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恐怖旅店
恐怖旅店 連載中

恐怖旅店

來源:常讀 作者:三碗米飯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李由 趙明亮

應屆畢業生遭遇最難求職季,無奈之下,應聘旅店夜間前台
上班第一天,我被告知,這份工作有兩點要求
第一,不能和旅客說話
第二,不能離開前台展開

《恐怖旅店》章節試讀:

第二章 消失的前台


草,這都死人了,竟然沒有手機信號讓我報警,要不要這麼坑爹?

我抓起手機就朝門口衝去,想着外面肯定有信號……可是,我才踏出第一步,連前台的黃線都沒有走出去,就又看到了來客。

「要一個房間,快點,急用哦!」

一個看起來,應該有七八個月身孕的女人牽着一位小女孩,走進來催促道。

這女人眉宇間有揮之不去的憂愁,眼眶發青,走路也是有氣無力的樣子,可她旁邊的小女孩卻完全相反,開心的拍打手中的紅皮球。

「噗咚……咚!」

皮球的聲音格外的響,就像是一個成年人在拍打籃球一樣,因為我也打球,所以第一時間就覺得這……不正常!

一個看起來才幾歲的女孩子,有這麼的大的力氣嗎?

「換了啊,也對,算算時間的話,這個時候也應該換一個人了……不錯,這個名字有股很好聞的味道,應該是個男的。」

女人看了眼牆上掛着的小黑板,露出恬靜溫婉的笑容,鼻翼翕動,如同一條狗一樣,竟然在聞味道。

咦,真是奇怪,她怎麼也說『名字換了?』,並且只看黑板,而不是直接看我的臉?

難道,她這是看不到我?再說了,名字,難道也有好聞的味道嗎?

丟,你這女人屬狗的啊,還聞味道……嘿嘿,不過她說味道很好,是在誇我身上乾淨,沒有大多數獨居男性的那種汗臭味吧?

對了,剛才那個男生打折了那個女生的脖子,算是殺人了,我要報警才對,不能讓她再住到裏面去。

我剛想說話,提醒她這裡危險,不能繼續入住了,兇殺現場啊!

可她,卻再次先說了話,「快點登記,我還有要事忙!」

我趕緊朝那邊的樓道看去,想着解釋一下……咦?那女的脖子恢復了?

不是吧,剛才明明是折斷了啊,我清楚的看到她腦袋偏向了左邊的那一側,那個男的還在繼續捶打她的腦袋,一副死了也不放過的架勢……

怎麼現在,又恢復了?

「噠噠!」

他們兩個繼續上樓,男的沒有扶着女的走路,很明顯她是在自己走着上去的,不是被拖着過去的。

這就說明她是活的,難道,我剛才看花眼了?

「咕咕!」

我悻悻的收回目光,覺得是自己沒休息好,眼花了吧,便趕緊完成眼前婦人的登記工作,就在我準備把房卡給她的時候,卻發現……

這女人孕婦裙下的肚子動了起來,即使隔着衣服,我也看到了兩個小小的巴掌印。緊接着,女人的裙子下半截忽然變紅,像是被血浸泡過。

一隻小手抓住了女人的裙擺,隨後如同猴子般靈巧的爬出來……

我草,這赫然是一隻渾身是血的嬰兒,肚臍上還有着一根與女人相連的臍帶。嬰兒爬到女人的胸前,沒有瞳孔只有眼白的大眼睛盯着我。

一股子涼氣,剎那間就從我的腳底竄上腦袋,然後一股子麻痹的感覺,從脊背擴散,再到全身都是。

媽呀,我……我這是見鬼了嗎?好恐怖!

難道,我又看花眼了?

畢竟剛才那個女生就是,脖子斷了,然後又恢復如初了,或許眼前的這婦人也是我看錯了。

我趕緊揉了揉眼睛,再次朝眼前的婦人看去,只見這女人,同樣只有眼白!

「咯咯……咯咯……咯咯!」

嬰兒沖我咯咯直笑,笑聲刺耳又尖銳,小小的嘴巴一邊笑一邊流血,不僅是嘴,整個身體都在流血,將女人整件裙子都染紅了。

女人寵溺拍了拍嬰兒的背,一把抓過房卡,帶着渾身是血的嬰兒,一手拽着小女孩走了。

直到她們離開後,我才想起,最初的那個老太婆,那對情侶,好像都是這樣的情況!

難道,他們、她們……都不是人?

對了,那個帶血的嬰兒一直在笑,發出咯咯聲,還有哥哥的字樣!

難道,他是看到我了,所以在叫我哥哥,是對我打招呼的意思,而不是笑聲的「咯咯」之音?

我趕緊朝樓道的方向看去,想要再次確認一下,到底是我眼花了,還是她們本就是那個猙獰的不正常模樣。

「咔擦!」

只見,進入樓道中的她們三個,那個女孩拍皮球的手不小心撞到牆壁,手當場就斷了,殷紅的血水流下,在地面上不斷擴散,但又迅速的消失不見。

這是怎麼回事,血液會自己消失不見?太假了吧!

那女孩的傷口一點也不整齊,血肉參差,血液繼續流下。

更恐怖的是,她左手與手腕還連着血紅紅的肉絲,有碎肉不停的往下掉落,發出『啪嗒』得聲音。

我被這一幕驚呆了,無法用言語形容內心的恐懼,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沒有驚叫出來的!

噗咚!

一股無力感席捲我的心頭,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雙腿抖個不停……啊啊啊,我這是來到了一個什麼鬼地方啊?

對,就是鬼地方,太恐怖了!

等我回神後,卻發現女人與小女孩已經不見了,這讓我有種做夢的感覺。

難道,我真的是在做夢?要不然,怎麼會看到這麼恐怖的……鬼呢?

在牆上時鐘到達3點時,我緊繃的心情總算平復下來。我心底打定主意,一到凌晨四點就衝出旅館,這輩子都不要再回來。

去他媽的做滿一年!

這時,旅館門再次被推開,一位體重300斤的胖子走進來。因為太胖,進門時是硬生生擠進來的,門發出『咯吱吱』得刺耳聲音。

胖子走到前台,看了眼牆上的小黑板,又看了眼我,什麼都沒說就掏出證件往桌上一拍。桌子傳來的劇烈顫動,令我打了個激靈,我趕緊幫他辦好。

胖子拿着東西走上樓梯,卻因為體型太寬上不去。

「噗噗!」

他……他竟是直接用手撕裂身體兩邊的肉,撕裂到骨頭才停止,接着將撕下來的血糊糊碎肉撿起來,捧着上了樓梯。

目睹這一幕的我,頭暈目眩,再加上前幾幕的衝擊,身體直挺挺倒在前台地面上,暈了過去。

等我醒來時,我發現自己躺在光線陰暗的走道地面上。

這是一棟廢棄已久的筒子樓樣式旅館,到處可見蜘蛛網,灰塵在地上鋪了厚厚一層,很久都沒有人來過的跡象。

這特么的……是什麼地方?

什麼意思,我昨晚待過的前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