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後冷清老公吃醋了
重生後冷清老公吃醋了 連載中

重生後冷清老公吃醋了

來源:pinsuu 作者: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南宮墨 古代言情 思遙

前世,她愛慘了他,卻被棄之如敝履,慘死在『摯友』手中!  重來一世,她疏遠老公,打臉渣女,全力以赴發展自己的事業,不經意間竟惹上許多不該惹的桃花!  誰想到,前一世薄情寡義的老公竟然醋了,宣示主權,為她撐腰,打壓向她亂獻殷勤的男人們!  忍無可忍,陸亦喬看向顧信庭,「走,去民政局!!!」  「結婚證都領了,你還想重婚嗎
」  陸亦喬斜了對方一眼,「去離婚!!!」展開

《重生後冷清老公吃醋了》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倒霉的穿越者


第1章 倒霉的穿越者思遙覺得自己是有史以來最最最倒霉的穿越者了。
沒有一個好的出身,她忍;沒有親朋好友,孤兒一個,她也忍,反正她前世也就孤兒一個,再一次如此,很正常嘛;肚子里揣着兩個貨,她也忍,正好上一世,她從生到死,一直是一個人,如今有了兩個與她有着血脈關係的親人,這種感覺很奇妙,她願意帶着兩個寶寶,在這個異世闖蕩;可是,為什麼?
她還要被這麼一個怪老頭困在這座荒山之中?
來來回回,除了樹上的鳥兒,就是地上的螞蚱了,關鍵是她不會動物語言啊!
那個怪老頭又像一個啞吧一樣,十天半個月不冒一句話!
所幸這樣子的日子如今一去不復返了。
怪老頭去世了,可是為什麼她現在有點傷感了?
媽媽,別傷心了,怪爺爺說了,這是他的宿命!」
妹妹,這你就不懂了,媽媽這才不是傷心的淚水,她這是高興的眼淚,你也不想一想,媽媽被怪爺爺足足困了六七年,好不容易自由了,老媽才不會傷心呢!」
哥哥,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就算是小灰死了,你都要傷心大半天,何況是照顧我們這麼多年的怪爺爺。
雖說,怪爺爺困了我們在山上這麼多年,可是怪爺爺也教會我們好多東西啊,我們這一身的本領可都是怪爺爺教的呢!
媽媽常說,做人要懂得感恩!
媽媽是不是?」
思遙摸了一把臉上不存在的眼淚,乾咳了兩聲,這兩個熊孩子,要不要這麼能言善辯!
思遙佯裝沒聽到,收拾着東西,所有的東西收拾下來,她唯獨將怪老頭留上的幾塊碎銀子掂了掂,其他的就收拾了兩個孩子的幾身衣服,其他的東西,她一樣也沒帶。
拎着兩個孩子便下了山。
陰山腳下,思遙回首望了一下隱入雲間的山巒,在心裏悄悄說了聲再見,便頭也不回地離去了。
此地,陰山腳下的入口處,南宮墨勒馬頭也不回地沖了進去。
後面傳來王川的驚呼聲,你不要命了!」
前面是陰山,號稱至今活人墓!」
南宮墨回首給馬兒便是一鞭,道,進了這裡,也只是可能會沒命,但如果不進,今日你我只怕要埋骨此地了!」
王川聽着耳邊遠處傳來的廝殺聲,好看的眉頭緊緊地皺成一團。
心下幽幽地嘆了一口氣,他也不知道他如今毒解了,是好事還是壞事了?
自從七年前,那一夜春風之後,王爺的毒便莫名奇妙地解了,至今亦未曾有過毒發。
他也只是除了知道,當年一些零星碎末,其他多餘的,也是不知其實情,只知道,王爺自從醒後,便毒解了,同時發佈了他接手逍遙閣以來——第一次由閣主親令的逍遙令。
這都不是令他驚奇的,更令他訝異的是那竟是一名女子。
原以為,王爺是對那女子情深根種,可七年一晃而過,至今也無那女子的消息,他也不曾見王爺去尋過。
只是,這些年來,某些人是越來越過分了,特別是得知王爺毒已解,三天一次小刺殺,五天來一次大的刺殺。
今日更是將江湖第一殺手——弒劍,給找來了。
思遙慢悠悠的晃出陰山口,迎面便碰上南宮墨與王川二人。
哇!
帥哥!
這古代就是帥哥多,還是原生態的帥哥,沒有經過一丁點兒手術刀,天然原生態啊!
思遙兩眼放光,如同惡狼見了小綿羊一般,不過,與此同時,她一手放至背後,朝後面的兩隻小可愛發動信號。
哥哥,快躲起來!」
嗯,來生人了!」
怪爺爺不是說這裡平常人進不來嗎?」
你都說,他說的是平常人了,這兩個人一看就是見度不凡,哪裡是什麼平常人!」
……兩隻小可愛如同黑點一般,划過,迅速藏進思遙兩米外一顆茂盛的大樹上。
思遙暗暗比了一個V手。
同時也不忘吐槽一下自己的輕功,你說同樣是一起練的,她怎麼就連兩個小孩子也比不上,輕功練得半死不活的。
唯獨毒術還能拿得出手,這還是賴於在現代,她是一個化學老師的成果。
思遙暗搓搓地盤算着,是否要將這兩個帥哥給毒倒了,然後一人畫一隻烏龜,省得這兩人出去禍害人家小姑娘。
姑娘!」
王川見到思遙喜出望外,陰山裡居然住着活人,看來傳說是一點兒也不可信,全是胡說八道。
以他的眼力自然可以看出,思遙沒什麼內力,腳步和平常人一樣,一點兒也沒有練武之人的輕盈之態。
南宮墨勒住馬韁,居高臨下俯視着思遙,只覺得這姑娘似乎有些面熟,他好像在哪裡見過?
心裏如此想,南宮墨也就這樣問了,姑娘,我們是否在哪裡見過?」
思遙翻了一個白眼,無趣,實太是太無趣了,怎麼這古代的帥哥也和現代那些男人一個德行,竟用這麼無腦的搭訕方式。
平白無故得到一個白眼,南宮墨一時怔住了。
想他的兩重身份,無論是作為神醫的墨大夫,還是身為逍遙王,何時何地,又有何人,敢對他翻白眼。
縱然是七年前,他毒重之際,藏身於東籬庄,東亞的公子嵐與西涼獨孤雲,亦不敢小覷他,又何曾敢給他一個白眼?
王川同樣也愣住了,不過王川不是當事人,一個呼吸間便回過神來,只是他那臉上的笑,怎麼也收不回來。
哈哈哈!
南宮墨你也有今天,讓你平時拽,拽得根天上的太陽似的!
這下受到教訓了吧!」
行了,想笑,就笑!」
南宮墨看着好友快憋得成紫醬色的面容,冷聲道。
二人說話間,思遙越過兩人,往陰山出口走去。
她不能說,第一眼只覺得兩人很帥;第二眼,卻覺得兩人有些眼熟;她可以保證自己是絕對絕對沒有見過這兩人的,可是這並不能保證這具身體的原主人就沒見過這兩人啊?
她一想到後面藏着的兩隻小可愛,心便有些慌了。
她不能,也絕對不會把這兩隻小可愛拱手讓人!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