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穿書之女配想獨自美麗
穿書之女配想獨自美麗 連載中

穿書之女配想獨自美麗

來源:追書雲 作者:蒜蓉蛋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沈斌 穿越重生 蘇夏

蘇夏穿書成了《重生之惡女歸來》里的絆腳石女配
為了避免將生活過成炮灰,蘇夏主動把書中的男主讓了出來,本以為可以過上獨自美麗的生活,但蘇夏的女配屬性卻不依不饒
蘇夏仰天:男女主角失去女配,難道故事就不能進行下去了?……文案二……蘇夏穿書取代了書里女配的位置,那原來的女配又去了哪裡?人不會平白無故地消失,書里的角色也一樣
當角色覺醒,還能眼睜睜地看着原本屬於自己的東西易主嗎?故事主線早已經偏...展開

《穿書之女配想獨自美麗》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穿成了炮灰女配


蘇夏點了一根煙,她才吸了一口便先被嗆得忍不住咳嗽起來,於是不得已只得順手將煙頭摁滅在了鐵盒裡。
很好,她本來就想要戒煙,如今簡直不費吹灰之力就戒了。
好了,現在的蘇夏也終於能接受了現實—— 她穿書了,還是早上被她PASS掉的那本。
至於為什麼,蘇夏隱隱約約記得書的封面寫着:不給過者必穿炮灰女配!
…… 她招誰惹誰了,她做得不過就是本職工作而已!
作者要怪先怪審核機制才對,三觀不符她已經給了意見,但對方拒不更改,怪她咯?
這本書叫着《重生之惡女歸來》,蘇夏只記得內容是套路重生爽文:女主蘇玲玲前世錯信渣男,不惜以背叛家族為代價都要跟渣男在一起,但結果卻被渣男虐死,重活一世,蘇玲玲看中了一直愛慕自己的男主沈斌,而女配,沈斌的未婚妻就成了兩人真愛路上的絆腳石。
絆腳石蘇夏低頭看着手腕,上面的傷口很深,因為時間久的關係,流出的血已經結痂。
若是蘇夏沒有記錯,此時應當是她同男主沈斌為了蘇玲玲的事大吵一架,隨後她一時想不開以死相逼,最後成功同男主沈斌結婚,可這之後就是她悲慘的生活的開始。
蘇夏嘆了一口氣,書中關於絆腳石女配蘇夏的描寫不多,但她有一個顯著的一個特點,就是胖。
一米六七的個頭因為肥胖的緣故而令自己看上去僅有一米五六,蘇夏看了一眼鏡子里現在的自己,因為肥胖,五官全都擠在了一起。
蘇夏用胖乎乎的手揉着臉蛋,「這到底吃了多少好東西!」
但現在也不是吐槽的時候,既已成定局,她也只能既來之則安之,反正不知何時她又會穿回去,自然需要好好為自己籌謀一番,斷然不能等着女主對自己下手。
蘇夏起身去找了一條毛巾將血跡輕輕擦掉,隨之用一條淺綠色的髮帶纏在上面遮擋住了刀傷。
蘇氏千金自殺未遂。
若是蘇夏不做些應對措施,這樣的消息明日便會登上報紙頭條,最後會引得家中那些虎視眈眈的親戚來湊熱鬧。
這其中便有她那可憐楚楚的白蓮花表妹,女主蘇玲玲。
正當她忙活時,門鎖「啪嗒」一聲轉了一下,隨之閃進一道人影。
蘇夏沒有做好準備,因而被嚇了一跳,她拍了拍胸口,「你嚇死我了。」
男人愣了一下,他脫下連帽衫的帽子,用手撩了撩濕漉漉的頭髮,「不好意思,下雨了,我回來拿傘。」
蘇夏「哦」了一聲顯得並不在意。
隨之男人順手摸了牆上的開關,頂上的水晶燈「啪」地一聲亮了。
屋內一下子就亮了起來,蘇夏這才看清進屋男子的容貌,果真不愧是小說男主,無論是長相還是身材皆是無可挑剔,隨後她又瞥了一眼玻璃門上反射出來自己的模樣,難怪對方看不上自己,這樣一對比,確實蠻慘烈的。
「那個,我不是有意的。」
沈斌抿了抿嘴唇,「並不是真的嫌棄你胖的意思。」
「沒關係,」蘇夏不以為然地打斷了沈斌的話,這種遲來的愧疚對她來說已經不太重要了,「我會解除婚約的。」
沈斌正要點頭時突然發現不對,他愣了一下後緊緊盯着蘇夏,他是不是聽錯了?
「你沒有聽錯。」
蘇夏一眼看穿了對方的心思,「這公寓是我租的,錢雖說是你付的,但裏面東西都是我置辦的,因而留給我應該沒有意見吧?」
沈斌搖了搖頭後又點了點頭,直至此時他仍舊覺得如做夢般,「你說你會解除婚約?」
「你不是一直在等我說這句話?」
蘇夏一針見血道,「別假惺惺了,你和我親愛的表妹的事我早就知道了。」
提到蘇玲玲,沈斌臉上才露出一絲不滿意,「這是我們之間的事,你別扯別人。」
真是好一對命定真愛,蘇夏冷笑道:「好了好了,往後我蘇夏和你沈斌橋歸橋路歸路,井水不犯河水。」
沈斌對於蘇夏的話半信半疑,就在半個小時前,他們兩人還因為蘇玲玲的事大吵一架,她甚至以死相脅,不過她越這般胡攪蠻纏,沈斌便越覺得她可惡至極。
「我不會讓你一人面對這種事的,」沈斌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才說出這樣的話來,只是眼角瞥見她手上纏繞着髮帶,「我會同沈家的那些人說,退婚的因由在我。」
蘇夏翻了一個白眼,「你這話說得,本來因由就在你啊!」
不等沈斌開口,蘇夏繼續說道:「不過你想做好人就不必了,是你放棄我的,我才不給你做好人的機會,我會跟爺爺說,是我自己要退婚的。」
但蘇夏將兩家聯姻的事看得太過於兒戲了,當初沈家在商海中沒落,是蘇夏在爺爺房門前跪了一天一夜才換了這一份婚姻。
「你可記得你當初在我面前說了什麼!」
爺爺蘇烈陰沉着一張臉,蘇夏有多喜歡沈斌,整個濱海市幾乎沒有人不知道,那麼貪嘴的一個人硬生生為了另一個跪在房門前一天一夜不曾吃過東西。
「不記得了。」
蘇夏回答得真情意切,她確實不知道蘇夏到底跟爺爺保證了什麼,因為書里壓根就沒有退婚這一段。
蘇烈翻了白眼,「你想結婚就結婚,你想退婚就退婚,你以為蘇家真的有這麼本事,全憑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蘇夏不敢搭腔,她委屈地揉了揉自己肥嘟嘟的臉,眼淚已經在眼眶裡打轉着,「爺爺,他,他嫌棄我胖。」
蘇烈瞥了一眼孫女,口氣不咸不淡,「那你就是胖啊!
還怪得了別人嫌棄?」 蘇夏心口一堵,「再胖,再胖也是蘇家千金,爺爺你忍得了這口氣?」 擔心爺爺再抬杠,蘇夏自問自答道「那肯定必須不能忍這口氣!
沈家算是什麼東西,沒有我們蘇家在背後撐腰,我料他們也橫不到哪兒去的!」
說完這一番話,蘇夏又偷摸回頭看了一眼爺爺表情,確定他沒有想抬杠的意思,才鬆口氣,「爺爺,既然那個沈斌看不上我,我又何必做舔狗?」 蘇烈狐疑地看着蘇夏,這還是他那個為了愛要死要活的孫女嗎,這也不過只是一個月前是事,蘇夏可是為了沈家那臭小子跪在門口一天一夜不吃不喝。
蘇烈想着果然還是周管家了解小女生的心,說蘇夏小姐不過是圖新鮮,等真的得到了就膩了,果不其然,才一個月而已!
蘇烈嗤之以鼻,「如今的小女生啊,嘴裏的詞一天一個變,稀奇古怪的,什麼什麼舔狗,誰是狗!」
「當然是沈斌是狗啊!」
蘇夏回答得理所應當,不過轉眼見爺爺面色難看,立刻將話題一轉,「既然爺爺答應了,我這……」 「慢着!」
蘇烈可不是好糊弄的,「我們還沒談條件的。」
「爺爺!」
蘇夏揉了揉自己胖嘟嘟的臉,「爺~爺!」
「撒嬌沒用!」
蘇烈斷然拒絕了蘇夏的手段,「你既然不想聯姻,那不聯姻的損失就要從你所創造的價值中抵扣。」
「我可是商人,無利不起早,」蘇烈翻了個白眼,「正好你早前從蘇家搬出去了,我讓周管家給你安排一份工作,半年為限,沒有創造價值,那麼你就是不想跟沈家聯姻還有陳家,江家等着你。」
蘇夏「嗚呼」了一聲,蘇烈以為她是不滿意自己的話,於是更加洋洋得意,殊不知蘇夏想得則是,果然有錢真好,長得再丑也有願意接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