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到冷宮後逆襲成攝政王
穿越到冷宮後逆襲成攝政王 連載中

穿越到冷宮後逆襲成攝政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千禧果果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南宮凌霜 古代言情 皇帝李燁淵

南宮凌霜:來人,把皇帝給我關進冷宮 侍衛:驚呆了老鐵這是什麼表演 宮女:?? 南宮凌霜是愛一個看小說的玩具設計師,追了半年的小說竟然爛尾了,喜歡的主角被殺,她心裏一萬個不痛快,帶着負面情緒睡着後,醒來竟然穿越到了那本小說里展開

《穿越到冷宮後逆襲成攝政王》章節試讀:

第7章 沉冤昭雪


接到信件一日後南宮凌霜帶着朵朵抵達景運國,皇宮內已經清掃完畢,所有宮人全部換成了凌霜國的人,南塵把皇帝的宮殿金銘殿收拾出來給南宮凌霜用

再次回到這裡,南宮凌霜感慨萬千,若不是當初為皇帝打抱不平,可能也不會穿越到這裡來,若是皇帝選擇相信她,他也不會出宮另謀生路,從穿越到現在已經一年多了,對南宮凌霜來講就像夢一樣

南塵還穿着那一身銀白色的鎧甲,跟在南宮凌霜身後

「姐姐,皇帝被軟禁起來了,你打算怎麼處置他?」

南宮凌霜摸摸懷裡女兒可愛的小臉頰

「他們像吧?是不是很像」

「很像,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時候,就想到了朵朵,真的太像了,朵朵就是縮小版的皇帝,不過朵朵比他可愛多了」南塵看着南宮凌霜懷裡的小娃娃,露出寵溺的笑容

「皇后和監國在哪裡?」南宮凌霜問

「監國被關進了大牢,皇后軟禁在後宮」南塵回答

「把皇帝關進天牢,皇后和監國也關進去,他們每人一間牢房,三間連着,他們可以見到聽到,這件事要秘密進行,不能讓其他人知道,你去安排,然後把太子帶到這裡來,我另有安排」

「好,卷卷沒跟你來嗎?」南塵有點不好意的撓了撓頭

「來了,那頭豬還在馬車裡睡覺,吐了一路,一會睡醒了我再讓他去找你」南宮凌霜指了指金銘殿外的馬車,南塵笑的和個傻子似的着跑了過去,掀開馬車帘子看了看才離開

深夜太子被帶到了金銘殿,南宮凌霜打量他一番

「太子,可還記得我?」

一個四歲的孩子能記得什麼,太子搖搖頭

「太子我帶你去見你父皇好不好?」南宮凌霜問

「我想見監國」太子回答

「好,那我們去見監國,來姨娘帶你去」南宮凌霜牽住了孩子的手,帶他前去關着三個人的天牢

南塵換了便裝跟在身後,南宮凌霜一身華服牽着小太子,路上一言不發,天牢內,燈火通明,南宮凌霜特意讓人多提了幾個燈籠,先看到的是坐在大牢木床上的皇帝,他靠坐着的閉目養神,臉上沒有任何神色,似乎已經做好了被行刑的準備

皇后那裡就略顯狼狽了,哭得蓬頭垢面,看到太子來了,大喊

「孩子,我的孩子,求求你放了我的孩子」

皇帝聞聲也睜開眼睛,往太子的方向望去,眼神落在了牽着太子的人身上,一身淺綠色用針線綉着麒麟的華服,再仔細看那人的臉,頓時愣住了,四目相接,南宮凌霜心裏一顫,那個把他打入冷宮的小皇帝還是那麼耀眼,這個時候他才理解,為什麼會有烽火戲諸侯,換作自己可能會做出更過分的事

當然這些她只在心裏想想,如果那麼幹了,自己這一年多來的苦就白受了

南宮凌霜,對皇帝微微一笑

「皇上,一年多不見了,過的可好?」

「若曦,你是若曦是不是?你去哪了?朕找了你好久」皇帝走到了牢門邊,抓着大牢的鐵柱,表情複雜的看着南宮凌霜

「我不是李若曦,李若曦在被你打入冷宮的那一天就死了,我是另一個人,我叫南宮凌霜,還望陛下記住,不要叫錯了」南宮凌霜挪開視線,看向了監國

皇后抓着鐵柵欄對南宮凌霜喊「若曦妹妹,若曦妹妹,是你對不對,你放了我們吧,我知道你最好了,以前我就知道你很善良,我還跟皇上為你求過情,看在昔日姐妹的份上,你放我們走吧」

南宮凌霜輕笑了一聲「皇后娘娘,當時因為皇帝寵我,你心生嫉妒,便從江南買通我表哥白子沐,讓他送來了能使人腹瀉的葯,喂你自己兒子吃下,再栽贓於我,還找來我表哥替你作證,說那葯是我讓他送到宮裡來的,我被打進冷宮難道不是拜你所賜,我這個人睚眥必報,恩仇分明,那時候你沒毒死太子,今天我就替你把這件事做了吧,那份冤我可不白受,來人把毒藥端上來」

皇帝急的滿頭大汗抓着牢門

「若曦,是朕的錯,一切都是朕的錯,朕當時氣昏了頭,才會相信白子沐那個小人,太子只是個孩子,你放了他,那碗毒藥,朕代他喝」

「可憐天下父母心吶,這個世上並不是所有人都有資格做父母,你說是不是啊?監國大人不想救太子?」南宮凌霜看着站在牢內一言不發的監國說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皇后害你與我何干,太子又與我何干」監國轉過身去不看太子

皇后含淚怒瞪着監國,張了好幾次口,卻一句話也說不出

宮女端了兩碗葯出來,放在大牢內的桌子上

「王上,這是見血封喉,服下即刻斃命」

南宮凌霜看了看葯,又看了三人一眼

「今日,我只留兩個活口,太子,皇帝,監國,皇后,你們選,我時間不多,你們商量一下,趕緊喝完葯,我還得回去看孩子」

「若曦,孩子是我們的對不對?我知道我不可能得到你的原諒,看到現在你過的很好,我死也瞑目了,是我對不起你,我知道我沒資格跟你提要求,但太子才四歲,他不應該被卷到這場紛爭,我死後希望你把太子送出宮,給他找個平常百姓家,讓他平淡過一輩子吧」皇帝扶着牢門跪了下去

南宮凌霜拍拍手「好,是個好父親,我答應你,還有一碗葯呢?你們三個誰喝?」

皇后看着監國

「你到底是不是人?太子還那麼小,你忍心讓他從小沒了娘嗎?皇帝都能為了孩子放棄自己的命,你為什麼不能?」

監國還是沉默

「唉,皇后,此言差矣,你想活下去為什麼讓監國死?監國為什麼要為了太子讓你活命,皇后你太自私了,皇上錯看了你,沒想到監國也錯看了你,我看這碗葯還是你自己喝吧」南宮凌霜故意激怒她

「監國,你到底喝不喝?」皇后惡狠狠的問

「你放心隨皇上走吧,我會照顧好太子,一定把他好好撫養長大」監國從始至終背對着皇后

皇后一下跳到關着監國的牢房邊,抓着鐵柱子罵了起來

「你是不是個男人,為了自己苟活,連你的女人你的孩子都能拋棄,皇帝那麼信任你,給了你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權利,你卻睡了他的女人,還讓你的孩子做了太子,你不是人,這碗葯我不喝,憑什麼要我喝,我不喝」

皇上聽到的同時一下癱坐在地上,臉色鐵青,半張着嘴巴,扭頭看着發瘋的皇后和背對着他的監國,再看看太子,確實那眉眼和監國有幾分相似,忽然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原來朕才是個笑話,朕才是那個被算計的那個傻子,哈哈哈,報應啊,報應」

南宮凌霜早就料到皇帝知道真相後肯定會崩潰,看他那難過的樣子,心裏有一絲絲的不舍,但也不能能表現出來,她又看着皇帝問

「現在你還想替太子喝葯嗎?」

皇帝眼神渙散,淡淡的看着太子

「若曦,再拿一碗葯吧,我們三個都該死,太子來到這個世上又有什麼錯,把葯拿來,我先喝,我再也不想看到那兩個人了,我走了,其他的任你處置」

南宮凌霜走到關着皇帝的大牢門前蹲下身去,眼神裡帶着一絲心疼,她輕聲說

「你不想見見我們的孩子嗎?你難道想讓他叫別人爹?」

皇帝眼裡閃過一絲生機,隨後又暗了下去,他小聲回答

「我不配見他,我不配做他的父皇」

南宮凌霜站了起來,指着葯碗

「吵死了,去給他們倆灌下去,一人一碗,把皇上和太子關到冷宮,沒有我的命令不準放出來」

南塵不解的看着南宮凌霜,心想「這又是哪一出,皇帝廢了就廢了,打入冷宮可真是空前絕後,聞所未聞」

南宮凌霜回到金銘殿,坐在床邊愣了半天,自己來到這的目的完成了,應該開心才是,為什麼心裏空落落的,該有的她都有了,天下,權利,孩子,

皇帝呢,自己為什麼要救他,就是為他在小說里死得冤,可是自己呢,自己的家人如果見自己一直不醒過來,該有多難過,好想爸爸媽媽,這個世界上自己才是被拋棄的那個人,無親無故,孤苦伶仃,28歲還沒有過男朋友,就先體驗了生孩子的疼痛,自己也好可憐,越想越難過,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珠子,啪嗒啪嗒往下掉

雨澤一直幫忙照看孩子,直接睡在了龍床上,聽到抽泣聲醒了,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盯着南宮凌霜看

「你怎麼了?你哭什麼?有什麼事,你告訴南塵啊?南塵不是你最得意的少年將軍嗎?他不是沒有解決不了的事嗎?別哭了,再哭朵朵就要被你吵醒了」

南宮凌霜哭得更大聲了

「嗚嗚嗚,我想媽媽,想我爸爸,我想回家,嗚嗚嗚嗚」

雨澤聽了也想到自己的父母,跟着一起哭起來,

「我也想我爸媽,想我哥哥,想我奶奶爺爺,嗚嗚嗚嗚,我什麼時候才能回家」

南塵不知道怎麼勸他們,只好站在床邊把倆人都摟到了懷裡,左邊摟着南宮凌霜右邊摟着雨澤,還好他胸膛夠寬,倆人也能摟過來,倆人的哭聲在朵朵的哭聲下戛然而止,掙開南塵的肩膀,倆人抹抹眼淚,互看一眼

「都怪你,哭那麼大聲把我女兒吵醒了」

「還怪我,誰先哭的,誰先說想家的,你還怪我」雨澤擦擦鼻涕

南宮凌霜一把把雨澤推到了南塵懷裡,開玩笑的說

「滾蛋滾蛋,趕緊把他弄走,我得哄孩子睡覺了」

「唉,我就不滾,卸磨殺驢啊,讓我看孩子的是誰,是誰」

南塵知道他倆哭完就好了,不再擔心南宮凌霜,不等雨澤比劃完,一把撈起他直接扛出了金銘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