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舊跡之都
舊跡之都 連載中

舊跡之都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不愛笑的軟飯王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不愛笑的軟飯王 奇幻玄幻 季成

我叫季成 是一個平凡的再也平凡不過的人 但 ...... 綻放着淡藍色微光的鋼鐵裝甲矗立於城市上空 在其龐大身軀的遮蓋 刺眼陽光灑落於地面的光芒變得昏暗 城市地面上混亂的人群有些絕望注視着上空遮天媲日的昏沉 ...... 這是一個超乎世界的機械鋼鐵與平凡人之間的較量展開

《舊跡之都》章節試讀:

第5章 巧遇


於是季成就跟着牛赫學起了武來。

……

潑灑熱汗的武夫整齊排列於高台之下,動作一致的齊聲高喝。

而在其中兩道格格不入的身影格外顯眼。

「你們兩個在幹嘛,無事打水嗎」牛赫對着混在人群中渾水摸魚的兩人怒吼道。

「報告,二憨子動作極為不連貫,一直往我身邊湊」季成一臉嫌棄的開口道。

「啊……我?」被強行拉過來的二憨子頓時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別扯混,你們兩個上來演練」牛赫不容拒絕的大喝。

萬般不情願下,季成帶着二憨子緩緩動身。

不是季成想渾水摸魚,而是牛叔教的這些動作實在是過於簡單,他當初躲在門口偷學的時候,就可以輕鬆的把牛赫的拳腳銘記於心。

至於融會貫通運用,季成覺得自己有一種超凡的天賦。

儘管達不到牛叔這般簡易化極的地步,但對付小半個牛叔他還是信手捏來。

「臭小子,你」傻笑什麼呢」牛赫不滿的看着他。

「被二憨子氣笑了」季成一臉慚愧的說道。

牛赫明顯不信這套,冷了片刻,手指台下一處,喊道「你上來於季小子對練一下」

被指着的大漢有些不知所措的朝周邊看了看,回過頭一臉疑惑的指着自己。

「我?」

「對,就是你,你上來跟他切磋一下」牛赫不滿的說道。

台下的大漢,先是一愣,隨後目光灼灼的踏步上台。

大漢曾經是洛城貴族林家的嫡系子弟,如果不是因為那場毀滅整個洛城的大災,他的生活一定風生水起。

儘管早已收斂脾性多年,但骨子裡的驕傲還是讓他難以服氣。

為什麼一個來自洛城平凡不過的街頭平民能夠開啟天賦,踏入那望塵莫及的神秘領域,而身為落魄貴族的自己不能。

季成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目露凶光的大漢。

臉色茫然。

不是吧,大哥。

我也沒得罪你,你一臉殺氣騰騰的樣子是什麼情況。

代入感極強?

牛赫一臉欣慰的看着兩人,開口道「嗯,就是要這種氣勢」

「二憨子你閃一邊去,你們兩個開始對練」

說完,踏步走下原木高台。

留下了在風中蕭瑟的季成。

「在下林威,請賜教」大漢伸手擊拳。

「額,在下季成,請指教」季成嘴角抽搐,學着大漢以拳示意。

大漢步伐緩緩邁開,擺出了一套凌厲的武式,隨後猛的踏步,捷速襲來。

大漢的動作極為迅捷,猶如豺豹撲食,騰龍滾飛,迅猛不及。

但,

太慢了,不比牛叔,

更遠不如攜裹落雷動作如風的上官軒。

季成微微皺眉

待到大漢襲來剎那,猛的傾身,扯過手臂,用力翻折。

大漢眼疾手快,覆力撤踢,

但見季成扯着手臂又是一轉,

出乎意料的躲開傾力一擊,隨後腰身用力,猛的重甩。

大漢頃刻間倒入地面

就在大漢即將與高台來個親密接觸的時候,他赫然發現自己的臉懸在了空中。

慌亂抬頭,

只見

季成此刻正笑眯眯的看着他

「威叔,好險」

……

「老大,你那姿勢真的帥」

「嗯」

「你那時候使的那招叫什麼?」

「問牛叔」

「老大你那時候真帥,我要是也能跟你一樣就好了」

嘈雜的步行街上,季成停下了腳步一臉彆扭的看着一臉痴漢樣的二憨子,怒其不爭的開口

「你tm能不能不要這樣看着我,你倒是注意下周圍人的目光啊」

二憨子緩緩轉頭。

只見

步行街上

人群嘈雜

許多穿着樸素的男女,嘴角含笑的與他們插肩而過。

隨後目光紛紛側目瞥來,笑意琳琅。

「……」

二憨子在雜亂的人群中瞥見了一道有些熟悉的身影

「成哥,我看到熟人了」

「你能不能不要說話了」季成不明所以得說道。

「不是,我看到了之前載珩姐到小衚衕的那個人」

季成臉色陡然一變,朝二憨子所示方向望了過去。

只見,

熙攘來往的嘈雜人群中,有些破舊的三輪停靠在僅有寥寥數人的敞篷遮涼,一旁有些滄桑的中年男子在多次出聲吆喝未果後,抬手拿起了懸掛在車口的水壺傾入嘴邊。

「憨子,我們走」季成緩緩開口。

「去幹嘛」二憨子一臉不解詢問道。

「帶上麻袋,過去盤他」

.......

停靠在三輪車邊的中年男子曾經是洛城小有威望買賣商人早年靠着盜貨買賣白手起家。

本來他剩下的餘生都該是後來那般的風調雨順,但那場硝煙襲來,襲走了他白手起家的一切,也崩毀了他保留於時間的最後一絲人性。

後來,他遇到了上官軒。

那個能夠在富饒,科技發達的**地域混的風生水起的男人。

他告訴自己,只要傾盡全力為他辦事,自己就可以回到從前。

......

"大叔,能不能載我一程」一道有些清亮的聲音打破了他的思緒。

他緩緩抬頭。

只見,眼前一個穿着樸素,臉色憨實的陽光少年摸着後腦勺,笑嘻嘻的看着他

「我要去太河橋頭」

「好」

.......

破舊的三輪在有些鬆散的零件咯吱聲下,抖動前行。

車上的滄桑男子忍耐不住般的滔滔不絕,

身後的陽光少年則嬉笑回應。

「我這年紀也大了視線模糊,開不大快,小兄弟你不要介意」

「害,要是換做十年前,我開這三輪可是能直接飛起的」

「哈哈,不對不對,要是換做十年前,我怎麼會開這種車,要知道那時候啊,我在洛城那可威風啊,風生水起,非氮氣車不騎」

「氮氣車你知道吧,就是那種在**地域極為普遍,幾乎人手一輛的那種,據說現在是磁力驅動,不過以前那個年代,洛城可沒有那麼發達,技術還未到頂端的氮氣車,也不是人人都有,有的啊那可都能說是上層人士」

季成笑嘻嘻的看着眼前表情越說越扭曲的中年男子「大叔你是不是經常跟別人說些話」

中年男子微微一頓,逐漸扭曲的表情有些緩和

「還長一段時間沒說了,上次還是幾個月前呢」

季成臉上笑意仍存,但卻不知覺的透露一絲詭異

「是不是一個長得很漂亮,恬靜,穿着樸素,但卻雙目失神的年輕女子」

前頭開車的中年男子身體猛地一顫,艱難轉頭,

視野的最後是一個銀白光澤的金屬截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