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獲殺神傳承,我威震天下
獲殺神傳承,我威震天下 連載中

獲殺神傳承,我威震天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少年大叔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少年大叔 方羽 都市小說

方羽被仇家殺死,激活天殺血訣涅槃重生
重生前,他是個保護不了父母的軟弱廢少; 重生後,他化身殺神,誓要寵護妻女一世,讓仇家血債血償! 以殺入道,以血證道! 傷我兄弟者,殺! 害我親友者,殺! 犯我大夏者,殺! 敬我者,長生不死,榮華富貴
犯我者,傾家蕩產,神形俱滅!展開

《獲殺神傳承,我威震天下》章節試讀:

第5章 你別亂來啊


洛文凱走了,游大師還沒從驚嚇之中回過神來,阿珠乖乖地閉上了嘴,便再沒人攔着方羽了。

在眾人的注視下,方羽將已經畫好的八張符紙放在了工地的八個方位。

不用說,這八個方位自然便是乾坤八卦的位置。

放好八張符紙之後,方羽拿起最後一張符紙,將自己體內的紅色光芒注入到其中。

呼!

符紙瞬間燒成了一團紅色的火焰,八個位置的符紙也同時燒了起來,宛如八個火焰噴泉。

剎那間,整個工地再次陰風陣陣,響起了鬼哭狼嚎之聲。

只不過先前的嚎叫聲非常張狂,而這時的嚎叫聲則是非常凄厲。

隨着一道道黑煙升起,凄厲的鬼哭狼嚎之聲漸漸變弱,直至完全消失,陰風也隨之消散!

「可以了。」方羽朝着沈慧說道,「這兒的屍氣和怨靈全部被我燒了,他們不會再鬧事了。」

沈慧沒有多說什麼,直接朝着張工說道:「張工,你們幾個站到主樓下方,看看還會不會有東西掉下來。」

「這個……好吧。」心有餘悸的張工帶着幾個手下站到了主樓下方,手腳有些顫抖。

昨天,就在同樣的位置,幾個建築工人被上方莫名其妙出現的磚頭給砸中了。

最慘的一個砸中腦袋,現在還沒度過危險期。

哪怕是張工帶着安全帽,他依然覺得自己頭頂涼颼颼的。

一分鐘過去了,兩分鐘過去了……整整十分鐘,張工那幾人沒出現任何意外。

沈慧長長地鬆了一口氣,滿臉感激:「這位先生,謝謝……還沒請問,您高姓大名?」

「禹方。」方羽把自己的名字倒了過來,編了一個假名字,「沈小姐,沒什麼事情的話,我走了。」

沈慧連忙問道:「能不能告訴我,這兒的屍氣和怨靈是怎麼回事?」

方羽說道:「老雲陽市的人都知道,幾百年前這一帶是刑場兼墳場,戾氣特別重,只有那種外來的傻子才會買這塊地皮開發。你佔了它們的地盤,它們怎麼可能不給你鬧出點事情來?」

被方羽這麼一內涵,沈慧滿臉苦笑。

雲陽市已經沒有別的地盤可以開發了,這塊地剛好也沒人拍賣,是她唯一的選擇。

不過好在事情已經解決了,沈慧心頭的大石頭也算是落下了:「禹先生,能不能留個電話?我以後肯定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向您請教。」

沈慧覺得眼前這個男人非常神秘,而且手段高明,以後肯定會幫得上自己的忙,還是留個聯繫方式比較好。

「我沒有手機,也沒有手機號碼。」方羽說道,「你把你的名片給我,我過會兒去買部手機,把手機號發你手機上。」

「這年頭,竟然有人沒有手機?」沈慧愣了一下,沒敢多問,隨手遞給了方羽一張名片。

方羽接過名牌,正準備帶着女兒走人,游大師忽然「撲通」一聲跪在了方羽的面前:「師父,求您收我為徒!」

游大師剛才雖然還處於發矇狀態,可是剛才那一幕他全都看在了眼裡,被方羽神秘莫測的手段徹底折服了。

現在方羽要走,他怎麼能不急於拜師?

「我不想收徒。」方羽抱起自己的女兒,離開了建築工地。

目送着方羽離開,游大師緊握着拳頭:「等我找到您住在哪裡,我天天跪在您家門口,看您收不收我!」

「小涵,叔叔帶你去買幾件新衣服好不好?」看着方子涵那髒兮兮的衣服,方羽不禁一陣心酸。

方子涵搖了搖頭,眼淚啪嗒啪嗒往下掉:「叔叔,小涵不要新衣服,小涵要爺爺奶奶,爸爸媽媽……」

見自己女兒這副模樣,方羽也是鼻子一酸:「小涵乖,叔叔向你保證,只要你乖乖聽話,你很快就會見到你的爸爸媽媽。」

方羽不敢提爺爺奶奶,因為爺爺奶奶永遠也不會再回來了。

好在方子涵一聽說可以見到爸爸媽媽,立刻伸出了小指頭:「禹叔叔,拉鉤,不許騙人哦!」

「嗯,不騙人。」方羽也伸出了小指頭,和方子涵拉了下鉤,「誰騙人誰就是小狗。」

方子涵立刻點了點頭:「嗯嗯,小涵聽叔叔的話,跟叔叔去買新衣服……小涵好睏啊!」

方子涵摟着方羽的脖子,趴在方羽的肩膀上,說睡就睡著了。

這些天,她在福利院受盡了虐待,白天吃不好,晚上睡不好,難得今天吃飽了,自然也就犯困了。

方羽小心翼翼地抱着自己女兒,生怕吵到她的睡眠。

在他們身後,一輛黑色的保時捷悄悄地跟着。

開車的保鏢朝着洛文凱問道:「三少,就這麼一直跟着嗎?」

「撞上去。」洛文凱面無表情地說道。

「什麼?」保鏢還以為自己聽錯了,畢竟那人還抱着個孩子,他有些於心不忍。

洛文凱極不耐煩地吼了一句:「我叫你撞上去,撞死他們,聽到沒有?敢打我的臉,讓我丟人,他不死誰死?」

「好的。」保鏢油門猛地一踩,車子便如同離弦的箭一般,疾速沖向方羽。

有三少在,他不用擔心自己會被糾察司抓走判刑。

最多一個過失殺人,賠點錢了事,三少撞死人的時候從來都是這麼做的。

「真是個可憐的傢伙,誰讓你得罪三少呢?」保鏢心裏暗暗想着,車子迅速靠近前方那個男人。

忽然,那個男人轉過身來,一雙血紅色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他。

那一刻,保鏢的眼前頓時變得一片血紅,如同自己置身於血的海洋!

等保鏢回過神來之時,他的車子已經剎不住,急速打着方向盤。

砰!

「啊——」

車子依舊惡狠狠地撞到了路邊的一根電線杆上,車頭撞得稀爛,車子翻滾了一個三百六十度,才重新四輪落地。

洛文凱和兩個保鏢被撞得七葷八素,頭破血流,滿腦子都是星星。

洛文凱正打算打電話叫救護車,忽然聽到耳邊傳來了「咔嚓」「咔嚓」骨頭碎裂的聲音。

他猛然驚醒,然後便看到自己的兩個保鏢被車窗外伸進來的手活生生地震碎了胸骨!

「你別亂來啊!」看着方羽那雙血紅色的眼睛,洛文凱的心差點跳出胸膛,大聲尖叫,「我警告你,我是雲陽市十大家族之首洛家的三少爺,你敢動我,你全家都得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