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幻契王瞳
幻契王瞳 連載中

幻契王瞳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偽代碼玩家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方逸 符靈兒

遊戲,異界,人心,殺戮,怪獸…… 約定,朋友,拯救,堅持,希望…… 我叫方逸,講述最真實的異世界故事…… 陪伴我的,只有一雙命運與詛咒的幻契王瞳……展開

《幻契王瞳》章節試讀:

第4章 命運之使徒


「這…這是哪裡?」

方逸捂着還有些昏昏沉沉的腦袋,睜開眼睛,看到的是完全用木頭搭起來的天花板,周圍的場景一片陌生,但他知道這應該是在某人的家裡。

忍受着身體上的不適,他從床上起來尋找一些線索,在進入遊戲層後,他的大腦出現了空檔,好像有一部分記憶缺失。

屋子的裝修簡樸實在,沒有任何電子設備,但是卻有一個類似燈泡的東西發光,在裏面是一顆小小的水晶。

「這裡…應該是幻契的世界,只不過這個世界裏居然還有原住民存在嗎?為什麼他們從來沒有提起過?」

顯然,方逸是把原住民當成了一種與NPC差不多的東西。

噠、噠、噠……腳步聲越來越近。

方逸仍然認為這裡是遊戲世界,一點沒有要躲藏的意思,就僅僅是站在那兒看着門被推開。

「咦!你醒了……你等等啊,我…我、我去找人。」

女孩看上去十分慌張,快速離開將方逸就一個人關在屋裡。

這是什麼意思?方逸撓了撓頭,還是推開門跟了上去。

反正是遊戲世界,試試看有沒有隱藏獎勵也不錯。

可出了門的那一刻,他就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天空碧藍透亮,遠山上樹林剛被雨沖刷成翠青色,一座座房屋錯落有致,方逸猛吸了一口空氣,遠離城市的自然氣息讓他感覺自己的身體都被凈化了。

等等,有風的氣息。

為什麼?為什麼這次的感覺跟以往不一樣?方逸突然想到了什麼,慌慌張張地跑到了院子里一泡雨水的旁邊。

然後他就看到了自己的身體上穿着現代的淡藍色運動裝,就連髮型都與之前沒有一點差別。

我……我這該不會是,穿越了吧?

方逸摸了摸自己的臉,想要看看這到底是不是真的。

「的確是肉做的觸感,可是…究竟是什麼時候?難道是從一開始就是被設計好的結局嗎?」

他的腦子飛速轉動,立刻開始梳理從開始接觸幻世集團到今天為止所有經歷的事。

直到最後他想起來沈雨萱對他的告誡。

「小心點啊,千萬千萬……別死了」

方逸的嘴角強行揚起一抹淺笑:「原來如此,看樣子還是被擺了一道啊。」

到目前為止,捋清思路的方逸基本上確定自己是真的來到了另一個與地球完全不同的世界。

神秘祥和的村落,各種各樣的叫不上來名字的奇異花卉,天上飛的巨鳥……

諸如此類的種種都證明着他已經穿越的事實,而且還是網絡小說里最糙淡的身穿,連個外掛都沒有!

即便如此,方逸倒還真沒有表現出大驚小怪的模樣,只是想不通幻世集團究竟是用了什麼手段將他送到了這個世界裏。

「唉,何以解憂,唯有苦笑。雖然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做到的,這還真是讓人想不到的結果。」

方逸握住拳頭,他還要回去照顧妹妹,無論前路有多麼坎坷,他是一定要找到方法回去的。

而且他從來都不是一個習慣於冰釋前嫌的人,幻世集團敢算計他就要承受住相應的代價,這第一點就是要先找到回到地球的方法。

「哎,你怎麼出來了啊,你傷還沒好,快回去、快回去休息。」

符靈兒叫人回來,看到方逸站在原地傻傻的笑,還以為他從天上掉下來把腦子摔壞了,急忙把他往回攆。

方逸剛才沒太注意,這下符靈兒湊了上來他又仔細觀察了一下。

這女孩…也太好看了吧,難道是開局送老婆的發展嗎?等等,我是正經人,怎麼能想這些東西!

方逸晃晃腦袋,雙手推出本能反應地抗拒符靈兒的力量,但兩個人的力氣一對比,方逸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嚇得什麼也沒說,睜開大大眼睛看着符靈兒,心裏想到:「這丫頭片子是吃了大力丸嗎?」

要知道,如果是在原來的世界,連一般的同齡男性也沒幾個身體素質能強過方逸的,結果到這裡就連一個小姑娘也推不動了。

這強烈的反差,把符靈兒也給看懵了,因為她根本還沒發力呢,這傢伙該不會是來訛我的吧?

符靈兒道:「那個,你沒事吧?我扶你起來。」

方逸連忙擺擺手:「別別別,我自己能站起來,我自己就行了。」

方逸站起身後整理整理身上的灰塵,符靈兒發現方逸竟然意外的好看,加上與眾不同的服飾和身上那股奇特的氣質,不由得讓這個年紀的少女產生了好奇心。

「那個,你是從哪裡來的,你身上的傷不要緊吧?」

方逸這時才神經遲鈍的想到,聽起來語言是相通的嗎?

他清了清有些乾燥的嗓子,解釋道:「我來自哪裡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告訴我這裡是哪裡嗎?我是怎麼到這裡來的。」

符靈兒好像很吃驚:「你不記得了嗎,三天前,你從天上唰的一聲就掉下來了,我爸爸還很好奇呢,從那麼高的地方掉下來,居然還沒死掉,你可真是命大啊。」

符靈兒表現的很熱情,自來熟屬性如同她的非凡天賦不可阻擋的覺醒了。

「至於這個地方是九玄部落。雖然只是幻契大陸一個小小的氏族部落,但是我,我叫符靈兒…我未來會寫一本關於幻契大陸上所有幻獸的記錄繪本,所以是註定會被所有人記住的傳奇少女。」

一旁符靈兒止不住地誇耀自己,方逸卻半點沒搭理她,自己一個人嘟嘟囔囔。

符靈兒、九玄部落、幻契大陸,看樣子這個世界的框架跟他之前玩的遊戲世界基本沒差,除了多了一些不認識的人物。

但……幻獸又是什麼東西?他可不記得之前有過類似的設定。

方逸偷偷看了一眼符靈兒,不知道為什麼,方逸好像對符靈兒有種莫名其妙的感覺,一種特別的熟悉感。

尤其是看到符靈兒的眼睛時,淡粉色的瞳孔還真是符合方逸的審美。

「喂喂喂,靈兒幹嘛呢?聽說你這裡有個病人?」

一道粗獷的聲音從遠處傳來,符靈兒抬頭,對來人揮揮手。

「這兒,趙叔快來,快給他檢查一下。」符靈兒天真無邪對着方逸嘿嘿一笑:「你就放心好了,趙叔叔是我們這裡最好的大夫,不管你是哪裡不舒服,他都能幫你解決的。」

方逸順着她的目光望去,她口中的趙叔剃着鋥光發亮的大光頭,雙臂的肱二頭肌想小山一樣隆起,一件粗布衣袒胸露乳跟沒穿沒兩樣,活脫脫一個現實版程咬金。

這徒手能打死一頭牛的壯漢是醫生?簡直顛覆了方逸對於醫生這個職業的認知!

「那個…我真的沒有病啊,要不這個你就算了吧。」

方逸害怕了,說話支支吾吾地不知道怎麼解釋。

符靈兒卻展現出溫柔的一面對他笑道:「那怎麼行呢?我們九玄氏可是最對客人負責的了。」

就這樣,趙叔和符靈兒拿捏方逸整整一個下午,迴響着各種慘無人道的聲音。直到最後小身板的方逸熬不過他們兩個跟變種人似的體力,累的昏了過去。

而在這一天,九玄部落的族長,符青山一個人來到了九玄的地下祭祀,取出一本壁畫,他靜靜的看着壁畫看了好久,就像是在追憶過去,目光卻帶着獨自傷感的情調。

他收起壁畫,又走了出去,而空蕩蕩的祭祀堂迴響起他淡淡的迴音。

「孤星寥落玄夜起,九聖沖雲天劫動…靈兒啊,你的命數已經到了,可是爹,真的捨不得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