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永遠的江單一
永遠的江單一 連載中

永遠的江單一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吃泡麵要喝湯的望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李偉東 江單一

大三學生江晨從爸爸離世後就經常會做同一個夢
夢中一個男人坐在的士的後排座位上,一直在反覆的撥打着同一個手機號碼,但是並沒有人接聽
那個男人非常自責,並一直催促着司機開快一點,他似乎有什麼很急的事情
隨後就是一聲巨響,江晨從夢中驚醒
更奇怪的是,一個陌生的男人,李偉東,主動邀請江晨去他家做客,隨後告訴江晨,他的夢中的那個男人就是李偉東,這個昏迷十年剛剛蘇醒的男人
江晨難以相信,他在回家的途中發生了車禍,伴隨着已經逝去的著名歌手江一的歌聲,江晨穿越回了1992年李偉東的身體里
在後續的一切線索中,他漸漸發現,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與江一,這個紅透了全國的歌手有關
也漸漸的揭開了江一自殺的真正原因
展開

《永遠的江單一》章節試讀:

第7章 楊晨晨


(一)

第二天上學,一路上歐潔都沒有理向凱,她還在為昨天那件事生氣,儘管向凱也讓他打了,罵了,但是還是不管用,在路上,向凱也是不停的道歉,好話都說盡了,還是不管用。

歐潔氣鼓鼓的來到教室,把書包往桌子上一摔,用力地拉開拉鏈,把書拿出來再用力的拍到桌子上,以此來發泄自己對向凱的不滿。

坐在歐潔身後的李偉東早已看穿了一切,這都是做給向凱看的,目的就是告訴他,「這事兒咱倆沒完」。

班主任提前十分鐘來到教室,宣布要進行本學期第一次全班換座位。張老師把座位表給了班長,班長則開始從第一排開始宣讀,歐潔往後挪了一個,坐到了李偉東的座位,在念到向凱的名字時候,歷史性的一幕發生了,他居然坐到了歐潔的旁邊,從此以後他倆成了同桌。歐潔氣的站起來和張老師說道,「老師我要換座位」。

張老師問道,「為什麼呢?」。

歐潔一時找不出理由,隨便編了一個,」我眼睛近視,我看不到」。

張老師笑了笑,說道,「這才往後挪了一個座位你就看不到了啊」。

歐潔氣的直跺腳,只好坐下來接受了安排。

李偉東坐到了向凱的左手邊,中間就隔了一個過道,江單一坐到了李偉東的後面。

班長宣讀完以後,同學們就開始換座位了,歐潔一百個不願意,還是接受了這個殘酷的現實。

向凱坐到了歐潔旁邊,他嬉笑着臉對歐潔說道,「你好啊,我的新同桌,嘻嘻」。

歐潔給了他一個白眼,然後拿起筆在桌子中間划了一條線,氣鼓鼓的說道,「這是分界線,誰也不能過界!要是過界了我就斷你一條手臂!」。

向凱苦着臉,癟着嘴轉頭看向了自己唯一的外援李偉東,李偉東聳了聳肩表示自己也沒辦法。

同學們很快就換好了座位,不過奇怪的是,李偉東的同桌是空的,沒有人坐,李偉東想了想剛才班長念到自己同桌的名字好像是楊晨晨,可是班上好像沒有這麼個人吧。

李偉東舉手問道,「老師,我沒有同桌嗎?」。

張老師扶了扶眼鏡,說道,「哦,你同桌是楊晨晨,一個新同學,他下午才來報到」。

又來了個新同學,都上了半學期了又來了個新同學。

(二)

「就這麼說好了,以後你給我買一年的午飯作為你的處罰,你說話算話」,歐潔用食指指着向凱的鼻子說道。

向凱拍着胸脯子說道,「放心,我向凱向來說一不二的」。

「不行,光買個午飯太便宜你了,這樣吧,以後上學放學你給我拎書包,還要給我跑腿買東西」。

「啊,你這要求也太多了吧!」,向凱帶有一絲抱怨的語氣說道。

「你要是嫌我要求多那就算了,那就絕交!從此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我們倆互不干涉!」,歐潔把手抱在胸前,頭扭向一邊。

向凱只好答應了這些要求,「好,我的姑奶奶,我錯了,我都同意好吧」。

聽到向凱同意了她才轉過身來,用手拍了拍向凱的頭,「誰是你的姑奶奶啊,以後叫我小仙女」。

向凱一臉不情願的說道,「是,我的小仙女」。

歐潔用手拍了一下向凱的頭,因為向凱比他高,所以歐潔跳起來才勉強打到他的頭,「去掉『我的』,誰是你的啊!就知道佔便宜」。

他倆的這點糾葛總算是結束了。

吃完午飯,中午正訓的時候,張老師領着新同學來到了教室。

張老師說道,「我們班又來了個新同學,讓我們掌聲歡迎」。

說完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從門外進來了一個男生,長得很可愛,也是留着劉海,戴着圓圓的眼鏡,懷裡還抱着一摞書,他帶着笑容走到講台上開始了自我介紹。

「同學們好,我叫楊晨晨,晨光的晨,平時就喜歡聽聽歌看看書,希望大家多多關照」,楊晨晨一氣呵成,一點都不緊張,李偉東看到他這麼收放自如,再想想當時自己的自我介紹,這一對比簡直是慘不忍睹啊。

張老師指了指李偉東旁邊的空座位,說道,「那就是你的座位了」。

楊晨晨很有禮貌地說了聲,「謝謝老師」,然後走下講台坐到了李偉東地旁邊。

他把懷裡的書塞進了書桌里,李偉東還在想着要怎麼和新同學打招呼呢,這時楊晨晨主動的和他說道,「你好同學,我叫楊晨晨」,說著還伸出手要和李偉東握手。

李偉東和他握了握手,然後說道,「你好我叫李偉東」,這人還挺自來熟,李偉東心裏想到。

放學後,李偉東,向凱還有歐潔一起回家,他們在門衛處那裡看到有兩個大卡車在前面,他們的車子只好在後面慢慢的跟着。前面的卡車堵在門口堵了差不多十分鐘,歐潔在車裡坐的不耐煩了,她說道,「還不知道啥時候這倆大卡車才能走呢,我要餓死了,我看我們還是走路回去吧」。

李偉東說道,「再等等唄,說不定馬上就可以走了呢?」。

「算了,我要餓死了,我先走回去算了「,說著,歐潔打開車門準備下車,她剛下車,車門還沒關上,突然前面的卡車就動了,車軲轆揚起一堆灰塵,很不巧,灰塵一下子撲到歐潔的頭髮上,臉上,身上。

歐潔連忙又鑽進了車子里,還「呸」了幾聲,把嘴裏的灰塵吐出來,向凱笑得整個人癱在車座上,「都說了讓你等一等,你就是不信,這下好了吧,真成了『灰姑娘』了吧」。

歐潔瞪了他一眼,隨後說了句,「最近真是倒霉,看來以後出門也要看看黃曆了」。

向凱立馬嚴肅了起來,他對着司機說道,「張叔叔,我們走吧,我媽還在家等我吃飯呢,我要餓死了」,說這話的時候,還刻意學着歐潔的語氣。

歐潔氣鼓鼓地說道,「早不走晚不走,非要等我下車的時候走,搞我一臉灰,我頭髮上也是」。

向凱撥了撥歐潔地頭髮,幫她把頭髮上灰塵拍掉,「好了啦,回去洗個澡不就行了」。向凱的語氣中充滿了對歐潔的寵溺。

他這突然親密的舉動,歐潔瞬間紅了臉,她的頭扭向一邊,說道,「誰讓你摸我頭的,我說過,摸頭會長不高的」。向凱一時語塞,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三)

經過歐潔家的時候,他們發現歐潔家旁邊的那一個本來沒有人住的別墅,今天卻有很多人在往裏面搬行李,剛才的那兩輛大卡車就停在了這裡。工人們把卡車上的東西一一搬進了別墅里。

「又來新的鄰居了嗎?」,李偉東說道。

「這個房子很久之前就開始裝修了,之前有一段時間天天搞得我睡不好覺,那個聲音我就算是關着窗戶都能聽的到,真的是吵死了」,歐潔說道。

這時,李偉東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一個和他們穿着一樣校服的男生,李偉東仔細看了看,說道,「那個不是楊晨晨嗎?」,他用手指了指那個穿着和他們一樣的校服的人。

歐潔眯着眼睛,還把頭探出窗外,這才看清,「還真是誒,他怎麼也搬到這裡了」。

「今天剛來的新生,你這麼快就記得他長什麼樣了啊」,向凱把手抱在胸前,面無表情地說道。

「當然了,我又不是你,臉盲怪」,歐潔完全沒注意到此時向凱的表情。

「我可不臉盲,倒是你,和誰都是自來熟,特別是男生,你知不知道,你一個女孩子家家的,你要學會......」。

向凱的話還沒說完,歐潔就打斷了他,「哎呀,你怎麼和我媽一樣嘮叨啊,煩死了,我先回去了」,說著歐潔下了車,拿着書包就回了家。

向凱氣的也拿起書包回了家,李偉東還真是看不明白他們這是怎麼了,這樣都能吵起來。

回到家的時候,肖媽媽已經準備好了一大桌子菜,今天爸爸也早早的下班回到家,已經坐在沙發上看起了報紙。

「媽,今天有什麼重要的人要來嗎?準備這麼一大桌子菜」,李偉東問道。

廚房裡忙碌的媽媽說道,「今天你爸爸的好朋友,也就是你楊叔叔來了」。

這時爸爸說道,「楊成叔叔在你小時候還抱過你呢,那時候你還小,估計你也忘了,一晃已經有好多年過去了,也不知道你楊叔叔變沒變」,爸爸的語氣中明顯透露着滿滿的期待。

媽媽笑着說道,「對啊,很多年沒見過了,不過以後天天都能見到了」。

「天天見到?他要住我們家啊?」,李偉東把書包放下,拿起了一個蘋果啃了起來。

「哪兒有,他也買了這裡的房子,就在歐潔他們旁邊那個別墅」,媽媽說道。

「哦!原來剛才那個搬家的就是他們啊,他兒子是不是叫楊晨晨」。

媽媽把最後的一個排骨湯端上了餐桌,用圍裙擦了擦手,說道,「楊成那個兒子好像是叫楊晨晨來着,你是怎麼知道的?」。

「他今天來我們班了,以後我們就是同學了,而且還和我是同桌呢」。

「那挺好啊,這下你又多了一個朋友了」,媽媽笑着說道。

這時有人按響了門鈴,李偉東連忙去開門,是一個個子高高的,戴着眼鏡的叔叔,還有穿着黑夾克的楊晨晨。楊晨晨看到李偉東也很驚訝,他說道,「誒,怎麼是你,我的同桌」,接着他對着他爸爸介紹到,「這是我同桌,我倆一個班的」。

李偉東禮貌的叫了一聲,「楊叔叔好」。

楊叔叔笑了笑,肖媽媽這時候說道,「老楊,要不怎麼說我們有緣分呢,這倆小子都在一個班,還是同桌,別在外面站着了,趕緊進來吧,飯都做好了」。

「肖阿姨你好,李叔叔好」,楊晨晨滿臉笑容,就像一朵燦爛的向日葵。

「這孩子嘴真甜,趕緊進來吧」,肖媽媽領着他們換了拖鞋,楊叔叔和爸爸坐到餐桌前,邊說著話,然後倒上了酒。

吃飯的時候,楊晨晨一個勁的誇肖媽媽做的飯菜好吃,這搞得肖媽媽都不好意思了。

李偉東看着他從進門開始,臉上的笑容就沒有消失過,他臉不會抽筋嗎?

吃完飯,楊叔叔和李爸爸都喝多了,他倆開始在沙發上聊起了以前的事情,李偉東帶着楊晨晨出去找歐潔他們玩。

已經入秋了,真的是特別涼快。

歐潔和向凱也吃完了飯,他倆這時候在外面散步,李偉東把楊晨晨介紹給了歐潔和向凱。歐潔笑着和他打了個招呼,還握了握手,而向凱則是冷不丁的來了一句,「你也好」,甚至都沒有正眼看他。

歐潔用手指戳了戳向凱的腰,說道,「你怎麼了,你又發什麼神經啊」。

向凱氣鼓鼓地說道,「我吃多了,肚子脹得很」,然後就一個人走在了最前面。

歐潔笑着對楊晨晨說道,「你別理他,女生一個月有那麼幾天脾氣暴躁,其實他 也是,他每個月都要發幾次神經,嘿嘿」,楊晨晨真的是被歐潔地這一番言論雷到了,楊晨晨只好「呵呵」地笑了幾聲。

(四)

第二天,他們四個人都坐着李偉東家的車子去了學校,他們一路有說有笑,除了鬱悶的向凱,他本來還和歐潔在車上聊的很開心的,但是楊晨晨上了車以後,他就開始板着個臉。但是歐潔完全沒注意,她和楊晨晨真是有說不完的話,一路上就他倆聊的最嗨,歐潔的笑聲都要震破車頂了。

江單一一來教室就開始催他們交作業,收了十分鐘的作業,還有三個人沒交,其中就有一個就是經常欺負江單一的,叫陳峰。

那個叫陳峰的大聲說道,「我才不要娘炮收我的作業呢,馮奇,把你的作業給我,別交給娘炮,我給你交」。

馮奇說道,「你是作業沒寫完要抄我的吧」。

「我寫完了,不信你看」,說著,陳峰翻開自己的作業給他看,的確是寫完了,然後就搶過了馮奇的作業。

江單一沒辦法,只好回到座位上,歐潔氣的直咬牙,說道,「這個陳峰真過分,真想把他嘴撕爛」。

陳峰對着楊晨晨說道,「那個新來的,把你的作業也給我,別交給娘炮」。

楊晨晨沒理他,他把作業交給了江單一,然後對着陳峰說道,「我不叫新來的,我有名字,我叫楊晨晨,晨光的晨,還有,你說誰是娘炮呢?」。

陳峰還自以為是的指了指江單一,說道,「當然是他咯,他那麼娘你沒看出來啊!」。

楊晨晨繼續說道,「他哪兒娘了,我看你現在就像是一個不明事理還喜歡大肆宣傳的沒素質的人,還有,你沒有娘嗎?沒有你娘哪兒來的你,我看你還是多讀讀書,整天少說些有的沒的」,楊晨晨這一番連續語言攻擊,真是看呆了班上的所有人。

陳峰被懟的說不出話,楊晨晨直接從他手上搶過了那兩本作業,「拿來把你,就你一天事兒多,你以為張老師稀罕見着你啊,你還要單獨去交,真是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

這最後的補刀,徹底「零封」陳峰,陳峰只好乖乖地坐回自己的座位。

楊晨晨把作業本交給了江單一,江單一也被眼前的這個陽光大男孩所折服了,沒想到他還有一張能說好話,能懟惡霸的嘴巴。

江單一笑了,楊晨晨也不由自主的笑了,李偉東對着楊晨晨豎起了大拇指,歐潔和向凱也看呆了,歐潔說道,「wow,楊晨晨真牛,懟的陳峰一句話說不出來,真是英雄救美的好漢啊」。

向凱翻開課本,無奈的說道,「他倆男的,怎麼就是英雄救美了,剛才說的就是你,多讀點兒書吧」。

歐潔撅着嘴巴瞪着向凱,嘴裏發出了一聲,「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