,那道若隱若現的繩索狀法器就回到了他的手中,盤旋不定,彷彿一條靈巧的小蛇。

接着面露冷笑之意,衝著韓師弟說道。

韓師弟嘆了一口氣兒,看着對方神色鄭重的樣子,不再多費口舌,看樣子即使自己放棄雪玉蜈蚣對方也不會放過自己,一點迂迴的餘地都沒有了。

既然如此,那位韓師弟不再多言,還是先下手為強的好。

雙手各扣着一件法器,手一揚,左手中的圓環法器就發出怪嘯之聲,直奔陸師兄而去。

同時右手一亮,之前使用過的火紅葫蘆也被靈氣激發,飛上頭頂,嘟嘟嘟的噴出十幾顆火紅色的圓球,一股腦的對着陸師兄噴了過去,這還沒完,左手一拍儲物袋,一疊厚厚的十幾張各色符篆出現在手中,雙手一搓就變成各色法術打了出去。

頓時,燥熱的火氣伴隨着風刃冰錐噼里啪啦的從各個角度砸向陸師兄。

剛激發起一桿綉着青色惡蛟,發著濛濛靈氣青色大旗的陸師兄,抬頭看清韓師弟一連串的攻勢,頓時嚇了一跳,急忙舞動大旗,一道厚厚的風牆瞬間擋在自身前面。

巨大的圓環法器,葫蘆噴出的圓形彈丸,一進入風牆內就被吹的東倒西歪,然後甩了出去。

剩下的火球,風刃,冰錐等符篆激發出的法術也在風牆中一閃而逝,消失不見。

「還以為你有多大的本事,雕蟲小技也敢班門弄斧,大威天龍!」陸師兄猖狂一笑,雙手猛地一搓青色蛟龍大旗,靈力瘋狂的湧入。

韓師弟原本有些淡然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手一招,被吹飛得圓環瞬間重新變得巨大,不斷旋轉着套在了自身的周圍。

手一拍,一個白蒙蒙的小盾牌又被拿了出來,輕輕一抖,化為一個巨盾旋轉在圓環的內壁。

看着陸師兄手中的越發猙獰的旗子,極品法器的強大威壓不斷瀰漫在附近,韓師弟不再猶豫,盤膝坐下,取出一個被層層封印的玉盒。

韓師弟張嘴對着玉盒上封印的符篆輕輕的一吹,一口精純的靈氣拂過,那些符篆紛紛掉落而下。

輕輕打開玉盒,一把血紅色的斷劍出現在盒子之中。

血紅色的斷劍看起來只有原本三分之二大小,一截劍尖已經消失不見,玉盒打開,一股血液的腥臭之味瞬間瀰漫而出。

于楓看着兩人沒有注意到自己,歪着的腦袋調整了一下姿勢,繼續假裝昏迷。

韓師弟無視斷劍的腥臭之味,雙手持劍,鼓動起全身靈氣猛然灌注進去,在靈氣進入斷劍以後,劍柄上竟然冒出了許多尖刺瞬間刺破了韓師弟的手掌,大口大口的吸納起他的鮮血起來。

隨着靈氣與鮮血的灌注,原本有些暗淡的斷劍變得鮮翠欲滴,斷口的位置更是慢慢的補全完整。

就在這時,對面的陸師兄也完成了極品法器青蛟旗的激發,化為一隻張牙舞爪的巨大青色蛟龍衝天而起。

看着青色的巨大蛟龍,于楓不由的張大了嘴巴,舌頭都歪到了一邊,然後又回過神來,重新閉上嘴巴,繼續注意着兩人的鬥法,心裏暗暗祈禱那位韓師弟不要太弱。

張牙舞爪的青色蛟龍衝上天空,低下腦袋,盯着還在盤膝而坐的韓師弟,猛衝而下。

此時,韓師弟也完成了斷劍的激發,猛地掙脫韓師弟的雙手,同樣衝天而起,在飛行的途中化為一隻血色的鳳凰向著青蛟衝去。

韓師弟的臉色變得蒼白無血,顧不得看兩把法器的對撞,快速的掏出一把丹藥吞入腹中。

血色的鳳凰清亮的啼鳴一聲,一層黑紫色的火焰浮現在體表,絲絲黑皮不斷的瀰漫在身體周圍,顯得異常邪性,發狂般對着青蛟不斷的撲擊撕咬。

青蛟也不甘示弱,張牙舞爪的擊在鳳凰身體上。

眼看着兩把法器在空中纏鬥起來,陸師兄臉色變得陰沉,要知道這把青蛟旗可是按照自己靈根定製的極品法器,沒想到卻被對方一把破爛斷劍所抵擋。

陰沉的服下一顆回靈丹,重新拿出收起來的極品飛劍青蛟劍,鼓動剩餘的靈氣注入其中,希望能一舉擊殺這個平日里人畜無害的韓師弟。

韓師弟看着陸師兄拿出的青蛟劍,神色更加陰沉,但他可沒有第二把極品靈器,只能寄希望於自己的防禦法器能夠抵擋得住。

陸師兄手一指,青色的飛劍猛的一顫,對着圓環就斬落而下,僅僅一下,巨大的圓環就斷成兩截,失去了靈光落到了地上,看的韓師弟跟于楓眼角跳動不已。

看着青色巨劍再一次斬落,韓師弟只能無奈的指揮着白鱗盾牌迎頭而上,不斷的擋着青色巨劍的攻擊。

上品法器果然比下品圓環強了不少,噼里啪啦的一下一下的擋着巨劍的盾牌,但很快就光滑的表面就多了許多小的坑坑窪窪。

看着暫時抵擋住飛劍的盾牌,韓師弟跟于楓同時鬆了一口氣,撐起一個護罩抓緊時間拿出兩塊靈石恢復起自身的靈氣。

眼看着變成消耗戰的陸師兄,也臉色鐵青的盤膝坐下,抓着兩顆中階靈石恢復起來。

一時間整個戰場竟然就這樣變得安靜下來。

眼看着變成消耗戰的兩人神色紛紛鐵青起來,不斷的吞服着各種靈丹靈藥,拚命的壓榨着自己身上的靈力。

天空中互相搏鬥的青蛟跟鳳凰身上靈氣越來越暗淡,猛的對撞一下後化為本體掉落在地,靈光都有些暗淡起來。

「哈哈哈,你完了,你完了知道嗎我親愛的韓師弟,看你盾牌還能擋多久,靈氣不多了吧,可惜了,師兄我用的是中階靈石,就是比你回復的快!」陸師兄看着被越劈越遠的盾牌,猖狂的大笑起來。

要知道,除了靈丹靈藥靈石之外,不斷維持着護罩可也同樣要耗費不少的靈力,就這一點,自己贏了,對方輸了,這就是生與死的差距。

陸師兄猛地鼓動身體內最後一絲靈氣,狠狠的劈開韓師弟的盾牌,看着絕望的跌坐在地的韓師弟,一挺身子,就要徹底站起來。

可丹田猛地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彷彿無數根鋼針在那猛扎一樣,直痛的陸師兄彎下了腰。

「就是現在!」

于楓靜悄悄的坐起身子,猛的激發身體中的妖力,一根翎羽悄無聲息的從陸師兄身後激射而出,洞穿了他的大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