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毒尊重生:蠱個冷冰冰少俠當皇帝
毒尊重生:蠱個冷冰冰少俠當皇帝 連載中

毒尊重生:蠱個冷冰冰少俠當皇帝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南棲月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嫣非煙 慕卿雲

她帶着「萬毒之體」重生三十年後,卻成了嫣府身嬌體弱的嫡女
不如新仇舊恨一道算,扮豬吃虎,步步為營,攪翻這不堪入目的江湖與朝堂
什麼?竟有人班門弄斧?叫你們看看什麼是千百年來只此一人的「毒尊」! 可毒尊也有煩惱: 有個冷麵少俠仗着懷了我的蠱蟲,成天和我作對,可我還是得拚命救他
命不能白救,蟲不能白懷,那便共謀這天下! 雲參:唉,要撮合同我歲數一般大的爹娘,真不省心!展開

《毒尊重生:蠱個冷冰冰少俠當皇帝》章節試讀:

第7章 不要救我


那熟悉的白色身影擋在嫣非煙身前,遮住了她的視線,遮住了凌真真氣到扭曲的臉。

又——是——他!

慕卿雲!我真的謝謝你!求求你下次能不能——

不要再救人了!

嫣非煙幾近崩潰,但她不想放棄機會,佯裝被劍氣擊倒,故意朝插在地上那柄劍倒了過去。

「撕拉」凌真真的劍頗為鋒利,輕輕一碰,便將嫣非煙後背處的衣服划出一道口子,滲出血來。

嫣非煙嫌傷口不夠深,特地又加大了勁道,見又濺出不少血來,這才心滿意足地倒在了血泊里。

「真真,胡鬧!」

終於,凌掌門帶着幾個宗主出現了。

「爹!是她先挑釁的!」凌真真急道。

「帶這位姑娘去療傷!」凌萬峰聲音渾厚,威懾四方,凌真真也不敢再言語,只得狠狠瞪了嫣非煙一眼。

嫣非煙如願以償以養傷之名暫且留在了琅山派。

為了爭取更多時間,她並未塗上掌門派人送來的金創葯。

儘管如此,留給她的時間也不多了。

由於現在原身毫無內力,嫣非煙決定先找到丟失的三寶:

可憐的小冰隱是不指望了,只能期望慕卿雲活得好好的,吃好喝好少吃苦,它也能跟着享享福。

剩下的便是凝聚她畢生心力所寫的凝冰錄,上面記載了各種毒蠱的制解之法。

還有一個就是能操縱萬蠱的神器——冰蠱笛。

無論如何,她都要先去藏寶閣探一探。

是夜,琅山派澡堂口。

嫣非煙躡手躡腳地潛伏進去,沒過一會兒——

「毒蠍!」

澡堂里的男子紛紛衣衫不整地逃了出來。

嫣非煙也順利拿到了藏寶閣的鑰匙。

她正欲悄悄離開,卻一頭撞到了慕卿雲那堅實的胸口。

她抬頭,正對上他冰涼的眼眸和緊鎖的眉頭。

「本派弟子一心學武,還請姑娘高抬貴手。」

慕卿雲的聲音冷冷傳來。

……等等,他不會又誤會些什麼吧!

「姑娘故意受傷,賴在我琅山,是何企圖?」

慕卿雲見她神色恍惚,繼續追問。

原來他早就發現了自己是故意的。

「自然是為了你。」

嫣非煙昂了昂頭與他對視,清澈的眼眸中透着堅定和期許,她也確實沒有說謊。

慕卿雲聞言一時語塞,不得不移開目光,道:

「夜裡風涼,姑娘還是待在客房安心養傷為宜,也好早日前往鴻寧寺。」

這麼想趕她走?可她偏不想走。

嫣非煙懶得跟他廢話,她好不容易製造了些亂子,還不得趕緊去藏寶閣!

「多謝慕少俠關心!」說罷,她一溜煙逃開了。

藏寶閣位於西山一角。

嫣非煙悄悄潛了進去。

她東翻西找了好一會兒,果然,冰蠱笛與凝冰錄並不在此。

她繼續在書架中尋找,翻看了所有的門派紀事,卻沒有任何一頁提及二十年之前的事。

其他門派軼事都多多少少有些記載,而凝冰門三字卻從未出現過。

她不禁啞然失笑。

此行無果,她早已料到。

是時候該有人為她引路了。

次日一清早,嫣非煙便找着了玄五:

「你們琅山可有竹子?」

「那是自然!後山西側便有一片竹林。都是大師兄親手栽的!

不過,你還是別去了,林子里毒蛇……」

「多謝!」

還未等玄五說完,嫣非煙便提着一斧頭朝後山西側跑去。

此時正值盛夏,微風拂過,竹林映着朝日,不失為琅山一處美景。

「咔、咔」

嫣非煙費力地揮動着斧頭,汗珠早已將她的髮絲打濕。

可眼前這竹子卻只微微晃了晃。

簡直是對她莫大的羞辱!

她心中不禁抱怨起這原主的柔弱身子來。

她已經挑了根最細的竹子,要不是原主平日里缺乏鍛煉,她也不至於砍了半天都沒把它砍斷。

她卯足勁,使勁一劈,卻聽得不遠處傳來一聲

「住手!」

慕卿雲聽了玄五的告狀,忙不迭趕了過來。

就在此時,嫣非煙回過頭來,她頭上的竹子失了重心,徑直朝她倒了下來。

慕卿雲一見,忙運起輕功,飛身到她身側,一手接住了倒下的竹子,將她護在了身下。

「你又在胡鬧什麼?」他的語氣裡帶着些許惱怒。

「砍竹子呀!」嫣非煙抿抿唇,眼波流轉,濕漉漉的髮絲貼在泛紅的臉頰上,楚楚動人。

「你可知,這裡的竹林乃是風水口,七十二根竹一根都不能少,你卻……!」慕卿雲心中滿是痛意。

嫣非煙見他氣急敗壞的樣子,差點笑出聲來。

沒想到冷麵慕少俠居然還這麼信風水之說,連有幾根竹都記得清清楚楚。

她剛要開口,卻見眼前之人悶哼了一聲,一條五步蛇順着竹子迅疾而下,在慕卿雲手上咬了一口。

它正欲繼續,卻抬頭看見了一旁的嫣非煙,又倉皇逃去。

「你別動!」嫣非煙驚呼。

五步蛇毒性兇猛,此時慕卿雲的手指已不停開始滲血。

他可不能死!

他死了,小冰隱怎麼辦!

可惡的慕卿雲,總是給她惹麻煩!

嫣非煙來不及細想,一把將慕卿雲被咬傷的手指放入自己口中,用力吮吸起來。

慕卿雲只覺冰涼的指尖一陣溫熱,被她柔軟的唇覆著,一陣陣細微的刺痛觸及着心脈,隱隱約約。

「你——」慕卿雲臉色漲紅,但他使不上力氣,只能任她擺布。

過了良久,嫣非煙將毒血盡數吸出,扶着慕卿雲躺下。

慕卿雲瞧着眼前這奇怪女子滿嘴鮮血的狼狽模樣,悄然勾起了嘴角。

翌日,嫣非煙準備了工具打算到竹林里去處理那根砍落的竹子。

卻見慕卿雲早早就等在那。

他該不會是來找她賠他竹子的吧!

嫣非煙一步一步向他靠近,眼前冷不丁出現了一支笛子!

這個冷麵人居然在這等她,送她一支笛子?!

嫣非煙愕然。

「回禮。」慕卿雲把笛子塞到她手中,

「還昨日解毒之情。日後,姑娘於鴻寧寺憂悶時,也可打發時光。」

他顯然是第一次送姑娘禮物,表情動作都生疏得很。

「謝了!」嫣非煙拿起竹笛仔細瞧了瞧,小巧精緻,打磨光滑,與自己那冰蠱笛頗有幾分相似。

只是冰蠱笛乃是萬年玄冰所制,而此笛卻是竹製,更添得幾分清雅。

笛尾處還刻有「雲起」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