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桃運醫途
桃運醫途 連載中

桃運醫途

來源:網易雲鼎 作者:錦衣夜行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都市小說 陳重 馬艷麗

在城市打拚的陳重,得知上司和嬌妻給其帶綠帽子之後,一氣之下回到了老家桃花村,卻得到神奇治療醫術,從此盡得美人歡心……展開

《桃運醫途》章節試讀:

第2章回村


「喂,崽啊,是你嗎?」

沒有人會這麼稱呼他,這個粗重的聲音是陳重遠在農村的老父親。

一聽這聲音,陳重剛才失去的魂魄也收回了幾分,停下了朝着馬路**走去的腳步,忙用家鄉話說:「爹,是俺,咋了?」

「崽啊,你快點回來一趟吧,你娘……你娘她……」說著,電話那頭陳重的老爹帶着哭腔。

「俺娘她咋了?」陳重心頭一震。

「你娘她不行了!……你快點回來吧!」

他爹是用村部的電話打的,很快就掛斷了,陳重重重拍了拍腦袋,他懊惱自己就是個傻子!

他失去了馬艷麗,但是他還有爹娘,家裡就他這麼個獨子,爹娘一把屎一把尿把他養這麼大,他為了個女人就連命都不要了?

想到這裡,陳重取出卡上僅有的幾千塊現金,連夜坐車往老家趕。

陳重的老家桃花村,在一個很偏遠的地方,坐完火車倒長途汽車,還要坐一段村裡鄉親的拖拉機顛簸好遠的路才能到,原因都是因為桃花村前有一條長寬的河。

河水有近兩百多米寬,水深的地方連自小在這裡游泳的陳重也不知道有多深。
所以回村裡就兩條路,一條渡河,一條繞更遠的路從河水淺的地方坐拖拉機回去。

陳重站在河水面前的時候,心裏感慨萬千,他十來年前去上大學的時候,就是爹娘在河那頭送他坐小船上大學的,現在他身無長物兩手空空的又回來了。

這裡只有一個擺渡的人,是駝背的周家老三。

周家老三今天病了,是他的媳婦翠柳嫂划船。
翠柳嫂看到陳重憨厚的笑了笑,說:「重兒啊,回來了啊?」

「恩,回家來看看。
」陳重答應一聲。

翠柳嫂笑了笑,唇紅齒白的別提多好看了。

翠柳今年已經三十多了,但年輕的時候也是十里八村的大美人,眼睛水汪汪的,不知道駝背周老三哪來的福氣,娶到這麼漂亮的媳婦的。

翠柳張口要和陳重嘮嘮家常。
但是陳重家裡老娘病着還不知道什麼情況,就心急催着翠柳快點划船。

桃花村村民多數都是熟人,一聽陳重回來是探病的,翠柳也不含糊,往手上啐了口唾沫,就賣力的往村子的方向劃。

誰想到划到一半,不知道又從哪裡刮來一陣妖風,船在河心裏打起轉來,搖搖晃晃,陳重一個重心不穩,一頭扎進了河水裡。

剛入春,河裡的水冰涼刺骨,慌忙之後,陳重想仗着自己熟悉水性游回船上,但是不知道咋回事,腿肚子抽筋,慢慢往河底沉了過去。

陳重心說這下壞了,這河底**誰也不知道有多深,水面上的聲音也聽不到,估計翠柳都急壞了,他越慌忙,這一口氣勁也就散了,嗆了一大口水整個人泡在昏暗的河底里意識開始昏迷。

難道自己就這樣死了?

陳重手忙腳亂想在河底抓個能使上勁的東西,慌忙之間手撿到了一根碧綠色,似石非石,似玉非玉,一尺來長的東西,更讓人驚訝的是,這東西就像活了的蟲子一樣,化為一股暖流一下鑽進了陳重的身體里。

陳重一口氣沒使上來了,昏迷在河水裡。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漸漸蘇醒了,睜開眼看了一眼,翠柳正抱着他,嘴正對着他的嘴吹氣。

陳重有點不好意思,推了推翠柳:「嫂,我醒了。

翠柳見陳重已經醒了,臉色一紅,連忙擦了擦嘴上的水漬:「醒了就好,剛才可是把俺嚇壞了,幸虧俺會水性,把你救上來了……」

翠柳很擔心。

是翠柳給他做人工呼吸,他才留了一條小命,陳重臉一紅說:「那啥,嫂子,我沒事就先回去了。

「恩。
」翠柳紅着臉點了點頭。

回到家,陳重他娘的病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嚴重,是血壓高,靜養兩天就好了。

眼看到六月份了,農民靠地吃飯,地不能沒人管,第二天,陳重讓他爹在家照顧老娘,自己一個人扛着鋤頭去了地里。

村裡大部分的壯勞力都像陳重一樣出去打工了,下地的都是家裡留下的女的。

幾個熟悉的女人笑着和陳重打了招呼:「重啊,回來了?」

「恩,回來了。

熟悉的環境,讓陳重感到放鬆,正在地里幹活,不遠處傳來兩個女人嘀咕的聲音。

「你看那是老陳家的兒子,咋突然回來了。
」一個穿着碎花衣裳的女人嚼着舌根子。

這個女人三十歲出頭,聲音大,站在村尾說話,村頭都能聽到,說話也沒轍沒攔,村裡人都叫她劉辣子。

另外一個說:「哼,這是被俺閨女踹了,沒地方住,只好回來了。

「咋回事?」

「他那傢伙事兒不行,還算是個男人嗎,俺閨女打電話,說找了個大公司的經理,比他有錢多了!」

陳重心裏一涼,說話的是馬艷麗的娘,沒想到這事這麼快她就知道了。

看到陳重用冰涼的眼神看着自己,馬艷麗的娘哼了一聲,沒好氣的轉身走了。

劉辣子反而笑嘻嘻的走了過來,她家的地臨近陳重家的地,就撅着身子在陳重身後幹活。

感覺到劉辣子在身後邊,陳重回頭一撇,看了一會。

誰知道劉辣子站起身來,用手背抹了抹臉頰上的汗珠,笑盈盈的說:「大學生,看的爽不?」

陳重臉一紅,但知道村裡這些小媳婦和大嬸子能開玩笑,也不含糊:「俺看的爽,就是太遠了,沒看清楚。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劉辣子故意挪了挪,大咧咧的笑話他:「你當嬸子不知道,你是因為身體不行,要不馬家姑娘也不會把你踹了。

話說到這份上,陳重臉頰發燙,那種羞恥感又湧上心頭,低着頭看着坐着的田地,但是這麼一看不要緊,自己身體發生了變化。

這是咋回事?從來沒見這樣過。

劉辣子也看到了,吃驚的說出聲來:「俺的親娘啊,這是怎麼回事?」

陳重臉上掛不住,拎着農具快步走開了,想看看到底是咋回事。

但是彎腰逃走的動作,惹的劉辣子發出一陣銀鈴般的笑聲。

這事,弄的陳重挺不好意思的。

劉辣子聲音這麼大,弄的周圍的小媳婦都朝着他們這邊看過來,陳重正準備跑到田地邊遠處的小樹林里檢查一下異常。

這時不知道怎麼了,劉辣子悶哼一聲,栽倒在田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